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一隅是潮汕 中原移民成潮人

    在中国的版图上,潮汕地处东南一隅,逾万平方公里仅占全国千分之一的土地,却养育着占全国千分之九的人口,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超过一千人,是有着浓郁乡土气息的社会文化区域,被誉为“南国明珠”。
 
     2亿年前的潮汕是浩翰大海的一角,1.8亿年前变为陆地,以后又几经岁月沧桑、大地沉浮,才形成现在的北、东、西三面环山,南临大海,平原中开的地形地貌。5000多年前潮汕就已有人类居住。潮汕先民属古闽越族。秦汉以后中原汉人南迁,与当地土著融合,逐渐形成以汉族为主体的潮汕先民。历史上,潮汕还有过畲族、俚人、僚人、鮀民。这些土著与闽越族到明代都已基本汉化。中原汉人南迁大多经过福建入潮,故潮汕人有“福佬”之称。有些住在潮梅地区交界处,既讲潮汕话,又讲客家话,就被称为“半福佬”。又由于潮汕话难学,需学到老,广州话“福”与“学”谐音,故又把“福佬”讹传为“学佬”。另外,中原汉人的后裔还有“河佬”人(即河东人,指来自黄河河套以东的山西人和河南人),故潮汕人又称“河佬”人。
 
     西晋时,“八王之乱”(公元291年至306年),使中央政权分崩离析,匈奴、鲜卑、羯等北方少数民族也趁机内迁,逐鹿中原。以汉族为主的中原人民饱尝战乱之苦,而潮汕等南方地区相对安定。为逃避战祸,中原人民大量南迁,形成了移民潮汕的第一次高潮。两宋时期,疲于战乱的中原人民,追随汉族地主和富商巨贾纷纷举家南迁,落户潮汕,形成了又一次南迁高潮。南迁的中原汉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加速了繁衍生息于此的土著居民的汉化。中原移民与当地人民团结一致、开发潮汕,同为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那么,潮汕又是怎样被中原汉人发现的呢?相传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派大军南下占领珠江流域,建立南海郡,并向东推进。将士们经过艰难跋涉,终于揭开莲花山的团团迷雾,发现了阳光明媚的潮汕平原。于是莲花山脉被称为揭阳岭,潮汕被纳入南海郡管辖。但山脉始终是潮汕与珠江三角洲进行交流的障碍;而闽粤边境的低丘、台地却方便了潮汕与闽南的经济和文化交往,两地的语言和风俗习惯因而更为相近。
 
     潮汕的自然资源总体上相当贫乏。古代潮汕人烟稀少。东晋咸和六年(公元331年)置海阳县和潮阳县后,人口和农业生产达到一定规模。唐代潮汕更是出现了“稻得再熟,蚕也五收”的繁荣景象。尽管唐代潮州管辖的范围比现代潮汕大得多,总人口不过5万余,远未摆脱地旷人稀的局面。在中原人眼中,潮汕是蛮荒之地,成为流放政治异己分子的偏远之处。
 
     潮汕平原是几千年来河流与海洋结合的产物,也是历代劳动人民与海抗争的结果。5000多年前海水入侵范围最大,海岸到达潮州城、揭阳榕城和潮阳的司马浦一带。几千年来海岸线逐渐向海推进,形成今天的潮汕平原。“潮汕”二字便是来源于海洋。隋文帝开皇十一年(公元591年)以“潮水往复”为名置潮州。潮安县古称海阳县,“海”字当头,建县比潮阳更早,距今已有1600多年。明代以前潮汕沿海居民一直过着“耕三渔七”的生活。他们在海滨修筑堤围、引淡洗咸,经过“水坦”、“草坦”、“潮田”、“围田”等阶段,荒滩逐步变成良田。“平土可耕、高土可种、下土可渔、斥卤可盐”。勤劳智慧的潮汕人因地制宜向海争得了生存空间。韩江三角洲东南部很多村庄创建于宋代以后,而潮阳县境内练江平原70%的村落则置于明代。这是数百年来开发的“年青”土地。
 
     潮汕处于我国东南丘陵的边缘,地势自北、西北向南、东南倾斜,地貌类型包括山地、丘陵、台地、平原和海岸等。东部、北部和西南部是连绵起伏的山地丘陵,中部和西南部是平原,平原与丘陵的过渡带是波状起伏、顶部齐平的台地(岗地),山地与丘陵间还有大大小小的盆地。冲积平原和三角洲平原共3000多平方公里,占潮汕总面积3成多,是我国东南沿海的小平原,却是仅次于珠江三角洲的广东第二大平原,以土地肥沃、农产丰富、人文荟萃而著称。潮汕平原地势低平,既有利于农田灌溉和交通建设,也受到洪涝和大海潮的威胁,江海堤围成为平原的保护线,总长达2000多公里。平原随着河流泥沙的冲积而不断扩大,几百年来人工围海加速了这一进程,仅是近50多年来潮汕沿海通过围垦便使平原面积扩大200多平方公里。
 
     潮汕的山地丘陵约占总面积一半,其中千米以上的山峰共24座,主要分布在北部与梅州接壤的边境附近。平原海拔低,山地相对高差大,显得雄伟挺拔。海拔1497.8米的凤凰山主峰是潮汕第一高峰,山体由花岗岩构成,雄浑高大。峰顶矗立三座几十米高的巨岩,远观如凤冠,因此又称凤凰大髻。
     
     潮汕地处北回归线两侧,属南亚热带季风气候,长夏无冬,秋去春来,雨量充沛,年均降雨量1717毫米,为全国平均值的2.6倍。潮汕各种自然灾害中台风造成的损失最大,但它又是重要的降水过程。台风雨既能解除旱情,蓄水灌溉、发电、供水,还能降温消暑、调节气候,即使局部受灾,也能大面积受益。
 
     潮汕地区江河纵横,聪慧能干的潮汕人历来十分重视兴修水利。水利设施的改善为潮汕平原的开发利用创造了条件。唐代韩江开始砌筑圩岸(堤围),宋代又进一步建设,治理洪流漫溢。明清时期潮汕平原逐渐变成人口稠密的地区,对自然环境改造进一步增强,一切可开垦的土地几乎都被开发利用。
 
     四江一河滋养着潮汕沃野平川。千里韩江是潮汕的母亲河,广东第二大水系,流域面积逾三万平方公里,灌溉农田450万亩,哺育了1000多万客家和潮汕儿女。韩江流域山川秀丽、人材辈出,孕育了富有特色的客家文化和潮汕文化,拥有汕头这座粤东中心城市和潮州、梅州、长汀3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又是我国重要的侨乡。韩江是沟通粤东、闽西的蓝色纽带,历史上通过韩江水运把潮汕与兴梅、龙岩、赣南的经济联成一体。如今,构建中的闽粤赣边经济协作区将使韩江流域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黄金水道榕江是潮汕第二大河,流域面积4408平方公里。“揭阳多榕树,江曰榕江,城曰榕城”。榕江上游是多雨中心区,榕江水量丰沛,是广东第二条优良的内河运输水道。练江则因河道弯曲、蜿蜒如练而得名。练江虽是潮汕第三大河,但它源流短浅,干流大部分流经平原地区,比降平缓,支流繁多,雨季极易泛滥,旱季水源枯竭。新中国成立后综合治理练江,流域内建起山塘水库600多座,干流裁弯取直16处,疏浚河道、山前截洪,控制旱涝灾害;又在海门湾建闸坝,消除咸害,保证了灌溉和生活用水。隆江流经普宁、陆河、惠来3县(市),干流和支流分别修建龙潭、榴潭水库,成为惠来的蓄水枢纽;下游开挖新河道,排解洪涝灾害。黄冈河全长87公里,由北向南纵贯饶平,一县独有,全国少见。黄冈河上、中游地势高峻,比降大,支流短小,过去每逢雨季,山洪横溢;枯水期则干涸断流,有“竹筒溪”之称。1958年在中游修建总库容达3.78亿立方米的汤溪水库,控制流域面积40%,成为潮汕最大的蓄水工程,也是饶平灌溉、防洪、供水的总枢纽和最大的水电站。经过几十年的整治和建设,黄冈河成了饶平的“生命线”。
 
     潮汕海岸线曲折,形成很多良港和海湾,有岸线325.6公里,天然渔港17个。地处韩江和榕江出海口的汕头港是粤东的深水港和水陆交通枢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汕头港的吞吐量居全国各港口第3位。历史上汕头港的直接经济腹地包括潮汕、兴梅和海陆丰在内的整个粤东地区,而传统的腹地还包括闽西南和赣南地区。近年来对外开放、广梅汕铁路和京九铁路贯通,汕头与全国铁路联网,港口的枢纽地位日益突出。位于饶平县南端闽粤交界的柘林港自唐宋以来就是粤东重要的商贸港口,也是主要渔港,柘林湾如今又是重要的水产养殖基地。海门港则是国家一类口岸、广东一等渔港和潮阳的商港,明清时期还是海防要塞。惠来县东南滨海的神泉港自地下花岗岩中有泉涌出成潭,水质甘醇,常年不断,被誉为“海角甘泉”。明清时这里海上贸易活跃,20世纪50年代港口航道较深,是惠来水陆运输枢纽,被列为广东一等渔港。以后港口日渐淤积,经过开挖新港池,修筑防波堤,又成人工良港。神泉西南海面春夏之际时有海市蜃楼,称为“神泉蜃景”。1973年神泉蜃景出现的是古堡、宝塔,还有身着红衣的游人穿梭其间。传说海市是神仙的住所,存在于虚无缥缈间。    
 
    “欲从海市觅仙迹,令人可望不可攀。”奇景不断变幻,时间长短不一。这是难得一见的奇妙自然现象。
 
     潮汕有大小岛屿126座,南澳为第一大岛,列广东第三,是全省唯一的海岛县。南澳古称“井澳”,地处台湾海峡南口,有“南粤咽喉,潮汕屏障”之称,是广东距离台湾最近的海岛,1992年为省“海岛开发试验区”,1994年列国家一类口岸,是粤东、闽南最临近国际航道的国家级水运港,有“广东的好望角”之称。南澳形如鲸鱼卧波,105.2平方公里9成是丘陵,森林覆盖率达65%,热带、亚热带植物种类超过1400种,已发现的鸟类130多种,拥有我国第一个“海岛国家森林公园”,1987年建成我国第一座海岛风能发电站,如今是我国沿海最大的风电场。潮汕第二大岛是达濠,与大陆河浦仅有一江(濠江)之隔,是汕头港的一条潮汐通道,因此江水是咸的。近年来,随着海湾大桥和深汕高速公路的开通,深水港、华能汕头电厂、保税区等的运营,达濠已成为汕头市区南区的重点建设开发区。
 
     海洋使潮汕很早就形成对外开放并汲取外来文化的传统,潮汕平原已经成为受人类改造最为强烈的区域。
 
 
 作者: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作者: 
陈焕溪
来源: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