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战斗

    
  
     
  
     1949年10月22日潮州城解放,潮安县实行军事管制,成立潮安县军事管制委员会。10月24日,军管会有关同志奉命接管龙溪区(今庵埠镇)。中心任务是接管国民党龙溪区署及警察所、邮电、文教、交通等单位。紧接着进行建政工作,组织农会、妇女会和武装民兵队伍,开展群众运动,实行退租退押,最突出的是清匪反霸、防奸肃敌,集中主要力量,开展政治攻势,打击敌特残余势力,分化瓦解敌人。
    当时龙溪区区长是林齐安同志,副区长是林坤同志(他兼抓武装工作)。陈鸿鹄同志是区署主要骨干,分管社会治安等工作。
    解放初期(包括解放前夕),龙溪区社会治安情况严峻,反动残余势力不甘失败、不愿被消灭,屡屡作案,企图颠覆新生的人民民主政权。当时,桑浦山一带时有土匪出没、活动猖獗;当地封建家族、乡绅、族长,国民党各乡乡公所武装队伍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加上国民党反动军队残余武装,形成一股反动的残余势力。
    为了安定民心、维护社会秩序、瓦解并消灭反动残余势力,龙溪区署于成立之初便发出布告,号召拥有枪支、弹药的反动武装队伍和个人私藏枪支的人,应于限定时间内将所有枪支、弹药向区署缴械。
    当年为害庵埠一带的反动残余势力,为首的是国民党洪之政属下潮安反共自卫团团长薛贵权(龙溪区薛陇乡人),另一个是郭陇乡的土霸,又是桑浦山的土匪、贼头郭怀宋(原是薛贵权的部下)。
    由于反动残余势力的存在,县军管会及龙溪区署开展工作受到一定程度的阻碍,影响所及,群众无所适从。在布告发出之后一星期,当年区长林齐安同志听取各条战线的情况汇报后,当机立断,即刻召开行政会议,会议决定派陈鸿鹄同志负责这一既光荣、又艰巨的任务。
    陈鸿鹄同志是当地马陇乡人。解放前是闽、粤、赣边第四支队和下铁区委会的地下工作者,对龙溪区周边环境的特敌情况较为熟悉,有“庵埠通”的美称。他接受任务之后,睿智地通过内线与同乡人陈鸿泉联系。陈鸿鹄和陈鸿泉原是总角之交,是幼年就相识的好朋友,他两人家庭住址相距不够百步,同在一片蕉园之旁,只有一墙之隔,从各自的窗口可望见彼此的活动情况。可是鸿鹄解放前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者,而鸿泉却是原国民党普宁县警察局的武装队长,并曾是薛贵权部下的分队长,人们称他为“邹山(俗称焦山)老虎”,曾多次鱼肉乡民,残害百姓。
    红、黑不能同道,但他俩似有默契:“井水不犯河水”,红黑各行其道。在区署决定这一任务后,区长林齐安先派吴士衡同志叫陈鸿泉(吴士衡同志与陈鸿泉有较近姻亲关系)通知薛贵权缴械投诚。一星期后,薛贵权答复:“要我缴械投诚,除非陈鸿鹄亲自来谈这件事我才相信。”(并要求带去相应的文件或证明)我方在接到这一信息后请示潮安军管会负责同志,得到李习楷主任的同意后,决定改由陈鸿鹄同志与陈鸿泉取得联系,做好准备工作。
    隔天,陈鸿鹄同志和林坤同志一起到庵埠牛屠找陈鸿泉,叫他与薛贵权直接会晤,看他态度如何。三天后,鸿鹄同志再次到牛屠找鸿泉,询问薛如何答复。鸿泉说:薛贵权答复同意缴械投诚,但要问清楚缴枪的具体方法。
    在县军管会的指示下,陈鸿鹄同志即明确给予答复:①缴枪前应将所有枪支编号造册,②子弹按不同型号、数量编号造册,③枪支应卸去枪栓,然后每10支捆成一把,按量点交。两天后,薛再捎来信息,询问缴枪地点和时间。区署即答复他:①缴枪地点在郭陇乡祠堂前的沟口(即瓦窑前,——像一个大湖),只准一只船,一个船夫,勿盖船篷,只坐你(薛贵权)一人前来缴械;我方交接人员也是一人(陈鸿鹄),另外配备随行人员二名,即公安队员刘旭传和刘三奇。三人准备如期赴约。②时间定在一九四九年十一月某天。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的某一天,上午九时许,陈鸿鹄同志即率领二名公安队员,在马陇(乡)宫前上船前往约定地点接收。十时左右(船程约20分钟)便到达约定地点。从薛陇前来缴械投诚的薛贵权也于十时左右坐船而来,远远望去就看到他带械站在船上的身影。双方在船上互打招呼,发出口信,两船缓慢靠近,准备实行交接。等到两船的船舷互相靠拢时,两位公安队员即跨过该船,按册点交所有枪支(长枪75支)和弹药,在验收无误之后两船各自划了一个“弯头”,只见薛贵权还呆呆地站在船上,似乎认为这样的缴枪手续太简单化了,似乎在问:“就这样可以回家了吗?”陈鸿鹄同志从他眼神上洞悉他内心在想什么?要问什么?于是大声地、威严地向他说:“你可以回家去了,回家后可与家人团聚,也可与乡里叔侄及亲戚来往、联系、坐谈,过去作恶的地方则不能去!今后要老老实实做人,勿走出龙溪(庵埠)区,区署保证你人身安全。”他听了这一席话好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扭转头叫船夫摇桨开船,匆忙地从水路上回家去。这真是一次无声的战斗。
    就这样,陈鸿鹄同志代表区署接受匪首缴械投诚,不费一枪一弹,圆满成功。
    后来,薛贵权违约,潜逃到汕头市,在特务组织窝点,被汕头市公安机关逮捕后解交潮安处理。1950年“镇反”时,被押回庵埠区,经公审后处决,为害人民的特务分子,终于被人民民主专政的威力所镇压。
  
 

作者: 
刘祥育
来源: 
潮州日报(2008.3.5)
浏览次数: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