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牌匾看旧时旌表的社会性

    龙湖区外砂镇东溪村珍藏着一件清康熙年间的赠匾“褒隆月旦”,距今近300年。 
 
     匾额高70厘米,长182厘米,黑漆金字,正中书写“褒隆月旦”4个楷体大字,上下款书“赐进士、文林郎、知镇平县事、摄理澄海印务张鲤为硕德耆老王亮选立”。据主人王先生介绍,王亮选是东溪王氏第十三世,是他们的先祖。亮选公曾任镇平县(今梅州蕉岭县)师爷。这匾额是他们的传家之宝,二三百年来一直升挂在前厅正中上方。“文革”时,他们悄悄摘下藏于暗室,才幸存下来。“褒隆月旦”四字,言简意赅,完备而深刻,显然是张鲤对王亮选的褒奖。月旦,就是农历每月初一。《后汉书·许劭传》:“初,劭与靖俱有高名,好共核认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大意是,东汉时,汝南地区的名士许靖、许劭,经常聚集精英贤达一起评论时事人物。因他们每月初一更换评论的题目,故有“月旦评”之称。后人因此常用“评高月旦”、“褒隆月旦”称颂口碑好之人。 
 
     查《清朝进士题名录》:张鲤,浙江湖州府长兴县人,康熙三十九庚辰科(1700)三甲第120名进士。另查《澄海县志》可知,张鲤于康熙四十九年(1710)摄理(代理)澄海县令,五十年县令是会稽章兆曾。由此可见,赠匾时间就是康熙四十九年,即公元1710年,距今将近300年。“旌表”,即对倡行善举之人进行表彰。这种表彰制度,汉代就开始实行,明清时期旌表的制度和内容更为完善。明清时期官府,潮汕地区很多善行义举之人都得到赠匾、建坊、给冠带、举乡饮、免杂役等精神和物质奖励。如澄海后溪村,从明初到清乾隆年间,共有5人“冠带乡宾”,13人得到府、县令赠匾。其中乾隆朝的金元声(字开韵),一生急公好义,多次带头捐款主持修筑堤围和涵闸,91岁补为府学廪生。百岁时,朝廷赐银为他建“升平人瑞”牌坊,潮惠嘉道台梁国治赠匾“尚学引年”,潮州知府周硕勋送匾“胶庠上寿”,饶平县令宫文雅给匾“百龄耆彦”。又如外砂东溪十五世祖王跃龙(字海跃)也得到“冠带乡宾”的表彰,这能从他的墓碑上找到物证,碑刻:“考乡宾海跃王公。”“冠带乡宾”,就是当过县太爷的客人。在“国权不下县,县下唯宗族,宗族皆自治,自治靠伦理,伦理造乡绅”的封建时代,地方官特别是县官,为了稳定乡村大局,建设和谐社会,往往会安排一些活动,宴请地方德高望重的耆老。活动期间还可能会赠送些衣冠、绶带等礼品。这些受到表彰的“模范老人”会以此为荣耀、为动力。 
 
     乡村本质上是一种“熟人社会”,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在无数次的小摩擦中,村民之间陶冶出了一种熟悉,建立了一种相互的预期,在这里秩序的维持很大程度上是乡规民约、伦理道德、长老统治,形成的是一种自生的秩序。懂得为官之道的地方官往往因势利导,赠匾、建坊、给冠带、举乡饮,这些便成了明清地方官惯用的笼络人心的行政手段之一,也是地方官利用地方社会中长老政治的权力格局,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地方社会中的民间权威人士,又是利用这种惯例来扩大自己在社会影响力,相得益彰。
 

作者: 
金利明
来源: 
汕头日报(2009.03.29)
浏览次数: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