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品不完的谜

    潘昭雁先生,您为什么爽约?您在三年前回潮汕时,对我口口声声说,我们一定要在新加坡再见。然而,当我来到狮城的时候,您却悄悄地走了,留给我的是一瓶好酒。 
 
     两年前,郑泽生先生回潮汕时告诉我,您患上了要命的病。他不让我向您表示慰问,说您“病而不宣”。我只能面对南海遥祝您逢凶化吉。越半年,郑老先生告诉我,您的身体动手术后恢复得很好,我额手以庆。戊子年二月,我终于有机会到新加坡。我想,我们践约的时刻到了。到了新加坡安排甫定,我就通过电话与郑泽生先生联系上,希望从他口中听到有关您的佳音,谁料,电话那端传来的是他老人家沉痛的声音:“昭雁先生走了,他没能过上今年的春节。”悲痛之余,我带着一点责怪的情绪问郑老先生:“当时为什么不打个电话给我?可以让我向他的家属表示哀悼。”郑先生说:“他不让”。他在遗嘱中吩咐不惊动任何人,后事越简单越好。他无牵无挂地走了,只托咐我一件事,将他珍藏多年的一瓶酒由我转交送给你。” 
 
     昭雁先生,您这瓶酒,藏之久矣,至少有10年吧?软木瓶塞已经腐了,上半截已成碎片,一缕酒香从腐了的瓶塞钻出来。昭雁先生,我知道,您送我的不仅是一瓶酒,同时还有一道谜。我端详着墨色的酒瓶,端详着长长的瓶颈,端详着酒瓶上印着的金黄色“XO”两个字母和字母上面皇冠的标志,脑筋这部机器在加速转动,力求寻找出最佳的谜底。 
 
     昭雁兄,您送我的第一件礼物,也是第一道谜是在6年前的汕头金山宾馆。那天,我去找郑泽生先生。他每次回中国,都在这家旅馆下榻。我揿响了他给我的房间号的门铃,开门的却是素昧平生的您。郑先生临时有要事出去办理,交代您代为接待我。没想到我们很有缘份,一见如故,交谈甚欢,从新加坡的谜事活动到您的祖居地潮安潘陇的地理人文,都是我们的谈资。临别,您送我一件很高档的衬衣。您说,您在新加坡出发前,就打算到汕头找我聊聊,这件礼物在新加坡买的,准备送我的,本来没有附加意义,现在有了。我思索片刻,悟出您的用意,问:“您是不是说这件礼物的寓意是“依依(衣衣)不舍?”您抚掌笑了。这件衬衣,我现在还在穿,真可谓“衣衣不舍”(第一个“衣”字做动词“穿”解释)。 
 
     您送我的第二件礼物是4年前,也是在金山宾馆。我不知道您从哪里得知我准备退出谜坛领导层的信息,特地从新加坡带来了一条漂亮的领带送给我,我没有意识到这份礼物的含义,辞谢说:“我不修边幅,几乎不曾结过领带。”您说:“你一定要给面子收下。听说你要退出‘江湖’了?不行呀!目前,新加坡的谜事活动在郑先生推动下蒸蒸日上,我们正需要中华谜艺本土像你一样的谜家的支持。为了吾潮之光,你就再辛苦一阵吧。”我顿悟这份礼物的份量和寓意,您希望我在谜界继续起“领”和“带”的作用。在您面前,我不再说“为谜事受苦受累”之言。对中华谜事的贡献,对比起您,我自觉微不足道。我从潮州伍延才先生口中得悉,您在新加坡只是一名店员工人,但是您位不尊贵行止高,一直将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为己任,在郑泽生先生的带领下于新加坡华人社会积极推广中华谜艺,从而吸引更多的人学习华文知识。是您的精神也即海外中华谜友们的精神的反映,感动了我,使我继续在中华谜坛上效犬马之劳。4年了,这条领带连包装物都没拆。现在,我将其视作催我继续前进的长鞭。 
 
     昭雁兄,您送我的这第三件礼物,也是最后的一件礼物,一定也有隐语。我很快就猜出了“朋友”、“友谊如春天般美好”等关键词。中国有句老话说,“人间有酒如春”,将买酒者称为“沽春”;“朋友来了有好酒”,也是一句中国老话,这句老话还引入了歌词。有了上述的理论支撑,我猜出这些谜底是对的。但还有没有其他的寓意? 
 
     我将您的美酒、您的友谊一齐带回中国汕头让更多的谜友分享。 
 
     在谜友们一片“好酒”的喝采声中,我给他们讲了上述的故事。我问大家:“这瓶酒,能找出什么谜底?”几乎是异口同声:“中华谜友友谊长存!”这个答案不出我所料,但没有其他的答案,令我不能释然。 
 
     昭雁兄,一瓶酒,谜友们品了好久。酒瓶被我当作花瓶安置在书案一角,插上长青竹,象征着我们的友谊长存。每当我笔耕或读书困乏了的时候,就休息片刻,瞧瞧酒瓶、瞧瞧长青竹。看着看着,就有了新发现:金黄色的“X”,是一个要求解答的未知数,也就是一道可以代入任何谜面的谜作;金黄色的“O”,是“OK”的手势符号。 
 
     昭雁兄,您最后送给我的礼物,原来是一道品不完的谜。 
 
 
  
 

标签: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08.4.27)
浏览次数: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