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乔:以侨眷身份作掩护的地下工作者

    
     解放前的汕头市桂馥里一带,是侨眷的集居地,这里一条小胡同内住着一户不寻常的人家。住户许乔(又名许天桥)出身于华侨商业世家,其爱人林弼群家父也是侨商。许的海外亲戚经常来往汕头便投足于此,外表看来是个热闹的侨属。抗日战争爆发后汕头被日军侵占时,许家搬回到澄海隆都樟籍村老家避难。许在家乡期间经常接触中共地下党员许大适、许士杰、许亦涛等人。在他们的教育指导下,许于1945年与庄以行、许木梁生同时参加地下党的“文化小组”对群众进行革命宣传工作。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许乔举家返回汕头市居住。1946年下半年的一天,中共普宁县委李习楷、许士杰与潮汕特委书记曾广来到许家开碰头会议,许乔则在楼下看风放哨。1948年3月底一个下午,许木梁生带着共产党员许桂炎,匆匆来到许乔家。当时国民党潮澄饶洪之政匪部正在追捕许桂炎,许摆脱敌人的围捕后,昼伏夜行,几经转折,才来到汕头。许乔杀鸡招待,并留在家住下。二三天后,党组织才派人到许家安排转移桂炎事宜。隔天一早,许乔把一套高中军训服及鞋帽给桂炎穿戴,他走在桂炎前头探路,到达约定地点后,才交给前来带领的人员带走,使许桂炎安全脱险。1947年至1948年间,许乔及其爱人还先后接待从海外归队参加革命的许士钅监、宋升拱、蔡英强、欧雄恒、许大辉、陈金兰、陈作茂等人在家暂住,然后才由党组织安排他们上山参加革命斗争。 
 
     许乔因体弱多病,常到市福音医院看病打针,认识了同乡老师许哲西(共产党员)的女儿许曼儿护士,许对共产党有一定认识,在与许乔接触下思想进步很快。1949年5月经当时汕头地下党负责人之一郑瑁的同意,吸收曼儿参加革命工作。曼儿又先后发展了吴曙踪、林纯娟、吴瑶珠、林静贤等14名“岭东高级护士学校”学生,秘密组成“地下卫生队”,许曼儿、吴曙踪为正副队长。她们为解放区筹集医药,接待根据地来汕治病人员,了解和提供汕头的社情敌情。汕头临解放时,该队为迎接闽粤赣边纵队进城,许乔还为他们起草《汕头市卫生队征求队员启事》和《卫生队征求队员简章》,还与她们共同准备了队旗、臂章、宣传标语等。1949年4月,韩江地委委员陈谦,转来汕头港口引水事务所主任沈饶生联系的线索。郑瑁即派许乔与沈联系,并作具体布置和悉心指导。许常到怀安街3号4楼沈家坐谈,了解到沈不单对国民党不满,还对共产党有好感,在许的教育下,沈表示愿为革命出力,并把汕头港的设施、敌军进出口和辎重运输情况及港口航道图等重要资料交我们。沈还对他的老师、国民党海军退役少将、曾任粤桂江防司令,当时在汕头港当引水员的黄文田做思想工作,动员他为人民做好事。当国民党军溃退时,沈和黄设法保存了汕头港全套引水设备和特级引水船,为汕头解放后,马上能为港口应用立了功。5月,为配合潮汕解放战争和汕头市革命斗争的需要,中共潮汕地委决定在汕头市成立二个地下工作团委员会和一个情报站。为了沟通地下工作团和情报站的联系,由郑瑁指定许乔为地下第一工作团与地下情报站(宁站)的联络人。在敌人鹰犬四伏、戒备森严的汕头市,特别是胡琏敌兵溃退来汕头之后,白色恐怖笼罩着整个市区。许乔在接到情报后,由其爱人密缝在衣袖等处,然后冒着生命危险,总是机智地避过敌人的岗哨,穿行于小街僻巷之间,以最安全与最快捷的速度,把情报送到设在民族路新福里的“宁站”站长陈宁手中,往返的信息,又由许乔送到共和路王婉真处,再由王交给郑瑁。就这样为地下党传递了不少情报与信息。 
 
     汕头市解放前夕,当地下党派遣打入敌军搞情报的共产党员杨少璋奉命撤退时,在党安排下来到许家隐蔽,许乔热情地接待,在其家住数天后,才由许护送到中山公园后门八角亭处,乘由我党派来的船只安全离开汕头,顺利到达凤凰山革命根据地。 
 
     解放后,杨少璋、许乔被调任汕头市公安局政保科外勤工作队任正、副队长。经历了长期革命斗争的考验和磨炼的许乔,在郑瑁、陈宁二位同志介绍下,成为汕头市首批参加中国共产党的党员,迎着灿烂的阳光,接受着新的任务,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新贡献。 
 
 
  
 

作者: 
秦梓高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 (2008.10.26)
浏览次数: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