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前的潮阳救济院

    《潮汕历代墨迹精选》中收录有一帧“保我婴孩”的题词,落款分别是:“本院保育所义务医师辜典六先生惠存”、“兼潮阳县救济院院长沈梓卿”。题词者沈梓卿(约1910—1946年),澄海外砂富砂人,曾在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任职,淞沪之战中负伤,1939年12月至1941年10月出任潮阳县长。这类题词在潮汕不很多见,引起了笔者对民国年间潮阳救济院的兴趣。
   在潮阳县前路杂志社于1940年5月15日出版的第二期《前路》中,刊有潮阳县长沈梓卿文章《潮阳救济院之过去现在与将来》,对1940年前潮阳救济院的情况进行介绍:
   1934年夏,潮阳县政府将征收全县神庙捐及戏厘附加捐,戏厘补助费,暨县府拨给地税补助费等,每月约六百余元,拨为救济院筹备经费,同年冬,时任潮阳县长的陆桂芳着组救济院,并以县长兼主任委员,另聘地方士绅若干人为委员。院设于县城东郊县三小学旧址,先行成立贫民教养院及平民医院二部,1935年又改委员制为院长制,选棉城郑则士为首届院长。1935年9月,救济院基金保管委员会成立,接收县府赈济存款1700余元及省毫洋券400余元,以为各月支出不敷之补助款,后又拨经省毫洋毫1000元以为基金。但救济院经费一直不足,为缓和救济院经费紧张问题,期间呈文希望县府仿照征收清洁捐办法征收慈善月捐,未见成效,而神庙捐亦因办理困难,也停止征收,使救济院经费短缺,且院长屡易其人,救济工作未见发展。
   1937年秋,抗战爆发,潮阳县城人口物资开始疏散,救济院一度陷于停顿。1938年,张虞韶接任潮阳县长,见该院囿于经费,无法救济县内贫民与逃难义民,于是派人整理院务。当年10月,适潮阳县税捐征收处成立,将救济院属戏厘附加捐及戏厘补助费并归统征统支,救济院经费额定每月支国币434元(按8折支领),后因贫民教养院停办,贫民伙食每月经费计实只得国币236.9元,院务日陷窘境。
   1939年6月21日后,汕头、澄海、潮安及潮阳属之达濠等地相继沦陷,往潮阳避难者日多,而日寇封锁海港,粮食来源断绝,使潮阳储粮,几乎告罄,一时价格飞涨,险象环生,救济工作,倍加迫切。是时救济院限于经费,只得派员分赴海外向侨胞募捐,惟灾情惨重,所起作用也仅杯水车薪。
   1939年12月,沈梓卿接长潮阳,灾况目击心伤,更觉救济工作万分迫切,立即与地方士绅讨论彻底补救办法。着手改组潮阳救济院,沈梓卿兼任院长,当时因救济院西药部办理未臻完善,乃并归潮阳县立医院办理。潮阳救济院改组后,除原设总务、教养、救济三股外,增办儿童保育所、义民收容所、养老残疾所、平民贷款所等。
 

作者: 
陈嘉顺
来源: 
潮阳风
浏览次数: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