海外潮人创业发展史略

    一、潮人“过番”东南亚各地
 
     潮人足迹遍及世界四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在历史上有着一个漫长发展的过程。潮汕地区濒临浩瀚辽阔的海洋,柘林、南澳、樟林、汕头等大小港口,为历代潮人移民海外,提供了“过番”的有利条件。早期漂洋过海的潮人,多从商贸活动开始,主要还是由于潮汕地少人多,粮米不足,也有由于屡遭战乱,朝代更替,天灾人祸,以及农民起义失败后,成批移居东南亚各地。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殖民者在潮汕沿海进行“猪仔”贸易,各地乡民遭到拐掠,大量被贩运到海外。
     当年殖民者进行“猪仔”掠夺,美其名曰招收“华工”,实则是用拐诱、绑架的野蛮手段,掳掠去潮汕沿海成千成万的贫苦人民。1858年初,几十只洋船突然开到汕头海域,以“买”的名义连欺带骗掳掠去一批劳工,其中包括轿夫、乞丐等。这种肆无忌惮的劫掠事件,时有发生。殖民者对掠夺到手的劳工,设馆圈禁,待之犹如牲畜,使其受尽凌辱迫害。他们被驱赶上船之后,在海上航行的一百多天中,不少人病死饿死,甚至惨遭毒打而死。真是“一溪目汁一溪船”,“是好是劫全凭命”。而在海上九死一生的“猪仔”到达目的地后,又被转卖到另一座比海上地狱更加恐怖黑暗的陆上地狱,在种植园和矿山中,他们在手提皮鞭的工头监督下,超强度劳动。自1888年到1908年,从汕头运往苏门答腊日里的华工13万余人,大多数死于超体力劳役和折磨残杀。“日里窟,会得入,孬得出”,是早年潮汕苦力对在海外陷入万丈深渊,葬身异域的血和泪的控诉。
     南澳和妈屿是当年殖民者在潮汕沿海掠夺“猪仔”的两个据点。德记洋行(西堤码头附近)和元兴洋行(居平路头)是英国和荷兰设立的两个臭名昭著的招工机构。
     潮人在各个历史时期移居国外,形成昔日居住在海外的潮籍华侨,早期潮侨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人数众多和分布在东南亚各地。据1936年《汕头侨务报》粗略统计,包括1904年以前出国的潮汕华侨人数在内,最少有200万人以上分布在东南亚地区,其中以移民暹罗(泰国)占多数。在柬埔寨、越南、老挝、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地,以及香港、澳门也聚居了不少潮汕人。
 早期的潮汕海外华侨,是由自由移居和殖民者的华工掠夺构成,而“猪仔”劳工的悲惨遭遇,却为潮人的海外移民史写下苦难的一页。无论是自由移民和被迫掠运的华工,他们都是历经千辛万苦的潮侨先驱者和开拓者。 
 
     二、潮侨对东南亚各地的早期开发,曾经立下不可磨灭的功绩。
 
     在明代中期前后,潮人冲破沿海的封锁,冒险进行海上贸易,不少人为了逃避封建政府的追缉,不得不流离海外,在东南亚各地开辟山林,建设城镇,成为当地早期的开发者之一。饶平人张琏、林凤和澄海人林道乾,是首批突破海禁的勇士,他们受到官军的追捕,被迫率众闯到苏门答腊、暹罗(泰国)、菲律宾等地,为当地的开发事业增添了一支劳动大军。19世纪中期以后,潮汕各地劳动人民一批又一批被殖民者驱赶到东南亚充当苦工,在布满荆棘、野草丛生的山谷荒原,胼手胝足、流血流汗,长期开发,将人迹罕至的原始土地,开拓成为可供耕耘种植的万顷良田。
     新加坡在上个世纪初期是一个小小的渔村,但已有十几名来自潮州的垦植者在那里生活劳动,后来人数不断增加,可见新加坡的早期开发,有潮侨的一份劳绩。在马来西亚,至今还保留着一个古老的“潮人村”,村里的居民乡音未改,完好地保留着富有潮汕特色的风俗习惯和传统文化,这也充分证明潮侨先辈很早就在马来西亚的土地上拓荒垦耕了。在印尼的潮汕人,对开发苏门答腊日里烟草园,曾经起过重要的作用,侨居于加里曼丹和爪哇等地的潮人,多以务农种菜、垦荒种植为业,也有一部分劳工在坤甸附近开采矿产。
     潮人在泰国的人数最多,是当地早期进行开拓和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曼谷的三聘街、嵩越路、耀华力路等重要城区的拓建和形成,潮侨所付出的艰辛已为人们所公认。在越南各地的潮人,勤于耕作垦植,也有不少人充当采矿工人,至今在原来的一些采矿旧址,还留有昔日他们挖掘矿产的遗迹。
     在东南亚各地的早期开发事业中,涌现了一批建树突出、贡献巨大的潮侨先辈人物。林亚相在柔佛曾经获得多处的开采权和开港权,雇用伐木工人2000多名,可见拓殖经营规模之大;佘有进在新加坡是一位以种植甘蜜成功致富的有名人物;林义顺在新加坡广种橡胶菠萝,有“黄梨大王”之称。这些建功于异国他乡的潮侨先辈,称其为东南亚早期开发的开路先锋,是当之无愧的。 
 
     三、先辈潮侨的艰难创业
 
     长期以来有一种说法,海外华侨是一座“金山”,华侨不仅人多,而且在一部分殷实的侨商中,的确也积累了巨大的财富,从这个意义上理解,“金山”并非子虚乌有,然而这座“金山”来之不易,是一代又一代的华侨先辈,用血汗逐渐积聚起来的。
     早期潮侨在外受殖民者的歧视欺压,仍能够谋生发展,创业有成,主要是依靠自己长年累月的劳动和拼搏。他们世代定居海滨,以海为生,很早就具有冒险进取的可贵精神。潮侨先辈是多数出身贫寒,到海外后,他们勤俭节约,节俭聚财,这就是早期海外华侨创业兴家之道。另外,擅长商贾经营之术,也是潮人一大特点,他们从事零售批发,开铺设店、内售外销,海陆贩运,可以说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精。在海外的潮籍华侨,不少人就是从杂役打工、肩挑小贩做起,继而设摊开店,由小本经营扩大到大宗买卖,最后发展到创建大商号、大企业,生意越做越火,财富愈聚愈多。
     潮人在东南亚各地经营的经济事业中,先后插足航运、地产、种植、米业、金融、土产、酿酒、制糖、开矿、药材、建筑等行业,各个行业的侨商在各自拓展经营的领域里,大显身手,表现出色,取得显著成就,在当地工商各界均占有重要的地位。
     在泰国的潮人有一个比较安定融和的环境,得以锐意经营,兼及百业,卓有成效,尤其是火砻、造船、航运、商贸等最为突出,起着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作用。早先潮人精于造船,技术优良,他们不仅造船发展当地的对外贸易,而且还贺船出海,连码头工人、运输工人也以潮人占多数。潮侨商人的商贸活动遍及泰国各个市镇农村,形成一个庞大的商业网络。早在吞武里王朝时,曼谷就出现不计其数的潮人店肆商号,在这里万商云集、百货齐全。一些历史悠久的商业区和地段,潮州话可以通行无阻,成为名副其实的泰国“小潮州”。
     老一辈潮侨商人在海外开创基业之后,发展迅速,不少人在工商农贸诸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相继涌现一大批业绩斐然,富甲一方的先侨成功人物。如泰国的郑智勇、陈慈黉;新加坡的陈旭年、连瀛洲;越南的郭琰等。在东南亚各地,往往可以看到用著名潮商的名字命名的街道马路和乡村集镇,仅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就有“有进街”、“旭年街”、“成宝路”、“连城路”以及“义顺村”、“正兴村”等。可见,昔年的海餐潮人中的佼佼者,既是开发当地的功臣,也是业绩辉煌的工商界泰斗。 
 
 
     四、分布于世界各地的潮人
 
     东南亚和港澳是潮人长期生活谋生的立足点,这一情况到“二战”后,特别是到七十年代,开始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形成潮人分布于全球各地的新格局。
     七十年代中期印支局势剧变,排华恶浪迭起,数十万世代居住于印支国家的潮籍华侨,大规模出走逃生。他们历尽各种险厄,相继再移民到西欧、北美和大洋洲各地,这些国家和地区在“二战”前,潮人侨居的人数极少。印支潮籍难民在逃出虎口之后,进入欧美各国,这就为世界潮人开辟了前所未有的移民新地区。
     移民本身就有正常的人口增长,原本人数众多的东南亚各地潮人的早期移民,战后这个地区潮侨的对外再移民,港澳等地潮商的商业和投资移民,改革开放以来潮汕各地的新移民,以及分布在欧美、澳洲等国家的印支潮籍难民,他们在居住地生活的结果,形成了世界各地潮人人口剧增和分布广泛的新局面。据估计,目前海外各地的潮籍华侨华人华裔,以及潮籍港澳同胞的总人数,约在八百万到一千万之间,相当于潮汕地区人口的总和,约占全球华侨华人总数的三分之一。可见海外潮人已成为世界华侨华人一个主要组成部分。
     以国家地区分别粗略估计,现在潮籍华侨华人在泰国约为四百五十万人,马来西亚六十万人,新加坡五十万人,印尼也有四十多万人。柬、越、老在历史上是潮人侨居的主要国家,经过七十年代大浩劫,人数锐减,现在潮籍华侨分布在三人国家的人数,分别为二十余万、三十几万、一万余。居住在香港、澳门的潮人,则达到一百万人以上。
     在欧美各国和澳大利亚的潮人,主要是七十年代以后来自印支三国的难民,现在的分布状况是:美国二十余万,加拿大十余万,澳大利亚各地也有十万上下,还有一部分居住在德国、比利时、丹麦、瑞典、瑞士、英国,甚至远在南美洲的巴拉圭,也有潮人的足迹。                        
     目前,世界各地潮人人数正在继续增加,居住的国家和地区,也正在迅速扩大。随着世界形势的变化发展和适应环境与谋求生存的需要,潮人的绝大多数巳加入居住国的国籍,并越来越融入当地社会,华侨身份逐步转为华人身份,成为所在国公民一分子,在政治趋向、经济活动、文化教育、社会习俗以及观念心态等方面,已经发生深刻的变化。然而海外潮人的根在祖籍国,他们对家乡依然怀有深厚的感情,时刻关切桑梓的建设和发展,近年来在汕头等地的巨大投资和捐赠,正是海外赤子热爱故土的具体表现。 
 
     五、潮侨后代更造辉煌
 
     潮人在海外的华侨先辈,白手兴家,创立基业,为潮侨在东南亚各地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然而当年他们的经济活动基本局限于东南亚一带,从投资实力和经营规模来看,都有一定的限度,商业大亨、财界巨子为数不多,总的资力逊于闽籍华侨。
     到二战后,海外及港澳潮人,抓住战后世界经济复苏以及居住国进行再建设的机遇,发挥长期积累下来的资金和丰富商业经验的优势,努力开拓,屡创业绩,在各个经济领域取得较大进展。特别是八十年代以来,随着世界经济逐步走向国际化和潮人居住国的经济起飞,潮人就在业已创建的经济基础上,大步拓展前进,向国际化、现代化、多元化、集团化发展。在世界华人的经济发展中,有如异军突起,受到刮目相看。
   泰国潮人很早就建立了较为稳固的经济根基,战后除了继续发展原先占有优势的碾米、驳运、商贸等行业,又向工业、外贸、饲料、塑胶、金融等领域扩大推进。陈弼臣(已故)的盘谷银行,郑午楼的京华银行,以及其他几家潮人经营的金融机构,资力雄厚,名闻东南亚地区。谢国民的卜蜂集团原以产销饲料起家,现已扩大到工商、贸易、金融等行业,从东南亚各地发展到欧美、日本、中国,具有多元化和国际化的特点。陈有汉、吴玉音、陈卓豪、李光隆、张锦程等,均是泰国著名的企业家、金融家。
     马来西亚、新加坡潮人的经济发展,已逐步地入大型、跨国、集团和现代化,不少人投资金融、地产、工业。大企业家和金融巨子有张泗清、郑镜鸿、钟廷森等人。
     欧美澳洲各地潮人的经济实力,比不上东南亚和香港同乡那么强大,但也是一支后起并有很大发展前途的重要力量。他们经营的主要行业是餐饮、制衣、工艺、超级市场、进出口贸易。近年来又经营地产、金融、珠宝,有的还开发科技电子等新领域。成就突出的企业家有陈克威兄弟、潘洪江、陈培辉、陈顺源、黄明山等人。澳洲著名的潮人商界人物,以陈锡恩和周光明两人首屈一指。加拿大的潮人较早经营饮食、制衣,颇有成就,来自香港的林思齐是一位鼎鼎大名的地产巨擘。香港工商各业的佼佼者有李嘉诚、林百欣、廖烈文、陈有庆等人。澳门的许世元既是 一位企业家,也是社团的重要领导人物。
     据1995年《Forbes资本家》杂志公布,潮人列入富豪榜的有60人,财富总额达以825.5亿美元,在世界华人资力中占着重要地位,已成为世人瞩目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六、百余年来潮侨对家乡的贡献
 
     华侨有“海外孤儿”之称,他们从漂洋过海,寄人篱下,备尝苦难的切身经历中,深深体会到祖国的强弱与海外侨胞息息相关,因此人在海外,心系故里,盼望自己的国家繁荣富强,作为华侨的强大后盾。长期以来,广大侨胞对国内的革命运动、经济建设,以及文教公益事业,都能竭力支援,慷慨捐赠,表现了关心祖国桑梓的赤子之心。
     辛亥革命前后,东南亚各地潮侨林义顺、张永福、林受之、郑智勇、高绳芝、谢松南等人怀着强烈的爱国热情,大力支援孙中山筹建革命组织,开展宣传活动,发动武装起义,1907年的“丁未黄冈起义”就是由新加坡潮侨许雪秋等人进行组织活动。抗战期间,潮侨在居住地组建爱国团体,进行抗日救亡活动,抵制日货,捐款捐物。当时重要的爱国侨领有蚁光炎、廖公圃、杨缵文、陈振贤等人。还有不少潮籍青年回国参加抗日队伍,在战场上英勇奋战,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表现突出的有林文虎、陈子谷等人。
     海外潮人一向关心梓里经济建设,不少人在兴家致富之后,相继投资家乡,据统计,自1899年到1949年,近代潮侨在汕头等地创办大小企业四千余家,总投资近八千万元(折算人民币)。改革开放以来,出现了海外潮侨和港澳同胞投资家乡的新热潮,汕头经济特区成立后,就得到海外乡亲的支持,侨资港资企业陆续建立。1992年汕头经济特区扩大范围,又出现了海外潮人投资各业的好势头,资金增长之快,数额之大,项目之多,是前所未有的,创办特区十五年来,累计实现利用外资三十四点零四亿美元,其中以港资占首位。
     在家乡兴学育才是潮侨持久不衰的一个好传统,一百多年前,海外潮人热心人士就在乡里办私塾、小学、中学,一再资助岩光中学、海滨中学以及韩山师范学校,改革开放以来,李嘉诚先生独资创办汕头大学,林百欣、谢慧如等人也捐出巨资发展教育事业。潮汕星河教育奖、汕头教育基金等的设立和筹资,都得到侨胞和港胞的大力支持。此外,港胞、华侨还在家乡捐款修建科技体育设施、文化活动场所以及医院和旅游景点等,
     在修堤建桥,赈灾级济危等社会公益事业方面,潮侨历来捐赠在先,人人争做义举,如捐款修复韩江堤防,赈济1937年的严重粮荒。对1922年的“八·二”巨大风灾,以及1986年和1991年的强台风袭击,家乡各地所造成的严重损失,潮侨和港胞纷纷捐款捐米,及时向灾区伸出援助之手,表现了潮人天下一家亲的团结互助精神。 
 

作者: 
林枫
来源: 
潮人在线网
浏览次数: 
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