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石鼓歌》与文物保护

    《石鼓歌》是韩愈在元和六年(811年)所作的呼吁保护文物的著名诗篇。石鼓文是我国现存的最早的刻石文字。在十块鼓形的石上,每块各刻四言诗一首,内容是歌咏秦的国君游猎情景。
    现十石文字多有磨损,其中一石文字全部无存。石上所刻书体为秦始皇统一六国文字前的大篆(即籀文)。历来对其书法评价甚高,被推为大篆的代表作,其体态“堂皇大度,圆活奔放”,其气质“雄浑古朴,刚柔间济”,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石鼓制作年代,唐人认为是周文王或周宣王时期,宋人认为是秦始皇以前的秦国君时期。经今人进一步研究,公认是战国时期的秦刻石。原石现珍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国宝得以保存,韩愈功不可没。
    现摘录《石鼓歌》诗句来叙述韩愈保护文物的经过。
    “张生手持石鼓文,劝我试作石鼓歌。”开篇点明作诗缘由,张生是韩愈的学生张籍(一说是张彻),他送来的石鼓文拓印本“毫发分明无差讹”,笔画分明,没有一点走样。
    “辞严义密读难晓,字体不类隶与蝌。”字体不像隶书和蝌蚪文,难以读懂。但是“鸾翔凤翥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枝柯。”笔势像群仙下凡,像珊瑚盘根错节,笔锋粗壮遒劲。韩愈锐敏地觉得这是无价之宝。
    他回忆六年来,为保护石鼓奔走呼告,写道“忆昔初蒙博士征,其年始改称元和。”元和元年(806年)韩愈由河南令调回长安,任国子监博士。
    “故人从军在右辅,为我度量掘臼科。”张籍在右扶风(唐置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三个相当于郡的政区,称“三辅”),即今陕西省凤翔市一带,替韩愈挖掘被埋没的石鼓。
    《名胜志》载:“凤翔县南有石鼓镇,十鼓散于野中。”石鼓受到“日灸雨淋野火燎”,急需保护。
    于是韩愈“濯冠沐浴告祭酒(祭酒是国子监负责人),如此至宝存岂多。”陈述保护石鼓的重大意义和保护措施:“毡包席裹可立致,十鼓只载数骆驼,荐诸太庙比郜鼎,光价岂只百倍过。”指出用骆驼运载,进献太庙,同郜鼎(古代在今山东省内的郜国所造的鼎)比较,价值高过百倍。
    祭酒却不答应,诗人只能空自叹息:“牧童敲火牛砺角”,“日销月铄就埋没”,石鼓的命运堪忧。
    韩愈的诗篇唤醒了许多有识之士。不久,曾为宰相的郑余庆把弃在原野中的石鼓收集起来,安置在凤翔府孔子庙中,但已遗失了一块。
    宋皇佑四年(1052年),向傅师到民间搜求,才凑足十鼓之数。从此,石鼓成了凤翔府一大景观,大诗人苏轼曾游凤翔,写下《凤翔八观·石鼓》一诗,盛赞石鼓的可贵和韩公的远见卓识。到了元代,才将石鼓移置燕京国子监,保存至今。
    韩愈珍视文物、保护文物、研究文物,是我们潮人的楷模。
     
 

作者: 
陈文奎
来源: 
潮州日报(2008.5.28 )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