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儿童图书馆

    从网络上能很快获取新信息,这是网络的优势,而真正知识的获得,则非依靠书本不可。笔者就是除了从网络、电视、报纸获得信息之外,更喜欢从那些纸色发黄、书页卷边的东西吸取知识。就是这类东西,除了自己有收藏外,在“文革”之前,一般能在图书馆借到,现在,我市虽有一个规模宏大的图书馆,究竟是否有这类书外借?手续如何,实在不甚了了。1961年夏季,正是我国经济生活最困难时期,汕头市的少年儿童,就拥有属于自己的图书馆,而且是政府出资开办的,地点就在中山公园的少年宫内。 
 
     之所以知道得这样清楚,还要从1960年冬说起。尚未读完初中第一学期的笔者,被学校的李江盛老师,派到汕头市图书馆(外马路原市政府对面),当一名课余服务员,每星期六下午和星期日全天,轮流为读者借书服务。于我而言,实在是“贼手碰到牛鼻”,利用“职权”,可借到平时难借到的好书和新书,实在妙不可言。恰巧这一年冬,我国教育界发生一件前所未有的事:取消该学期各科的一切考试;取消体育课。这种“取消”,不是“白卷英雄”张铁生那种“取消”,是不得已而为之,那时的学生包括老师,在第一节课之后,肚子已唱“空城计”,实在打不起精神,当时取消考试,叫做“劳逸结合”。因为取消考试,学生就有大量的课余时间,加上个人借书方便,那段时间倒也不算浪费。1961年夏季,市图书馆奉命在少年宫设少儿图书馆,一位姓邱的中年女士为负责人,在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为少年儿童借书,服务对象多为9岁至十四五岁的中小学生。这些学生只要持学校证明,花一毛钱办好借书证,就可借书。在那时,我也轮流到少儿图书馆协助借书业务。回忆起来,该馆当时有图书近万册,发出的借书证有千多张,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这些书的内容是很不错的。所以,那年代,少年儿童肚子虽吃不饱,精神生活丰富得很,由于那年代少年儿童思想非常单纯,作为先入为主,这些书籍对他们来说,影响肯定不小。顺便说一句,少儿图书馆为之服务的这批学生年龄段,正是属于后来被称为“老三届”者。该图书馆到了“文革”开始就关闭了,前后时间约5年。参加图书馆服务工作,成为我个人参与社会文化公益活动的起点。
 

作者: 
吴锦文
来源: 
汕头日报(2008.9.14)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