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人在泰国

    潮州是我国著名侨乡,据有关部门估计,目前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潮籍侨胞约1000万人,约占全国侨胞六分之一,其中泰国潮籍侨胞约400万人。
   潮人移居泰国(暹罗)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宋代。南宋末年,在潮州沿海参加张世杰的抗元“义军”和随同陈植等护送宋五的潮州“义军”败退往厓山,其中部份随陈植、张世杰逃往越南,后来元兵攻进越南,陈、张率领的“义军”又转移至暹罗。
   明代,在潮州沿海流亡的“海寇”和明末抗清志士,很多人流落南洋各地,如活跃于明朝中期的“海上武装力量”首领林道乾在“片木不得下海,点货不准进番”的海禁严明年间,他率领二千潮籍部属定居暹罗北大年港,与当地人民和睦相处,被当地人民尊称为“客长”。林道乾成为我国拓殖南洋的著名人物,为潮人大规模旅暹开了历史先河。
   明末清初,很多明朝官吏和汉族士大夫,不甘忍受异族的统治,也纷纷逃奔暹罗等地定居。当时,暹罗与缅甸长期战争,人口大减,广阔肥沃的土地没有人耕种,丰富的资源没有人开发,在那里谋生甚易,且入境手续简单,为潮人旅居泰国提供了客观有利条件。另方面,乾隆三十二年至四十七年(1767—1782年)的暹罗王郑信(泰名昭•达信),其父郑镛,澄海华富村人,组织以潮州人为骨干的武装队伍,驱逐了占领暹罗的缅甸侵略者,大大地提高了潮人在泰国的地位。《海国图志》暹罗条载:“潮州人在这里为官,属封爵,理国政,掌财赋……”所以,在暹罗都城曼谷,潮人为数极多,也有相当的政治地位,潮州话成为曼谷通用的一种特色语言。
   潮汕地区,人多地少,以台风为主的自然灾害几乎每年都有。沿海一向“耕三渔七”,“纵大半年,不足供三月粮”。因生活所迫,飘洋过海谋生成为潮流。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康熙帝听信暹罗使节言“其地米甚饶裕,银二三钱可买米一石”,遂下令从暹罗运进大米30万石,广东、福建、浙江三处每处10万石。早期的大米输入,都是由暹罗船运载,而这些船只大部分是华侨经营的,船员也大多数是华侨。清代潮州与南洋的航运,就是从中暹大米贸易开始的。很多旅居暹罗的潮籍华侨,设大米加工作坊(潮州话称为“火砻”),建造大型木帆船,进行大米加工和航运贸易。乾隆年间,清政府正式宣布“商人赴暹罗运大米二千石以上者,查明议叙,赏给顶戴”,“凡出洋贸易之人,无论年份久远,概准回籍”。在以上优惠政策鼓舞下,促进了潮人往暹罗贸易的积极性,同时也促使了数以万计的潮人乘“红头船”到暹罗谋生,历史称为“红头船”时代。
   到了近代,咸丰十年(1860年)清政府正式宣布人民可以公开出洋。咸丰十一年(1861年)汕头被迫辟为通商口岸。在合法化招工的幌子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潮汕招去一批又一批的契约华工,到东南亚殖民地种植园或矿山当苦力。据1988年新出版的《汕头海关志》统计,自1864—1911年的47年间,潮汕人民通过汕头口岸至暹罗谋生的有65万人,占同一时期潮汕人出洋总数约四分之一。
   汕头开埠后,港口主权和航运权益被帝国主义列强所垄断和掠夺,但中暹贸易关系仍保持着。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泰国往来汕头的船队,在竞争中处于劣势,被迫卖给德国轮船公司。泰国船被合并后,德船多陡增运价,引起泰国商人的不满。泰国潮籍(潮安人)侨领郑智勇,不甘忍受外国列强操纵汕头港的航运,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组织“暹罗华侨通商轮船股份公司”(简称“华暹轮船公司”),集资300万铢,购置轮船8艘,分别航行于泰国至马来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香港、汕头、厦门、上海、横滨、长崎等地。其中有4艘轮船专行泰国首府曼谷至汕头,并在汕头设立“华暹轮船公司驻汕头办事处”。华暹轮船公司开业只有二三年,因运力不及列强,加上列强操纵汕头港的航运,导致汕头至曼谷航线宣告歇业。
   宣统元年(1909年)四月,合设的华暹轮船公司重新挂牌,继续营业汕泰航运贸易。第一艘复航来汕轮船“肖河”号,一来便与德国邮船公司的轮船驰聘海上,争持航权。第二年,华暹公司有两艘轮船专行汕头至曼谷之间。华暹公司轮船复航汕头,得到汕头商人的大力支持。由于汕头商人把汕头运往泰国的货物一律交付华暹轮船公司承运,使得华暹轮船公司在与列强轮船公司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标签: 
作者: 
陆集源
来源: 
作者提供
浏览次数: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