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事词源续考

    潮 风 
     一、“潮风”释义
     “潮”之义甚明,盖指古代潮州,即今之“潮汕地区”也。
     所谓“风”,则有多义。择要言之:①教化,感化。《尚书·说命下第十四》:“咸仰朕德,时乃风”;《传》曰:“风,教也”。《诗经·周南·关睢序》:“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风,释感化。②风气,风俗。《礼记·乐记》:“乐也者……其感人深,其移风易俗,故先王著其教焉”;陆游《游山西村》:“衣冠简朴古风存”。风,风俗也。《汉书·地理志下》:“凡民函五常之性……系水土之风气,故谓之风”。这里的“风”,指“风气”,包括气候。③风流。“风”解为“风流”,含教化、流行、风俗教化、遗风余韵、风度标格、英俊杰出、有才而不拘礼法之气派、风光、风情等义。④风土。此指一地之风俗习惯及地理环境而言。⑤乐曲的通名,也指民歌。《诗经》分风、雅、颂三类,此乐曲名也;《文心雕龙·乐府》:“匹夫庶妇,讴吟土风”,此指民歌。⑥风人。古有采诗官之设,专采各方歌谣以现民俗;所采之诗叫“风”,采诗者就称“风人”。
     综上所述,‘潮风”一词,不仅包括着潮州之风土气候、风俗习惯、地理环境、人文掌故等内容,而且还含有寓教化于其中之深意。更值得注意的是,读者莫忘:开设《潮风》副刊的“编辑人”,正系现代之“采风官”,他们辛勤浇灌着这块园地,并借此反映其良苦用心及美好愿望。
     二、“潮风”源流
     有关“潮风”之出典,就笔者所见,似可追溯至清康熙年间。
     《潮州文概·卷四》载陈王猷《古瀛诗苑序》,其中有云:“方崖自海上来书,问序于余。余谓潮郡风雅赖以保存振兴,厥功匪细;此集固数百年来义安(潮州)人士精神所寄……而异时国家行采风之典,拜手以授使者,即为之‘潮风’亦可。”
     陈王猷乃陈衍虞之孙,海阳人,字良可,号砚村,康熙二十年(1681)举人,曾任肇庆府教授。时陈珏曾辑潮贤诗作二千余篇,分“前集”、“今集”、“别集”,总名《古瀛诗苑》。都督方崖见之大喜,即据之“删汰”,“广所未备”,遂成选定全卷,寄陈王猷书序。陈王猷有感于方崖所为,乃“溺于仕宦者不能,亦所不暇,其志趣过人远矣!”以故欣然命笔,并将方崖定本比之“古者輶轩采诗”,深具“陈诗以现民风”之义,于是便以“潮风”一词统括之。
     后海阳翁辉东,把自己探究潮州风俗、古迹、掌故、方言之专著,命名《潮风》。
     接着,复有《汕头日报》“潮风”副刊、《韩江》“潮风专栏、《汕头文艺》“潮汕风采”……陆续问世。读者对此津津乐道,编者对此“津津乐设”,可见“潮风”之生命力极强。若问极强之因,无他,盖读者、编者均望凭此知古通今以想未来,进而超古越今以开未来也!
    “韩山书院”
     嘉靖《潮州府志·卷之二》载:“韩山书院,在城西南。宋元祐五年(1090年),知州王涤始建。扁曰‘昌黎伯庙’。淳熙十六年(1189年),知州丁允元迁于东山(即今笔架山)。”其后,韩山书院又迁至城西南、城南。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知府石文晟改为南隅社学”(光绪《海阳县志·建置略》)。康熙“三十年(1691年),巡道史起贤于城东蔡梦悦祠别建韩山书院。”在城南的“南隅社学”改称“城南书院”,“专为海阳生童肄业之所”(同上书)。自此韩山书院与城南书院分立。韩山书院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兵备道褚成朴改为惠潮嘉师范学堂”(《潮州志·书院》)。民国十年(1921年)改为“广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改为“广东省立韩山师范学校”。 1993年,升格为“韩山师范学院”。
     据此可知,韩山师院的前身,是建于宋元祐五年(1090年)之“韩山书院”,至2003年已有912周年的历史。但令人费解的是于2003年公开发行之“中国邮政明信片”却大书“韩山师范学院百年校庆”;同时发行的还有“热烈庆祝韩山师范学院建校一百周年”的纪念邮票和隶书“韩山师范学院百年华诞纪念”的特种信封。
     显然,“百年华诞”的推计,乃起算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之改称“惠潮嘉师范学堂”。其实,“百年”仅仅代表“师范”建制的周年数,它只属韩师校史中的一个时段,绝非“华诞”的周年数!因为“华诞”于个人而言是“生日”;于学校而言是“校庆”;于国家而言是“国庆”。个人之职业屡有变迁,若从教三十年,绝不能说成“三十周年华诞”,只能说“从教三十周年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绝不能说成“三十周年国庆”。同理,韩山师院“师范”建制百周年,绝不能说成韩山师院“百年华诞”或“百年校庆”,只能说“韩山师院‘师范’建制百年纪念”或“庆祝韩山师院‘师范’建制一百周年”。古语云:“名不正则言不顺。”可见“正名”之重要不能忽视。
    “城南书庄”
     光绪《海阳县志·建置略》“城南书院”条载:“(康熙)三十年(1691年),巡道史起贤于城东蔡梦悦祠别建韩山书院;院(指城南书院)遂仍名‘城南’(即“城南书院”),专为海阳生童肆业之所。”《潮州志·教育志》载: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城南书院改称“城南学堂”;民国时期,城南学堂改称“潮安县立第一小学校”;抗日战争胜利后,改称“在城镇第一中心国民学校。”现称“城南小学”。
     综上所述,知城南书院建于清康熙三十年(1691年),乃城南小学前身。城南小学建校,迄今(2009年)已达318周年。换句话说,2009年正是城南小学318周年校庆。查《潮州日报》2001年6月4日刊发《热烈庆祝城南小学建校一百周年》专版,其中载《百年名校展新颜》一文,谈及校史时说:“城南小学,建校于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今已百年。”此说不确。 2001年乃城南小学建校310周年华诞。
     确定学校的“华诞”,应从创建之年起算,而不能以某一“建制”时段为依据。城南小学由立“书院”开始,分别经历了“学堂”、“小学校”、“国民学校”、“小学”等不同的建制时段。上述所谓“百年校庆”,实则只是截取了“学堂”建制时段作为起算依据,却忽略了“学堂”之所从来。
     显然,城南小学的“华诞”,应从康熙三十年(1691年)起算。
 

标签: 
作者: 
陈香白
来源: 
潮州日报(2009.04.01)
浏览次数: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