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番树”寻踪觅迹

    潮汕华侨都有恋国怀乡之情。一些侨胞回乡省亲时,总不忘把侨居地一些物种带回来,让异国他邦的特产在故国家园落地生根,也让家乡人记住在异国他乡闯荡奔命的亲人。其中最多要算树种,这些树往往被当地人称为“番树”或“番仔树”。百几十年过去,除了一些树因故消亡外,众多“番仔树”已长成参天大树,大树身上的故事还在流传。 
 
     下陈菠萝蜜已逾百岁 
 
     汕头市澄海区上华镇下陈村有一棵10多米高的菠萝蜜树,树叶苍翠茂盛,粗大的树干年年都密密麻麻生长着表皮粗糙、呈球状的菠萝蜜果。据树的主人陈先裕老人介绍,该树是旅泰侨商陈潮伟于清末(约1892年)从泰国带树苗回乡栽种的,迄今已逾百年。菠萝蜜每年结一次果,夏季前后开花结果,立冬成熟可采摘。波罗蜜,桑科植物,别名有:树菠萝、木菠萝、牛肚子果、麻朗,也写作“菠萝蜜”。果实大,果肉质细嫩,有浓郁香气,香甜可口,是一种热带水果。 
 
     在陈先裕老人记忆中,该树一次挂果最多达400多个,每个10至15公斤。今年挂果20多个,果肉白嫩,甜美如蜜。有趣的是,果树附近的路段被村民称为“菠萝蜜路”。 
 
     东郊莲雾“种”遍潮州 
 
     潮州市意溪镇东郊村有两株老莲雾,高约20米,树干胸围3米左右,树冠120平方米。据业主蔡旭权老人介绍,树种是侨居新加坡的祖父蔡承嵩1929年回乡探亲时专门从新加坡带回的。当年他回乡建祠堂,专门带回这树种,未建祠堂先种树,所以如今茂密的树干紧挨着祠堂围墙。莲雾下地后,五六年就开花结果,果实鲜红,果汁清甜,十分可口,所以很快引起人们的注意,纷纷求种。为人热情的蔡旭权于是认真繁育,慷慨送人。上世纪50年代,意溪党委会和人民公社设在东郊村祠堂,不少外来的同志调走前都取种回家种植。目前移植古巷、文祠、铁铺等地的莲雾树也都成了参天大树。 
 
     据“意溪通”卢锦标《民生乡音》记载,两棵莲雾最高年份产量2000公斤,小年也有1000公斤以上。 
 
     西都酸枝树成了“爱乡树” 
 
     潮州市湘桥区意溪镇西都村头有两棵酸枝树,被村里尊为“爱乡树”。 
 
     卢锦标《民生乡音》记载了“爱乡树”的来历:这两棵树是旅居越南侨胞卢灶盛,1946年回乡省亲时带来种子培育而成的。60年过去了,两棵树已经长成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根深蒂固。酸枝树四季常青,木质坚实,开黄花,叶和子都可食用,属珍稀树种。 
 
     几十年来,每当盛夏酷暑季节,两株酸枝树宛如两把巨大的遮阳伞,成了农夫的歇脚乘凉处。两棵树寄托着华侨爱国爱乡的赤子情怀,西都村委会根据民意,定名为“爱乡树”,列入保护范围。如今,经常可见一些老者手携儿孙,驻足树下,动容讲起两树的来历。嘉木长青,乡情永驻。 
 
     澄海神山移植柚木成林 
 
     澄海区神山景区有34棵柚木树。据《澄海之最》记,这些柚木是旅泰华侨谢易初夫妇从泰国带回树苗种植的。如今树高七丈有余,胸径八尺围,高耸挺拔,亭亭如盖。其中最大的高15米,树干胸围1.6米,树冠36平方米左右。柚木是一种质地坚实、纹理美观,永不变形的珍贵木材,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这种珍贵木材,以泰国最为有名。1951年秋,原澄海(冠山)示范农场副场长、归侨谢易初的夫人,趁从泰国探亲之便,引进100株热带珍贵木材柚木苗,经当地精心假植培育后,分别移植于神山山麓、澄海人民公园、埔美车站附近等3处。截至1989年底,种植于神山山麓的柚木成活长大时实存的有34株,蔚然成林。其中最大应该是生长于神山古庵内的那株,树高15米,树干胸围1.6米,冠幅39平方米。这些枝干笔直、叶幅宽大的柚木后代种籽,已在当地传播。 
 
     隆都莲雾每年上绶带“加冠” 
 
     澄海区隆都镇仙地头村里有两株老莲雾,高近20米,树干胸围2米左右,树冠100多平方米。据许姓业主介绍,这两棵莲雾连同附近的“红毛梨”等若干果树,都是上世纪30年代种的,是当地华侨从暹罗移植过来。30年代前后,他们的祖先许若明、许若德昆仲在暹罗开办“许福成”批馆,发了财,成为潮汕有名的批馆。1931年,若明、若德兄弟联袂在仙地头村建了一座豪宅,名叫“明德家塾”,豪宅附带建了一个花园,内设书斋。豪宅建设期间,他们专门从暹罗带回这些水果树种栽种,目的是让子孙后代吃了清甜的水果,不忘远在番畔艰辛奋斗的亲人。果树种下后,暹罗的华侨每次回家,都会带来彩色的绸带,系在莲雾的树干上。70多年过去了,莲雾树干不断增粗,树冠扩张,树叶茂盛,果实鲜红似火,果汁清甜可口。改革开放国门打开后,旅居泰国的“许福成”子孙每年都回乡,每次回来照常带来彩绸系在树干上,据说这种做法叫做绶带“加冠”。

标签: 
作者: 
金利明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8.9.14)
浏览次数: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