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在大南山的印刷组

    1947年,“潮汕人民抗征队印刷组”成立,活跃在大南山山区,组长李作宣,这便是闽粤赣边纵队第2支队第11团印刷组的前身。随着潮汕革命斗争的发展,1948年6月,中共潮阳县委组建潮阳县四、七区武工队,调李作宣任该队指导员,印刷组长便由吕登扬负责。鉴于革命斗争的需要,1948年冬,大南山印刷组与大北山《团结报》合编。随着解放战争迅猛发展,根据上级指示,1949年2月惠潮县委奉命于潮阳大南山组建第2支队第11团,第2支队政治部委派吕登扬负责筹建第2支队第11团印刷组。印刷组没有固定的驻地,它是随敌情的变化和部队的转移而转移的,居无定所,背包在肩,工具在手,流动驻村,餐风宿露。该组先后驻扎于大南山的圆山仔、林招、林者世(苏林)、佳溪、四溪、大溪坝和大南山前哨的东浮山、梅林、白坟等村落。 
 
     印刷组的任务:翻印供部队、机关干部学习的16开和32开规格的小册子;经常缮印毛泽东著作《延安整风》、《论联合政府》、《论目前形势与我们的任务》等文章;抗“三征”、“减租减息”等文件;翻印军事教材、革命歌曲、民谣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前线的捷报、号外、宣传标语、布告、征枪借粮收据等等。昔年,印刷工具陈旧原始,有些是他们动手制作的,如钢笔用木质好的树枝和留声机针制作,刷子则用橡胶片和木板做成的,印油用铅印油渗和花士令加热溶解过滤去杂质后装罐待用,用时再用茶油或花生油调匀。其时,印刷组成员刻苦钻研,技术精益求精,每张腊纸最多曾印过4000多份,创造了当年的奇迹。在那战火纷飞的武装斗争环境里,印刷组为更好地服务前线,任务十分繁重,大家经常是日以继夜地埋头苦干。缮写手往往干得眼花缭乱,精疲力竭,头晕目眩;印刷手有时日夜站着印刷,站得两足浮肿。他们为了早日解放潮汕,孜孜以求,不下火线,无怨无悔,奉献青春。 
 
     印刷组的领导,率领组员冒着敌人的炮火勇往直前,争当民族脊梁。1949年6月,印刷组率先在武装斗争前线建立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大家不畏艰难险阻,主动申请入团。他们在繁忙、动荡的工作中做到挤空学习,带头唱革命歌曲,激励自己,鼓舞士气,经常召开民主生活会议,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互相爱护。有一次夜间,他们临时驻于林招村时,深夜,有一位同志由于中暑,肚子疼痛难忍,辗转不能入睡,他咬紧牙关不干扰别人。终于被领导发现了,大家关怀备至,忙个不停,有的摸黑步行20多里崎岖山路至两英圩请医生,有的用玻璃杯装上热水为其烫暖肚子,终于转危为安。是年9月,表现最为突出的黄振浩、郑莹率先在火线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往后,印刷组建立了党小组,充分发挥了党团组织的先锋模范和突击作用。 
 
     印刷组的成员凭着一颗红心,为了革命的需要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为了广大劳苦人民的翻身解放,遇到任何困难,都能想出办法克服,这个“战地印刷厂”刻写———印刷———转运环环靠紧,文件、资料质量上乘,且能隐蔽包装,秘密转送。他们所到之处与老区群众结下了鱼水情谊。村民热情勇敢支援人民子弟兵,自觉以村为单位组织民工,积极为印刷组搬运文件,挑行李,一村转过一村,安全直达驻地。印刷组缮印的文件底稿,都属机要绝密,每到驻地,依靠当地可靠的地下党员、骨干,火速找最偏僻、野草高、没人到过的深谷山沟石洞藏放,决不落在敌人手中。1949年8月间,印刷组驻扎于大南山前沿的现属潮南区仙城镇的梅林村,此夜11时许,忽接紧急情报,称国民党胡琏残部要进犯我解放区,印刷组与径口地下交通站有被包围的危险,必须火速撤出包围圈。于是由黄振浩、张耀源与几位当地群众迅速出发,他们冒着毛毛雨,飞步摸黑直达梅林山顶的深坑石洞取回文件,归途大家压低嗓音提醒“同志呀,要注意,枪上膛,防野兽,防敌人!” 
 
     印刷组翻印的宣传资料,总是及时由交通站转送第2支队第11团所属部队、各区武工队和地下党组织,乘夜间在白区张贴、散发,敌人看了密密麻麻的标语群和传单,既怕又恨,目瞪口呆,惶恐不安。1949年9月下旬至10月中旬,正是印刷组工作最繁忙、最紧张、最兴奋的时刻,大家一鼓作气赶印潮阳县军管会、第2支第11团、县人民政府的布告、标语以及对敌军政策、解放城市工商业政策等各种印刷品。此时,人人扬眉吐气,劲头十足,废寝忘食,一个多月经常通宵达旦,累了打个盹,渴了饮口水,争奉献,立新功,为解放潮阳县城做好宣传准备工作。1949年10月20日,潮阳县城宣告解放,10月22日潮阳全境解放。第2支第11团印刷组随着革命的需要,改为中共潮阳县委宣传部新潮出版社,所有人员都服从组织调配,分别安排在中共潮阳县委员会、潮阳县人民政府、县税务局、县新华书店等单位工作。 
 
 
  
 

标签: 
作者: 
郑会侠
来源: 
汕头日报(2008.9.14)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