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商的若干软肋

    
 
   
     潮汕人崇尚经商且善于经商,潮汕人似乎天生是为了商业而存在的。在潮汕人之中,涌现出一大批令世人瞩目的商业奇才,如李嘉诚、陈有汉、郑午楼、谢易初、林百欣、陈弼臣、黄光裕、马化腾、朱孟依等。潮汕籍著名经济学家萧灼基对潮商定义为:“分布于海内外的潮汕籍商人。” 华人首富是李嘉诚,内地首富是黄光裕,泰国新加坡的首富也是潮商,潮商的影响早已经超出国内,潮商是一支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商业群落。
   
     古代潮商不如晋商、徽商著名,潮商的崛起也是在明以后。大概在明正德年间私人海外贸易兴起后,潮州沿海居民开始大规模地投入海上商业冒险活动。到明中后期,大批潮州人以船为伴涌向海潮波涛之中。入清以来红头船便成为潮州商人的象征,他们又称红头船商人。潮商的辉煌时期,还是在近现代。潮商为什么能够经得起历史的考验继续纵横商海呢?潮商的崛起及其获取巨大成就的背后,都具有敢拼敢冒险的精神,随遇而安、务实诚信、礼谦圆融的用世方式,善于吸收消化外来文化的创新思维,念祖爱乡、崇文重教,庇荫意识等品格特征。正是这种精神特质造就出具有特色的潮商的成功之道。潮商群落如星汉般灿烂,已取得辉煌商业成就。一些潮商身上存在一些缺陷,成为制约潮商发展致命的软肋,潮商存在的缺陷其实也是很多中国商人共同的缺陷。
   
     一、文化知识不足
   
     “饿死不打工”是专门针对潮汕人说的。潮汕人认为只要不去偷不去枪,什么生意都能做。潮汕人哪怕身上只有几十元,也要努力做老板,很多潮汕人都是十几岁帮助家里看店做生意,或在乡亲的店里帮忙,很早就学会经商的本领。重商同时也忽视了教育。经商能力不是与文化知识不是与成正比的,但文化知识却会影响潮商把商业更大更强,成为制约潮商发展的瓶颈。潮汕人很早就投入商业领域,很多潮商初中没毕业就开始为生活打拼。
   
     潮商队伍素质不高主要表现在:(1)知识贫乏。如缺乏现代市场经济的理论知识、专业技术知识、管理知识以及综合知识等;(2)个人能力差。如缺乏协调能力、决策能力等;(3)缺乏市场开拓经验和资本运营经验;(4)精神素质差。缺乏奉献精神、探索精神,道德水准低;(5)观念陈旧,思维素质差。缺乏时间观念、投资观念、法制观念,缺乏超前性、多维性思维方式等。知识就是金钱。企业家素质直接影响到企业发展。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实行“教育立国”逐渐走上世界强国之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高度重视教育,走科教兴国道路,国民素质普遍提高。潮商文化素质虽然逐步提高,但就目前的总体水平来看,仍然有待全面提高。
   
     二、墙内“荒芜”墙外“香”
   
     潮汕人有着第一流的聪明才智,在潮汕人当中,有着第一流的实业家,第一流的文化巨匠,第一流的作家。但是正像一位潮汕籍学者所指出那样,优秀潮商的事业差不多都是在走出潮汕以后做出的。
   
     与潮商一样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创业,而其赖以生存的环境又比较恶劣的温商、闽商,在向外发展同时,积极坚持发展本土经济,创造出令人向往的“温州模式”、“晋江模式”。中国本土经济的成功典范是温州经济和泉州经济。而拥有“东方犹太人”光环的潮汕人,却墙内“荒芜”墙外“香”。
   
     恩格斯在其巨著中指出,远东中国唯一具有商业意义的城市是汕头。在未设特区前,汕头是广东第二大城市,然而20年后,汕头市经济增长率已低于广东全省的平均值。汕头特区早沦落为一个普通城市。
   
     潮商、温商、闽商,都是具有巨大影响力的商帮,为什么温商、闽商的本土经济发展成功而潮商的本土经济却黯然失色呢?在发展本土经济方面潮商应向温商、闽商借鉴。为什么潮商在外面风光无限却出现墙内“荒芜”墙外“香”这种现象呢?
   
     违反市场经济法则、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违法行为在潮汕屡禁不止,黑色经济泛滥成灾,最终将潮汕经济带入深渊。外面的人已将潮汕人和不讲信用划等号,不仅潮汕的产品没有信誉,潮汕人的人格、道德水准也受到怀疑,致使汕头已有企业已外迁或思迁、外来企业观望。一些到外地投资的潮汕人也受到影响。投资环境、信用环境恶化严重窒息潮汕的经济发展,汕头正在为非理性意识、蔑视市场法则的行为付出惨重代价。
   
     潮汕有许多宝贵的市场经济资源。潮汕产业基础较好,地处沿海,交通便利,区位优势明显、独特的经商文化、优惠的税收政策,且人文资源异常丰富,拥有中国其它地方难以企及的资本背景─中国海内外华人中包括李嘉诚、黄光裕在内的最有经济实力的工商巨头,而他们又是海内外华人中最顾念家乡的一群,如果能激活海内外潮人回乡投资和参与建设的热情,那么潮汕经济腾飞就不再是难事。 
   
     当然,除了中国海内外潮商参与外,当地政府改善民风、政风、社会治安和营商成本等本土经济赖以发展的环境,使企业生存环境逐步转好,吸引大量人才,加快潮汕发展,实现潮汕经济腾飞。 
   
     三、缺乏技术知识
   
     潮商一般从事传统工商业,如房地产、零售业、能源、运输等行业,鲜有从事高新技术行业。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尤其是高新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当年鸦片战争大英帝国坚船利炮打败大清王朝就是先进生产力战胜落后生产力。急功近利与教育不足导致潮商较少接触技术,从而潮商从事高新技术行业比较少。好的技术往往会带来新的市场,高新技术行业往往引领经济发展,企业家应该高度重视技术。
   
     早期潮商经商模式,采取家族管理的形式,排外的观念使一部分企业失去活力和动力,自上世纪80年代起许多潮汕人意识到自己思想的局限,大胆改变经营方式,积极拓展业务领域,使传统工商业向高新技术行业转化。有创新就有风险,有革新就有收获,组建而成的许多国际性大集团公司使潮商的企业管理模式更加开放,新血液的注入增强了企业的竞争能力,也获得骄人的成就。
 
    四、排外性 
   
     即狭隘地域观念 潮汕一带地处海陬一隅,向称“省尾国角”,三面环山,一面向海,地少人多,资源匮乏,给潮人造成向外发展的生机。地理造成潮汕的封闭,封闭成就潮汕的独特人文文化,最终使潮汕人以一种独立族群的面貌浮出在中国乃至世界。他们的自我认同感极强。对传统的高度认同感与彼此非凡的凝聚力,乃是潮人生存的需要。 潮人非凡凝聚力的另一面,则是为人诟病的排他性。潮汕地区封闭的地域和独特的社会因素局限潮人的视野,也形成潮人狭隘、保守、排他的集体性心理特点。
   
     浙商也有家族企业,但他们在家族企业中也十分注意用外人,他们抱团,但不排外,这一点在潮汕企业中就难以做到。另外一个就是浙商具有开放精神,他们抱团但不封闭因而更具公信力,内部的凝聚力、向心力以及认同感、归属感,也就是一般所说的抱团能力,可以说是任何能称之为商帮的团体的共性特征。在潮商商帮中他们的抱团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但它更多的是基于血缘、宗族和同乡的关系而建立,排他性极强,外人很难有插足的机会,十分封闭。而浙商的抱团虽然最早也是基于血缘与地缘关系,但却并不封闭,而且能与时俱进,及时更新换代,最后演变成具有公信力的商会组织。
   
     有容则大。强烈的排他性,任何新生力量或外来者都很难融入。不过,潮商的杰出之士则早已超越其中。李嘉诚就是代表。李嘉诚说:“我是潮人,但我更是中国人”。
   
     五、缺乏品牌意识
   
     “品”就如同一个人的修养、学识和风度。企业的“品”表现在管理机制、核心技术、研发能力、企业文化、对环境的应变能力等方面。如果企业仅仅依靠领导者的个人权威和杰出作为,把精力更多地放在竞争层次的最前面,也就是更注重在以产品、价格、促销等为基础的市场策略,这样的“品”只能被称为“低品”,纵然全国人民都认识你,纵然你的广告位居“标王”,但是也难掩“败絮其中”的本质。十年磨剑,先修炼企业的“品”,再追求企业的“牌”,方为正道。
   
     价格战是很多潮商决胜市场的利刃。品牌意识差是很多中国企业的普遍现象,很多企业为了抢占市场,不惜屡屡拿起价格屠刀。缺少管理和制约手段也是潮商少有知名品牌、只能在低端市场“抢饭吃”的原因。品牌意识差制约了企业发展。首先就是产品的科技含量、质量和价格明显低于发达国家先进水平。品牌意识差也使潮商企业的发展思路变得狭窄。 
   
     六、缺乏现代经营管理观念
   
     不少潮商企存在业管理不规范、家族管理、决策随意的现象。要参与激烈的市场竞争,就要按游戏规则办事,就要与标准的管理规则接轨。那么建立现代企业经营管理制度是潮商的必然选择。
   
     同时,一些潮商由于文化素质和思想境界的局限,违背职业操守,违法经营。有些潮商企业发展步履趋于缓慢的原因是复杂的,但其中家族式企业的经营理念是一个重要原因。“家族化”管理,实质上就是一种亲缘管理。企业的经营管理决定一个企业的发展前途。落后的,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经营管理模式必然会制约企业的发展;反之,先进的、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经营管理模式则会促进和加快企业的发展。经营方式和组织形式的变革是企业进一步发展的关键,但制度创新是以观念更新为前提的,对潮商来说,只有不断摆脱狭隘的经营理念才能促进自己的事业蒸蒸日上。
   
     因此站在时代前列的潮商,要全面提高其自身的文化知识水平、专业技术能力,从而增强自身的素质,增强企业的竞争力。
   
     七、惟商
   
     都说潮汕人是东方“犹太人”。 犹太民族是一个团结并有共同信念的民族,他们聪明而圆滑,以多谋善贾而闻名于世。从希腊时代开始,他们就在地球上到处漂泊,随遇而安,到哪里就把生意做到哪里,因为有共同的信念,最终建立以色列。 潮汕人有似于犹太人,因为潮汕人的根在中原,潮汕人的祖先从远古开始就从中原漂泊、流离到这南蛮之地,所以,这种“流民”的生活造就后代子孙不眷恋乡土能随遇而安的性格,宛若犹太人一样,他们走到哪里就把生意做到哪里,能商善贾,所以,在国内商业发展历史上,“潮商”已巍然与明清时的“徽商”、“晋商”并排。
   
     因为没有扎扎实实地做学问的精神,所以潮汕除了涌现不少商界巨子之外少有大方之家。远古不必说,近现代的有张竞生、饶宗颐等,屈指可数,稍有了解的,他们都是出去的潮人。犹太人不仅在商业取得巨大成就,而且非常重视教育,涌现出无数世界级思想家、艺术巨擘、科学大师和文学巨匠,对人类文明做出巨大贡献。
   
     潮商的特点是“敏于行,而拙于思”,尽管人类已进入一个需要知识、需要智慧、需要思想的财智时代,但潮商这种特点并未发生多大改观,潮汕商只喜欢追听演讲,喜欢面对面地沟通、交流。(globrand.com)但对发表在媒体上的文章,尤其是相关的理论书刊文章,他们则很少认真地分析和研究,甚至有些瞧不起读书,他们最看中就是实际操作。但在浙江就不同,今天浙商中的精英们90%以上出生于“草根”,但他们与潮汕商人不同的是,他们从未放弃从书本上获取经营智慧和思想的努力。这种追求必将使他们在财智时代如鱼在水、如鸟在林。在中国商帮的博弈中,浙商之所以越来越让人敬重,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浙商固有的注重文化的传统和习俗。犹太商人的学习能力是其他任何商帮所不及的,一方面是犹太民族是一个知识丰富的民族,他们的文盲率是最低的。他们有一句谚语:深井中的水是抽不完的,浅井却一定见低。犹太商人认为一个商人要拥有各方面的丰富知识,这是商人的基本素质,是在生意场上能赚钱的根本保证。正因为他们的丰富知识,所以视野就十分广阔,能使他们形成正确的判断。
   
     八、过急功近利
   
     一个公认的说法是潮商过急功近利。当然很多潮商都是极具长远目光的。很多跟潮汕人打过交道的外地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潮汕人是“精明而不高明”。潮汕人的精明就体现在他们极会算计,脑袋瓜转得特别快,在别人还没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时,他已经按照自己的理解把投入、产出甚至利润都已算好。如果算不清,他宁可不做,也不愿冒险。亏本生意当然不会做,即使暂时亏本的生意也不会做。潮汕的有句俗语“百赊不如五十现”就是这种心理的最恰当的注脚。极端现实,极端算计,让任何一项稍为长远一点的决定和合作都变得十分困难。快进快出就是他们的生意经。什么来钱快就干什么,什么来钱容易就干什么。他们不肯有长远眼光。需要较长周期的工业投资,在他们就是万不得已的选择。实在不得已干这一行,也是选择短平快项目,有了钱后还是回到老本行,做生意去了。这种建立在传统小商贸基础上的生意经将很多潮商的眼光和气魄深深局限在一个很小很小的范围,成为制约潮商发展的瓶颈。过急功近利,缺长远目光,这些都是都是妨碍把生意做大做强的最根本因素。
 
 

标签: 
作者: 
郑国烈
来源: 
关注潮汕
浏览次数: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