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中华文化 育狮城学子

    2008年3月25日。新加坡裕廊初级学院。由新加坡共和国教育部、新加坡灯谜协会、新加坡裕廊初级学院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国际学生灯谜观摩赛”在这里举行。开幕式上,这所学院的院长许永正陪着新加坡国家领导人亮相。活动休息时间,记者与汕头市私立广厦学校学生灯谜代表队的导师麦铎雄在美丽的校园内蹓跶观光。许院长迎面走来,满脸写着笑,主动用潮汕话与麦铎雄打招呼:“前两届你们的队伍都取得辉煌成绩,希望你们在这一届再接再厉。”千里他乡闻乡音,倍觉亲切。或许是职业习惯使然,记者主动与他搭讪:“许院长原来是潮汕人。我有些问题想请教请教您。”他答:“好哇。如果我能抽出时间的话,我们谈一谈。”说完匆匆而去。记者想,这可能是他客套和推托之辞,也就没有把采访他的事当真起来。不料,是晚接到该学院一位老师的通知,许院长翌日上午要与汕头的几位客人谈一谈。 
 
     学院院长办公室。一起拜访许永正先生的,有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杨群勇、金平区教育局副局长蔡少文、汕头市私立广厦学校校长郭小燕,大家各取所需提问,许永正先生有问必答。下面记录的是记者与许永正先生对话的那部分内容。 
 
 我的根在潮汕 
 
 记者(以下简称“记”):许院长,您可能是移居海外潮人的后代吧? 
 
 许永正(以下简称“许”):是的。我爸爸年青时过番的。有好些年了,我已50多岁了。 
 
 记:府上祖籍是潮汕哪个县?许:(讲潮汕话)潮安横陇人。记:(讲潮汕话)是彩塘宏安。 
 
 许:是横陇。我自小听我爸说,我们是“横陇许”的人。 
 
 记:对。横陇村主姓许。横陇村后来改为“宏安村”,属潮安县彩塘镇管辖,离汕头市只有20来公里。您没有回过老家吗? 
 
 许:还没有。心是有的,行动还未实现。记:欢迎您回老家,我可以给您当向导。许:谢谢!总有一天我会回去寻根的。记:您的潮汕话基本是原汁原味的。 
 
 许:自小爸妈再三交代我要讲好潮汕话。我和哥哥的潮汕话都讲得好。我两个儿子也都会讲潮汕话。我要求他们非学会不可。他们有良好的语境,在家里,我们都用潮汕话交谈。我哥哥的两个孩子就不懂潮汕话,没人要求他们学,又没有好的语境,当然就不懂了(显出惋惜、无可奈何的神情)。 
 
 记:潮汕话弥足珍贵。它是中古汉语言的活化石,保留8个声调,它又有不少词汇有音无字,因而讲其他语言的成年人要学会它很难。会讲潮汕话的人。可以说是掌握了一门小语种知识。 
 
 许:我没有这种考虑。我只是想,我的根在潮汕,我还要回去寻根,如果我连潮汕话也不会讲,这根要怎么寻?留住语言,就是留住我们的根。 
 
 巧妙借鉴儒家思想 
 
 记:您领导的这所学院是国立的吗?许:是,它是全新加坡18所初级学院之一。记:初级学院是什么教育体制? 
 
 许:新加坡的教育体制与中国不同,它的学制是小学6年,初中4年,高中2年。初级学院就是为大学培养输送人才的学校,初级学院一年级学生,相当中国高中二年级学生。 
 
 记:这所学校有多少学生,其中华侨学生占多少?华语是不是华族学生的选修课?有没有其他民族的学生选修华语? 
 
 许:这所学校有2000多学生,华族学生占75%。华语是华族学生的必修课。当然,也有其他民族的学生选修华语。我们学校是新加坡华文语文特选课程的初级学院。 
 
 记:我是第一次来到新加坡的。但因谜结缘,我有很多新加坡的朋友。他们回到中国,多次找我一聚。闲谈中他们告诉我,裕廊初级学院是一所重视华文教育,教育很有特色的学校。请问,“特色”表现在哪里? 
 
 许:谢谢大家过誉了。我是一个教了27年书的“教书匠”,我没有理论支撑,只凭着20多年的教学经验来推行我们的教学实践。事实证明我们的实践行之有效的。 
 
 记:请您讲讲您在实践过程中的某些细节,好吗? 
 
 许:我认为,学生的课程可以分三类。(从沙发上起身,走到办公桌上抓起一管水笔,走到悬挂在办公室一角的黑板前写写画画起来)一类是学术发展课程,这是国家教育部门要求学生完成的;一类是趣向发展课程,这是学生自愿要求完成的;一类是品格拓展课程,这是学校要求完成的。这三类课程都必须通过,才能把学生培养成为能应对21世纪新挑战,与时并进、自律自强的新一代精英。 
 
 记:您提的“品格拓展课程”,是不是道德思想教育? 
 
 许:对,就是德育。只有从做人出发,塑造健全的人格,才能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才。俗话说,“流水无岸不成河”(继续在黑板上写写画画,画出了一条河流),我们把教育活动比喻为一条河流,河流有两边岸,一边是“育才”,即是“智育”,另一边是“育人”,即是“德育”。我们更重在德育,“德育”的岸堤坚固了,“智育”的岸堤一定崩不了。 
 
 记:听说你们学院的德育课引进了中国的儒家思想。 
 
 许:确切的说法是———我们学院巧妙地借鉴儒家思想并结合现代社会发展的需要,提出了培育学生发展的“2468育人课程”。 
 
 记:请您介绍“2468育人课程”的详细内容。 
 
 许:两大主导价值观:即感恩心和责任心。感恩心发自内心,责任心是感恩心的体现。四种层次培养目标:即儒家思想中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六种能力要素:情感商数、道德商数、知识商数、社会商数、文化商数和冒险商数。八大基本德行:忠、信、仁、爱、礼、义、廉、耻。 
 
 记:这是一整套丰富且严谨的育人框架,层次分明而又相互联系,各有侧重而又不可分割,既有现代信息,更有中华传统思想的精华。这正是许院长您的理论支撑呀! 
 
 许:谢谢!记:“2468育人课程”的切入点在哪里? 
 
 许:教育孩子们懂得感恩。孩子们懂得感恩父母,就有孝道;懂得感恩老师,就会尊师重道;懂得感恩政府,自然会展现其责任心,在国家有难时会表现出匹夫有责的行为,保家卫国。学生若具备感恩心及责任心,自律与自强两大行为价值观自然建立起来,从而在生活中坚守忠、诚、信、爱、礼、义、廉、耻八大德行。 
 
 记:这两天,我通过学校的其他老师了解到,你推行的育人课程辅以丰富有效的活动作支撑? 
 
 许:的确如此。丰富有效的活动是最好的支撑方式。我们学院每年要举行四五十个活动。这些活动包括海外训练营、国民教育课,相关的讲座和研讨会。还有摄影、猜谜、品茶等等,近几年来,我们举办了大型才艺比赛、规模空前的国内、国际学生灯谜观摩赛。通过这些活动,培养学生的趣向,为华文教育开拓新的教学方式。而这些教育方式,生动地向学生灌输正确的价值观。 
 
 记:可不可以这样说:丰富有效的活动促进学生全面发展? 
 
 许:的确如此。我们学院推展的课程理念就是通过学术发展课程、趣向发展课程及品格拓展过程,帮助学生考入大学,并同时培养个人的终生兴趣与特长。有效地开启并发掘学生的潜能,让他们的才华得以淋漓尽致地发挥。 
 
 记:很想知道新的课程理念成功的例子。 
 
 许:先说小的例子。有一天早上,一个学生坐着私家小车来上学,下车后,他努着嘴,将车门狠狠一摔。我立即把他叫过来问:“谁开车送你来?”他说是父亲,因早上一件小事与父亲闹别扭,还赌气着。我问他:“谁生你养你?谁出钱让你读书?父亲那么忙,为什么还要专程开车送你上学?”接着,我给他讲了“羊羔跪乳”、“乌鸦反哺”等古老的中国伦理故事,他听懂了,流着泪表示一定向父亲道歉。大的例子嘛,学生很尊重老师,待人彬彬有礼,不打架,不吸烟,不逃课,迟到率很低。学生们很爱护公物,学院6年前购进一批公用桌子,质量有问题,如果不小心在桌面的一边用力,桌子就翻掉了。按规定,这批桌子使用5年可更新,可至今还在使用,6年来从没有打翻过桌子,为什么?学生们懂道理,爱护公物,举止斯文。学生们学习自觉。我们学院活动多,每次活动的接待后勤工作大多由学生自愿报名担当。就在前天晚上,我们举办一个晚会,几个学生跑去帮忙后勤工作。准备工作停当,客人未来,学生们就掏出课本做起作业。客人踏进门看到这场面,都夸我们学院的学生学习自觉性高。可以说,我们学院是全新加坡唯一不宣传重视学习成绩的学校,但我们的成绩上得很快。前几年,高考升学率达不到80%,2007年已达到94.3%。 
 
 记:从贵校的宣传资料得悉,您还亲自上讲台给学生们宣讲《菜根谭》。您虽然在海外出生,但我从不多的接触中知道您对中华传统文化有很深的了解。 
 
 许:我们都是黄帝子孙。中华民族的文化是优秀的。尤其是儒家思想很值得秉承。我要把中华老祖宗,请到新加坡教育下一代。 
 
 为了孩子,我被称作“高级乞丐” 
 
 记:你们学院每年要搞这么多活动,经费从何而来? 
 
 许:新加坡教育部每年都给我们学院拨教学经费。按原来的教学方案和计划,这笔经费是够用的。但因为我们总是“无事找事做”,每年都要举办几十个活动,经费就缺欠了。怎么办?搞社会赞助。像这届国际灯谜赛,需经费25万坡币,我现在已搞赞助筹到17.8万。 
 
 记:搞社会赞助容易吗? 
 
 许:这得靠脚皮厚、嘴皮厚、脸皮厚。为了学院的活动能开展下去,为了孩子们的未来,我终于练会了这“三厚”,被人称为“高级乞丐”。 
 
 记:很想听听您的“乞丐”生涯的经历。 
 
 许:有一次,我到一座很有钱的大寺庙去。我向长老介绍了身份投明了来意。长老问:“你凭什么来向我们要钱?”我告诉长老,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寺庙的钱是众施主捐的,出家人也应将这些钱施舍众生办好事,施舍的最高境界是“法施”,我请贵寺捐钱的用途是办教育,是“法施”,长老何乐而不为呢?长老颌首称善。我如愿以偿。在“行乞”中,我与居士林的主持交上朋友。他是位乐善好施的人。他不但多次资助我们学院办活动,他还出资让我到中国贫困地区建学校或帮助贫困地区的学校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我听从他的嘱托,这几年几度到云南去,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做了一点应该做的工作。云南有一所学校的校长与我交谈时,我问他:“假如您现在手头有一笔钱,想用在什么事情上?”校长脱口而答:“我要给学生们换课桌。”我立即请他带我到他学校去。有几百名学生的一所学校,竟没有一张像样子的课桌。有的学生竟然要把课桌放在膝盖上才能写着字。我们很快就满足了这位校长的要求。在云南诸如此类的情况很多,我们会尽能力多做好事的。(座中有人提出,潮汕地区经济发展并不十分均衡,也有贫困片区和贫困学校)哦!那么,请你们给我详细材料,我们会尽能力帮助他们。潮汕是我的祖居地,我经常想回去看一看呢。记:但愿早一天在家乡再见。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08.4.13)
浏览次数: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