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在潮州举行的第二届侨批文化研讨会

    为期两天的第二届侨批文化研讨会12月10日在潮州市圆满落下帷幕。记者在研讨会上了解到,近年来,侨批研究结出喜人成果,既再现了侨胞在海外奋斗的历史生活,也极大弘扬了潮人敬老扶幼、爱乡爱国的传统美德。 
 
   泰国中华会馆顾问许茂春先生是生于泰国的华人,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侨批保护和研究,并于近期结成新作《东南亚华人与侨批》出版。正是在很多像许茂春先生这样的人的支持下,侨批文化研究结出了喜人成果,他在研讨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30年来我一直收集侨批,准备把中国人的美德传给后代子孙,(让大家) 
 
   知道中国人的美德是忠孝为本,所以就出版这本书,(让大家)知道以前中国人如何过海,如何创业,在创业成功之后不忘祖国。” 
 
   许茂春先生的父亲是从澄海去的泰国,他在泰国出生,从小就看父母寄钱 
 
   到家乡给亲人。30年前他和父亲回国建学校、发电厂,无意中见到了一张他爷爷当年的侨批。里面第一句话就是“双亲大人膝下,儿不孝,寄上龙银多少钱”,看了很感动,所以我认为这点美德要保存,好好传给后代青年去认识。 
 
   对年轻的朋友来说,“ 侨批”两字,是一个陌生的词语;而这两个字对老 
 
   一代华侨来说,却是一个深刻着的烙印,因为它曾是海外侨胞向故里乡亲寄送侨汇、传达信息的凭证,纪录了侨胞们昔日的艰辛岁月和爱国情怀。“侨批”“相当于今天的信件和汇款的结合,以“银信合封”为主要特征。征集、研究侨批,把这份见证了华侨移民史、创业史的珍贵历史文物保护好,是许多有识之士的共识。 
 
   与会专家表示,侨批研究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王炜中说: 
 
   “饶宗颐老先生对我们做的工作有非常高的评价。为什么“潮汕侨批”会被推荐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呢,就是因为“潮汕侨批”越看越有味道、越有价值。所以我说饶老高就高在这里,他的确是一位汉学大师,他一眼就看出了侨批的价值。侨批反映的面比较宽,我认为这是经济社会的百科全书。” 
 
   香港潮属社团总会创会主席陈伟南先生出席了研讨会,他高度评价了近年 
 
   来侨批研究的可喜成果,并表示将一如既往,全力支持,促进侨批文化研究再创高峰。 
 
   潮州市政协主席田映生在为研讨会致开幕辞时指出,侨批文化特色鲜明、内涵丰富,是研究中国近代史、华侨史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记载着我国侨胞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中华文明、科学技术、社会进步的重要足迹,也记载着中国人勤奋耐劳、敬老扶幼、热爱家乡的传统美德。加强侨批研究有很强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潮州市政协也将以本次研讨会为契机,进一步发挥海内外联系广泛的优势,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为弘扬潮文化建言献策。 
 
   侨批,记载着一段华侨史,其中渗透着海外华侨艰辛创业的血泪和汗水, 
 
   蕴含着丰富的华侨文化的内涵。看似平常的侨批,除信中传递了海外游子各类信息外,还有很多可供研究和鉴赏的内容,如早期侨批专印封套上的批信局、早期很多用千字文中的字序排列的代码编号、分别用天干地支、民国纪年、公元纪年的不同时期、各个时期不同邮戳、批款结汇专用印章等;从1935年以前的“龙银”,到其后的“国币”、“金圆券”、再到新中国建立初期的“南方券”,以及后期用港币折算人民币结汇等,从货币的使用流通方面都可大概了解到各个时期的政治、经济等情况。 
 
   在本次研讨会上,韩山师范学院潮学研究所教授黄挺认为,从(乾隆年间到道光年间)这个阶段,吧达维亚华人公馆的档案中可以发现水客在经营过程中所用的模式,包括怎么收批、收批后怎么获利等。在侨批局出现之前,侨批经营中水客必须以一定机制来支持诚信问题。水客收批时要有人保证,寄批人也可以索要单据,这些手段到了侨批局也是继承的。 
 
   早在1994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就开始了侨批的征集、整理和收藏工作,侨批文物馆筹建工作启动后,研究中心进一步加大了征集的力度。他们与汕头、潮州、揭阳三市侨联合作,指派专人下乡挨村串户进行收购,广泛征集侨批原件以及与侨批有关的文物。侨批馆动员了侨乡农村一些老年活动中心参加这项工作;老年活动中心也叫“ 老人组”,这里的老年人非常热情,他们本身就是侨属,有的本来就是侨批派送员。这些人都非常热情地提供情况,而且发动整个村子征集侨批。侨批的征集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心支持。不少侨眷和民间侨批收藏者通过有偿转让、无偿捐赠等方式,向文物馆献出了一批珍贵的侨批原件和复印件。 
 
   在侨批征集期间还发生了一起老侨属热心捐赠家藏侨批的感人故事。居住在揭阳的老侨属林家荣原籍潮阳,已七十多岁,父亲在他年仅3岁时就离家前往新加坡创业,再也不曾回乡,期间曾多次寄回侨批和汇款。他在报纸上看到了征集侨批的消息后,主动与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取得联系,表示要将家藏20多封侨批无偿捐赠出来。他说,“ 建立侨批文物馆意义重大,我作为一名侨属,应该做出贡献,让这些侨批在文物馆中得到保存、研究,传之久远。” 今年60多岁的邹金盛是澄海邮电局的退休职工,他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就开始收藏侨批,当时已收藏了侨批原件3万多封,是全国知名的“侨批大王”。得知汕头开始筹建侨批文物馆,邹金盛先后向研究中心捐赠了1000多封侨批原件和3万多封的侨批复印件,为文物馆的侨批征集增添了宝贵的资料。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王炜中说: 
 
   “从2005年底我们就在想怎么才能出一部集成,把十万封侨批原汁原味出版成图书,一套估计是一百多本。我们选择的出版社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这个出版社是专门出版典籍文献的,他们的品位非常高。他们要么不出,一出的就是高品位的,在世界上也是有名望的。文献给他们之后,他们觉得很不错;我们说我们可没钱自己出版,他们说没关系,出版费用由他们负担,由我们负责整理这十万份文献。” 
 
   在“侨批”所储存的丰富历史信息中,还显示了中华民族前赴后继、不畏强暴、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昭示了中华民族的民族气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时期的一封封侨批,就像一个个画面,组合成一部历史“纪录片”,纪录了那段令人刻骨铭心的历史,再现了当年海外侨胞艰苦创业、心系桑梓,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的高尚情怀。 “九一八”事变和“七?七”卢沟桥事变以后,海内外各界抗日团体纷纷成立,并以实际行动支援抗日战争。澄海籍的旅泰青年侨领苏君谦和他的同乡挚友郭子纲、黄奕等3人联手,支援革命圣地的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捐资作为办学的经费。捐款是通过以“口批”、即由寄批人口头说定的方式,通过澄海建阳村在泰国开设的“增顺批局”辗转交给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武汉办事处。 
 
   在抗战期间,遍布世界各地的华侨同胞,节衣缩食,以年捐、月捐、节日特别捐、结婚祝寿喜筵节约捐等形式捐款救国。据各方面统计,海外侨胞每月的捐款,相当于中国国内每月军费的三分之一。这些捐款都是通过侨批或银行寄汇输入中国国内的。当时的侨批局还积极开展抗日宣传,有的在侨批信笺上印有19路军军长蔡廷锴的近照和“救国英雄”4个字。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使海外通过侨批寄回侨乡潮汕的汇路完全中断,长期依靠批款生活的众多侨胞眷属在灾难中苦苦挣扎。为了救上百万侨胞眷属于水火之中,在“有和祥庄批局”任职的陈植芳,不畏艰险,先后辗转于越南的老街、谅山、同登、海防和芒街等地,经过半年左右的探索,终于在1942年初开辟了寄送侨批的秘密通道“东兴汇路”,越南、老挝、柬埔寨和泰国的侨批先后汇集到当时的广西防城县的边陲小镇东兴,由各批局派员长途跋涉,经钦州、韶关、兴宁等地,将侨批(包括批信、批款)如数送到侨胞眷属手中,全途耗时1至3个月,历尽艰辛。直到1946年,由于香港、东南亚的空、海运已经畅通,这条在日寇铁蹄下秘密生存的“东兴汇路”才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在潮汕华侨史写下了令人难忘的一页。 
 
   的确,飘洋过海的潮汕侨批,不仅仅是一张张汇款凭证,更是100多年来潮汕社会历史的重要见证,它在近代的潮汕历史文化发展进程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和意义。
  
 
 

作者: 
NULL
来源: 
国际在线
浏览次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