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事词源十一考

    宋元潮州兵制考
 
   潮州设防,应始于秦略定南越之后。
 
   宋时,令天下诸州招募军士送朝廷使用。精壮者留京以备禁旅,次等者则还遣诸州充役,称“禁兵”。所以当时的藩府郡县都有京师“派”来的“禁兵”,后又允许就地招选善技击者以补州兵之不足。元时,改州为路,驻防则增戍诸路,巡军弓手并隶巡检司。欲知其具体情况,大典残卷“营寨”部转引《三阳志》述之甚详:
 
   宋时潮州之兵分禁兵,厢兵,铺兵,士兵四种。其中禁兵四营,总称“澄海”,内有第六指挥四百人,第七指挥四百人,第十九指挥四百人,第二十五指挥四百人,合共一千六百人(元时减为一千二百人)。厢兵有清化一百八十人,牢城一百二十人,城面三十六人,作院五十八人,共三营(城面与作院并为一营。元时分开,各为一营),合计三百九十四人(元时减为三百八十四人)。以上禁兵,厢兵计七营,军队近二千人,驻城西之威武坊,南北布列。铺兵无别营,随地散处,只有一百五十三人。士兵有同巡、潮梅、小江、赤砂、鼓楼冈五营;同巡巡检司在金山之阴的鸡笼潭口,潮梅巡检司在光孝寺侧(元时归汤田元寨);小江巡检寨去城南五十里,赤砂巡检寨去潮阳县十里,鼓楼冈巡检寨在揭阳县之则(元时名额一百人,归赤坎新寨军),除鼓楼冈营为一百二十人外,余皆一百人,合共五百二十人(元时减为五百人)。总计常备州兵二千六百六十七人(元时减为二千二百三十七人)。绍兴初年,始创摧锋军。
 
   乾道三年(1167年)间,海寇暴作,剽略民居,神出鬼没,无迹可寻。太守傅自修草檄晓以利害,并特命鼓楼冈巡检熊飞携檄亲往招抚。熊飞到达后,海寇—面把它留下当人质,一面又遣裨将五、七人先往州治接受约束,并从中察看形势。过了数天,就有八十人投戈弃舟,徒手到郡治听命。那些原来以农商为业的,傅太守便让他们重操旧业,过去的事一概不再追究。至于那些属外地人而目前又无家可归的,傅太守也作了妥善安排。他上书朝廷,建议在潮州创建水寨,水寨军士就由那些谙熟水性而又无家可归的受招人员组成,然后再加训练。朝廷批准了这个建议。这时,受招人员也越来越多了。于是,潮州第一支二百人的水军便在这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创立了。部队驻于揭阳西面的宁福院侧。后又移往鮀浦场,以控扼海道要冲。元时,这支水军裁剩一百七十六人,任统辖一员,隶海道管领。
 
   淳祐二年(1242年)太守刘克逊上疏,  请求在黄冈建寨。隔年,朝廷批准所奏,但刘已离任。新太守郑良臣便到该处相度地势,着手创立黄冈城寨。该役由同巡巡检司黄某负责;再委托佐治官员赵时昂征用当地豪强所占民田,每年收租三千四十九贯七百八十七文,供养黄冈寨官兵。该寨屯兵以一百人为额,新招军五十名,外五十名拨鮀浦水军寨。凡正额兵,皆定期更番驻扎。
 
   宋时,各县弓手配额如下:海阳县五十人,潮阳县五十人,揭阳县五十人。
 
   到了元代,除兵额有所增损外,兵制也大加变革。镇守一路,设万户府、镇抚、千户、百户以统兵,有事则战,无事则守。每二年必有一次迁调,以防兵盗日久串通一气。但潮州地处南隅,去大都万里,如任用的军官得人,则百姓稍能安居,惜乎所用多不得人,故士卒守城门,则商贩备受勒索,士卒巡哨,则乡间闾井横遭敲诈,士卒守桥,则来往船只有碍。难怪修志者直言评论说:“军之衣食既出于民,民之防卫必赖于军,其可以卫民者而残乎民,在上者盖思所以惩之也!”可见当时的“卫民者”贻害百姓之烈。万户府、千户、镇抚、百户衙皆设于潮州子城之西,其地军营列布。军额配置除上述各有所增减外,弓手数如下:潮阳县六十名,海阳县六十名,揭阳县六十名,录事司十名,各处巡检司三十名。
 
   潮州方志“始修”考
 
   清顺治年间,吴颖撰《潮州府志》(以下简称吴志),卷首“发凡”云:“潮州之有志旧矣,一为弘治志,系郡丞车份所修……;一为嘉靖志,系太守郭春震所修。”乾隆年间,周硕勋撰《潮州府志》(以下简称周志),卷首载车份旧序,并附按语云:“潮志自弘治前无可考矣。”同书职官表又云:  “车份创修府志。”以上诸说误。
 
   我国方志起源很早,《周礼·地官·诵训》就有“诵训,掌道方志,以诏观事”的记载。魏晋以降,方志日见增多。到了唐朝,政府便有“设局修志”的制度。大典残卷“古迹”部引《三阳志》黄梦锡端平二年(1235年)八月初一《潮州图经·序》云:“潮有图经,其来尚矣。昔昌黎文公将至韶石(广东曲江县内),贻诗于郡侯张端公曰:‘愿借图经将入界,一逢佳处便开看。’则知诸郡图经,唐已有之。”韩愈贬潮时,“诸郡图经,唐已有之”;彼时之潮州,谅必也有了图经的编纂。至宋、元,昭昭可考之潮志已如上述。怎可断言明代才开始“创修府志”呢!
 
 

作者: 
陈香白
来源: 
潮州日报(2010.02.24)
浏览次数: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