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潮汕文化

    提起潮汕文化,人们便会想起名闻遐迩的潮州莱和工夫茶。其实,潮汕文化内涵丰富,多姿多彩。更令人瞩目的是它的古老、独特、文雅。 
     潮汕地处广东东部,毗邻福建。其文化既不同福建,也与广东其他地区迥异,自成体系。古时是南蛮之地,交通不便,十分偏僻,有“省尾国角”之说。正因如此,古老文化得以保存下来,唐代,韩愈带来中原文化,影响颇为深远。建国后,因(台海)“前线”关系,与国内沟通较少,外界了解也就不多了。为此,想粗略介绍,以饷博友。
 
     先粗说语言文字。潮汕方言古老,人们至今仍沿用古词汇。如把相量叫“告量”“参详”,把游玩叫“敕桃”等等。潮语中存在有音无字的,书写要用代字。此外,许多字、辞,是汉语中所没有的,故需借助工具书。1847年就有《汉英潮州方言字典》在曼谷问世。上世初普遍使用《潮声十五音》之后,有数十种潮汕字、辞典陆续出版。这种现象,是国内方言地区极少见的。日常生活中,人们还大量使用方言熟语。详见:1943年上海涵晖楼丛书《潮汕方言》;汕头大学林伦伦著的《潮汕方言熟语辞典》;余流著的《潮汕熟语俗典》等等。
 
     再浅谈音乐戏剧。潮州音乐,古典含蓄,内涵深厚,清明高远。其旋律优美抒情,明快柔婉。以宫商记谱,潮人统称“弦诗”。上一定年纪的人,多少都能出口成诵。自唐以来,曲牌甚为丰富,现存弦诗、牌子曲多达一千多首。最具代表性的是“十大套”,如“南正宫”、“北正宫”、“柳青娘”、“昭君怨”、“寒鸦戏水”、“粉红莲”等。潮乐中的“潮州大锣鼓”更是风格独特,声蜚海内外。它是以弦乐与锣鼓完美配合的演奏方式,既能表现弦乐的轻灵妩媚,又能突出锣鼓的雄浑浓厚和凝炼。1957年世界青年联欢节上,代表中国的一阙“抛网捕鱼”潮州大锣鼓,引起轰动,捧得金奖,载誉而归。央视2007年元宵晚会也有简短的潮州大锣鼓献演。如果在良好气氛中欣赏潮州音乐的话,定能达到“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的美妙境界。
 
     潮剧是中国戏苑中之一奇葩。1956年梅兰芳艺术团访日时,日本友人赠两套古戏曲刻本的摄影本。梅先生经香港回国时,在广州找人查对,才知是潮剧古本。原本一套存在日本和英国,另一套在奥地利。
 
     1957年潮剧上京演出时,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国家领导在怀仁堂观看演出并接见演员。在京演出期间,梅兰芳先生邀请演员到他家作客,并挥毫“雅歌妙舞动京华”题赠。叶剑英、何香凝、廖承志、郭沫若、以及文化部领导及文化界名人多有晏请、赋诗作画勉励。其中田汉的“清曲久曾传海国,潮音今巳动宫墙”颇具代表性。此后,周恩来总理先后六次接见潮剧演员。
 
     1962年,老舍、曹禺、阳翰笙专访潮汕时,老舍先生深情地写下“莫夸骑鹤下扬州,渴慕潮汕数十秋;得句驰书傲子女,春宵听曲在汕头。”的诗句。
 
     潮剧在海外影响深远,东南亚和欧美均有潮剧团。鄙人1990年与友人在曼谷街头散步时,忽闻从小巷飘来潮韵丝竹之声,走近前一看,原来是华侨社区在演出潮剧广场戏。广东潮剧团经常远渡重洋演出,载誉归来。另外,潮剧丑角表演艺术是出类拔萃的。
 
     小谈诗歌和民歌方面。唐朝以后,有作品可考的潮汕古诗人共430人,现存诗歌上万篇之多。历代都有杰出代表人物和作品,甚至还有诗僧。潮汕古典诗歌的名人及专著,不赘述。目前潮汕各地都有诗词学会和诗社等,开展活动,颇为活跃。
 
    值得一提的还是潮汕特有的“潮州歌册”和“潮州歌谣”。
 
    “潮州歌册”潮汕地区地方说唱文学的脚本,可以说是通俗文学的宝贵遗产。始于何时?正是目前研究的课题。现散落在城乡民间成千上万册歌册中,较早的是清咸丰、同治潮州城内印制的线装本,更多的是民国年间的版本。“潮州歌册”以古代历史、传说、地方人物故事以及戏曲情节为题材,编成七字一句,四句一节的唱词,平声押韵。唱时末句拖长音,更为悦耳动听。不论在田间地头、晒谷场、椿米间、绣花工场,还是街头巷尾、树下纳凉处,总有人说唱。绝大多数是妇女,男的只有个别说书人或街头艺人。有趣的是,说唱人不但与集体劳动者同工同酬,而且得到尊重,因旧时妇女识字的人不多。由于潮州歌册题材广泛,内容丰富,情节曲折生动,以及地方性和通俗性强,深受广大潮汕妇女的钟爱。旧时,有人嫁女以歌册为嫁妆的。椐说有夫妻吵架,正闹得凶时,女的听见人唱歌册,撒腿便跑。由此可见,歌册对妇女的重要性。潮州歌册影响波及客家地区、闽南和台澎一带。清末时,福建东山华侨陈载坤把家书编成歌册,从安南寄回家乡,传为佳话。潮州歌册也反映现实生活,各个历史时期都有作品传世,一直延续至1958年大跃进时期。
 
     “潮州歌谣”俗称畲歌,因土著是畲族。原住民的畲歌,与明清以来口耳相传的潮州歌谣有何直接关系和区别?不详。潮州歌谣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它的普及性和广泛性,可与客家山歌相媲美。1927年丘玉麟编的《潮州歌谣集》、1928年金天民编的《潮歌》、还有徐志庵编的《儿歌》等收集的歌谣,数量可观。潮州各地府、县志也有收录。潮汕“歌谣遍地,俯拾即是”。歌谣中有两个特殊系列,一是“青娘歌”,二是“过番歌”。
 
     “青娘歌”也叫“伴娘歌”。是新娘出嫁,从梳妆、拜别、上轿、下轿、进夫门、拜堂、入洞房、到迎宾等等全过程,伴娘唱的诗歌。多为七言四句,以歌颂孝贤祥瑞为内容。如〔引新娘上厅堂〕:“今夜辉煌大光灯,瑶身玉影照分明;今请新娘来移步,堂上请安见亲人”新郎家亲友及闹房伙伴,与伴娘对(斗)歌戏谑,伴娘必须应付自如。从伴娘水平高低可见女方家族有无人才,故有职业或兼职的伴娘。这种有趣、文明风气,一直沿袭到上世纪50年代中期。
 
     潮汕是著名侨乡,飘洋过海(俗称过番)谋生者,不计其数。他们的辛酸血泪和艰苦创业过程,成为创作潮汕歌谣取之不尽的泉源,也就自然形成了“过番歌”系列。它表达千千万万华侨及亲属、乃至人民大众的心声,成了人们喜见乐闻的歌谣。例如“一溪目汁(眼泪)一船人,一条浴布去过番。钱银知寄人知返,勿忘父母共妻房。”等等。
 
     难能可贵的是,潮州歌谣是与时俱进的。辛亥革命时有革命歌谣“天顶一条虹(潮音:庆),地下闹革命。革命铰掉鞭,娘仔放脚缠,脚缠放来真着势,插支鲜花动动戏。”,国内革命战争时,彭湃写还一首“咚咚咚,田仔骂田公”的歌谣。抗战时期涌现出大量抗战歌,如“亡国人真惨凄,救国事情不可迟”、“汉奸卖国当走狗,随人指使随人牵……自己害死自己人”等等。建国后,反映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宣传婚姻法,以及人民公社等运动的歌谣不胜枚举。打倒四人帮后,报上登载许多歌谣,并广为流传。时下反映社会问题的更是随处可闻,如“领导下乡里,干部最欢喜,鸡对鹅说:你死我也死”、“医院无仁义,教育误子弟……”之类是也。
 
     琐谈一下潮汕民居和龙舟。潮人有言:“潮州厝,皇宫起”。即是说,潮州的房屋,按皇宫的格局和考究来建造。房屋格局有“抛狮”、“三壁联”、“四点金”、“四马拖车”、“百鸟朝凰”等等。建筑物外表精致美观,较有代表性的要算普宁洪阳镇的德安里,是清朝广东水师提督方耀的府第,占地4万多平方,厅堂房舍共773间,由多种格局组成的建筑群。晚清光禄大夫丁日昌在揭阳榕城的府第,门口有广场池塘,对岸是精美的麒麟照壁,门前有石狮,旗杆夹斗座等。有潮汕地区地方特色的民居建筑,为数甚多城乡随处可见。建筑物的装饰除了石雕、木雕、彩绘之外,更奇特的是采用贴瓷工艺。墙壁的浮雕,柱子,屋脊飞檐上的人物、花鸟、飞禽走兽等,用色彩鲜艳的零碎瓷片贴在表面,光彩夺目。
 
     潮汕地区的龙舟,可能是国内造型最生动、体积最庞大、彩绘最绚丽的了,远看就是一条活龙。威武的龙头距水面2米,瘦长的龙颈和龙尾都有2、3米长。划手多达52人,加上舵手、锣鼓手、排水员,还有戴墨镜、穿长衫、执扇指挥的先生,总共近60人。龙身除了色彩鲜艳的鳞片外,还绘有八宝图案,即传说中八仙的法器,如芭蕉扇、葫芦、莲花等。龙舟以龙须色彩和龙身基调分红、白、青、黄龙,唯独无乌龙。迷信的说法,乌龙是活龙,有去无回。
 
     至于潮菜、潮绣(抽纱)、潮瓷、灯谜、木雕、剪纸,以及工夫茶、英歌舞、“侨批”和民俗等,媒体多有介绍,这里无须赘言。
 
     受到浓厚乡土文化的熏陶,涌现出大批杰出贤达,英才俊彦。远的不说,如当代科技界的蔡乔、侯祥麟;文艺界的蔡楚生、秦牧、马思聪;学界的郑午楼、饶宗颐;美术界的陈大羽、赖少奇、吴齐、黄独峰、林庸、十万山人、余风生;商界的谢惠如、陈弼臣、庄世平、李嘉诚……。等等。
 
     遗憾的是,具有优良传统的潮汕文化,有被表面化,淡化和边缘化的趋向。从多方面看,潮汕地区成了“落后地区”。人们常拿宋代潮人陈尧佐诗中的“海边邹鲁”来炫耀,有人开玩笑地说,够“粗鲁”了。不是么,不少人在麦克风前将字音读错,有的还是专业人士。值得注意的是,外出读书的人多数不愿意回家乡,甚至正在读初中的学生,就立志外出不回。说来也是,许多有为青年,只有在外拼博才有出息。归根结底,是社会问题。
 
     可喜的是,十多年前,由吴南生、庄世平、饶宗颐等一批有识之士,发起创办了“汕头市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和“汕头大学潮汕文化研究中心”,对发掘、整理和弘扬潮汕文化作出了重大贡献,成绩斐然。让人看到潮汕文化重现辉煌的曙光。
 
 

作者: 
NULL
来源: 
http://stcjx.blog.sohu.com/119011022.html
浏览次数: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