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江流域港口的变迁

    韩江是广东省的第二大江,也是粤东地区最大的河流,从发源地至东溪出海口,全长470公里,流域面积30112平方公里。
     韩江流域港口的变迁,是随着韩江三角洲的发育扩展、经济发展和对外贸易而演变的。
     唐代,潮州距离沿海只有10多公里,潮州地区的农业已有一定的发展,陶瓷工业相当发达。当时唐朝实行开放政策,我国沿海的胶州、扬州、泉州和广州被列为4大贸易港口,潮州的贸易港主要是程洋岗的凤岭港,大量陶瓷产品从这里出口外销。
     凤岭古港位于潮州城西南约15公里,澄海城东北约7.5公里处。唐宋期间,凤岭港系韩江出海口。《潮州府志》卷16载:“旗岭(凤岭)港,距城15里,南洋大洲之北,自韩江发源而来,凡来往客舟多泊于此。”《澄海县志》载:艨艟辐辏”、“负山阻海”、“为潮郡之襟喉”。以上志书说明,唐宋时期,凤岭港已经是潮州一个对外贸易相当繁荣的港口了。
     程洋岗的凤岭,又名凤山岗,北宋时是韩江东溪出海口,程洋岗及附近的前埔周围有很多瓷窖,至今已发现宋代窖群17座,其窖砖经鉴定为六朝年代产品。凤山岗上有凤岭宫、天后宫供古代航海者祈拜的庙宇。宋哲宗元符二年(1099)盐运官李前在凤岭山下凿通韩江东溪与北溪之间的运河,称为南溪,并题诗刻石,诗云:“筑堤开井易通津,神宇盐亭又鼎新,力小尚能支五事,增光更俟后来人。”从石刻诗看,当时应是为了盐运需要才开凿这条运河的。在凤岭曾发掘出一块石碑,碑文为“永兴街,兴国丁丑立”。程洋岗附近河里,发现大量陶瓷碎片,1958年、1971年和1972年,在韩江防洪固堤时,在该处发掘出碎瓷片数以千担,作为填堤之用,并曾多次发掘成批瓷碗、船桅和锚索等物。凤岭山下的海澳,也是北宋时期的海港。到了南宋末年,出海口已下移至现澄海城门外了,称辟望村。南宋景炎年间,丞相陆秀夫被贬移居辟望村即此地。
     东陇古称北汕头,为韩江北溪出海口,唐、宋年代,韩江北溪为潮州出海的主要航道,东陇出海就是柘林湾,前面是南澳岛,是通洋船只必经之处,所以北汕头在宋代已建有白塔寺,其附近的南砂寨称为汕头仔,创于宋代年间,南宋乾道四年潮州置水军,驻防于此,现水军寨遗址可辨。《潮州府志》载:“东陇在樟林之西,北达郡城,商船停泊之处,为海船出入要隘,木筏、盐船、货物之地,水自韩江发源而来,往来客舟多泊于此。”
     宋、元时代,韩江港口由于海陆变迁和河道发展,韩江口岸南移,根据当时的海陆分布,出土文物和材史分析,韩江口岸是庵埠,辟望(今澄海城)、东陇和程洋岗,其中历史较长并居重要地位的应是程洋岗的凤岭港。
     宋末元初,地处东溪口的辟望已经热闹起来了,并逐渐形成港口,往后逐渐取代了凤岭港的地位。
     明代的韩江港口,除了原有的庵埠、辟望、东陇之外、西港和厦岭港(汕头前身)也逐渐形成。厦岭位于韩江支流梅溪河出海口,即今汕头旧城区光华溪北岸,明代属海河交汇之处,海船从妈屿口进来后,在厦岭、西港至溪东一带的水面停泊。明初已有厦岭村,至嘉靖四十二年(1563)划归澄海管辖,这时已经成为海船停泊、货物集散的港埠了。明朝实行海禁,使韩江各个港口的外贸活动被视为非法通商而遭到限制,这一时期的港口贸易中心实际在南澳和樟林。
     清初的韩江港口,除上述的庵埠、辟望、东陇、厦岭等外,重要港口是樟林。樟林地处韩江北溪河海交汇之处,自南宋以来属闽粤官道,直通潮州城。南宋的樟林是个渔村。明代,建樟林寨城。清康熙解除海禁后一跃成为“商渔船只停泊之所,米谷积聚之地。”在乾、嘉、道、咸年间(1736—1861),潮州远洋红头船,多属樟林所有,有“红头船的故乡”之誉,故海船启航或回航的停泊港是樟林。樟林的全盛时期有七社、九街,大小货栈五、六十间,大小商铺约一千间,故有“樟林埠”之称。樟林港是潮、梅两州人民出洋谋生的“过番”港口。由于在这里出海谋生者甚多,相应发展了一种“水客”(客头)行业。昔日樟林港是华侨离乡别井的最后一个地点,也是他们人生中一个难以忘怀的地方。
     樟林港兴盛了一百多年,到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汕头开埠之后便逐渐衰落,它的衰落主要是航道淤积,由于远离沿海,大型帆船不能进港。另方面,汕头开埠后,西方大型船舶(汽船、帆船)打击落后的红头船。新兴的汕头港通海方便,河运直通韩、榕、练三江,故樟林港逐渐被汕头港所取代实属必然。
     汕头港是随着韩江三角洲发育扩展港口演变而成。嘉庆十九年(1814)《澄海县志》记载:“邑之为埠为三:曰西港埠、曰东港埠、曰溪东埠,俱距城南三十里,南接鳄蓬,舆贩所集,其初盖云曼星繁矣。自海峤告安,溪港湮塞,船舶往来皆由莱芜迳达南,而旧东西三埠亦遂耗焉。此为旧志所载,然沧海桑田,变迁无定,数十年来,或徙泊珠池,或转泊涂泊,今则尽泊沙汕头、东陇两港埠矣。”这就说明,澄海县于明朝中后期置县之后,港埠有三个,即今鮀浦的西港、溪东村和市区的厦岭。到了嘉庆年间,才集中在汕头和东陇两港。明清期间,船舶停泊地点屡经变迁,由于汕头港地理位置、自然环境有其独特优势,且东陇港日渐淤塞,于是,汕头港成为韩江流域的中心港口延续至今。
 

作者: 
陆集源
来源: 
潮州日报(2009.03.13)
浏览次数: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