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桥盐畅销五州

    清代爱国诗人丘逢甲《广济桥》诗云:“垒桥廿四水西东,十八红船铁索中。世变屡新潮汐改,驿程依旧粤闽通。五州鱼菜行官帖,两岸莺花集妓篷。莫怪桥名工附会,江山原已属韩公。”不但描绘了广济桥的秀丽景色,而且写出了潮桥盐的辉煌历史。诗中“五州”句叙说商贾们领取了官府发给的官帖(执照),把盐包远运到:潮州府属的大埔、丰顺等九县,嘉应州属的五华、兴宁等五县,江西赣州府属的长宁、会昌等四县,江西宁都州属的宁都、瑞金等三县,福建汀州府属的长汀、上杭等八县,供销给百姓腌制鱼、菜和日常食用。销售网覆盖了闽、粤、赣三省的廿九个县。
 
   清代食盐是专卖品,清政府设立了提举司(后称运同司)对产制、运销、税缉进行管理。盐政衙门清初曾短期设于大埔三河坝,后长期驻于府城。“驻潮运同署在府城东门生融坊柱史巷(分司巷),康熙三十四年(1695)潮桥商人公建。光绪十五年(1889)总督张之洞奏准,另设官运局总办盐务,权住在城府治右里仁坊管巷。”(光绪《海阳县志》卷18)因广济桥是潮盐集散中心,故明确划分管辖范围。“题盐运同驻潮州,与知府分管桥务,东岸属运同,掣放引盐;西属潮州府,稽查关税。其浮梁船十八只,亦各分管。”(光绪《海阳县志》卷22)清代盐业较长时间实行民制、官收、商运、商销的机制。清康熙至乾隆年间陆续在广济桥东卧石岭等处建有盐仓108间。潮属各盐场的盐除留供附近地区外,都运至广济桥东岸集中,再调运至各州府,因此称“潮桥盐”。潮桥盐又有“桥上盐”和“桥下盐”之分。桥下盐供应潮州府七县。“惟自广济桥以下海阳、潮阳、揭阳、饶平、澄海、普宁、惠来七县居民食盐名曰菜盐。递年皆系听从商人具状到府承认纳饷,赴于盐场买回,转卖乡民日食,零斤发售,不用部引。”(《古今图书集成》卷1337)桥上盐从广济桥出发,溯韩江北运至嘉应、汀、赣、宁都各州府。
 
   潮桥盐销售范围广,系由质量佳、产量高、运费低诸因素决定的。
 
   潮桥盐含氯化纳高,含杂质、水分少。清屈大均《广东新语·食语·盐》记载:“广盐其味益咸,故广盐为吴、楚所重。南赣人为醯酱者,必以广盐,谓气力重于淮盐一倍云。”指出潮桥盐质量远胜淮盐,为赣州人、宁都人所喜爱。潮属盐场自明末起全面改进制盐工艺,改煎煮制盐为滩晒制盐,且盐田均在北回归线附近,日照长,故质量特佳。
 
   清初潮州府有三大古盐场:小江场,场区包括饶平海山、汫t洲的盐田,南澳的隆澳、深澳的盐田,澄海岐山、玉井的盐田;招收场,场区包括达濠濠江两岸的盐田;隆井场,场区包括潮阳沧洲、浦东的盐田,惠来靖海、神泉的盐田。后来盐田逐渐扩大,小江场分为东界小江场和西界小江场,接着,东界小江场又分出海山隆澳场;招收场分为河东场和河西场;隆井场又分出惠来场。乾隆年间(1736—1795)潮州府共有七个盐场,年产量高达3.75万多吨。(数字据《潮汕百科全书》盐业条)由于潮属盐场长期高产、稳产,货源充足,故在清代不加入全省的调运而自成一隅。
 
   清代没有汽车运输,盐包主要靠水运。潮桥盐有韩江航运之利,大大降低了运费。“桥上盐”从广济桥起运至大埔三河坝后分两路:一路溯梅江而上至梅县东山码头,改由挑夫肩挑进入赣南;一路再北上溯汀江(其中有一两处险滩须肩挑驳运)进入汀州。早在宋嘉定六年(1213)汀州知府赵崇模就将食用潮桥盐与调进福建海盐的运费、盐价作比较,得出潮桥盐运费宜盐价低的结论,于是奏淮汀州民从此食用潮桥盐。同样,在赣州、宁都州潮桥盐的价格也比淮盐低。
 
   潮桥盐畅销五州的格局,从清初一直保持至清廷被推翻,历时二百多年。潮桥盐为清政府创收了大量的盐课(税收)。清代盐课分三种:一、向制盐户征收的,称“灶课”;二、向运销商人征收的,称“引课”,是最主要项目,又称“正课”;三、各项规费、附加税,称“杂课”。清初潮桥盐课收入数目惊人,每年,“本府盐场原额征饷(灶课)银二千二百四十八两九分二厘八毫。顺治九年(1652),广济桥盐利(引课)原额二万五千一百两三钱六分,菜盐(潮州府七县)共引目二千一百七十三两二钱一分六厘。”杂课为临时附加,没有记载。且盐课呈不断增加趋势,如桥上盐,“康熙二十年(1681)奉文加增盐利银六百四十二两六钱二分六厘;康熙二十二年(1683)又奉文加增银二千两。”(《古今图书集成》卷1337)潮桥盐课长期约占全省盐课三分之一。清龙文彬在《明会要·盐法》中指出:“广盐行则商税集而军饷足;广盐止则私贩兴而奸弊滋。”(卷55)盐课乃是清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和左右社会治乱原因之一。潮桥盐对府城的经济影响也很大,它促使广济桥成了“一里长桥一里市”,它是促进潮州城繁荣的一大因素。
 
 

作者: 
陈文奎
来源: 
潮州日报(2010-1-13)
浏览次数: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