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牌坊街史话

    据黄梅岑先生《潮州牌坊纪略》载:“牌坊,传说可上溯唐宋,初以木建,形似‘乌凹肚门’。古时统治者提倡伦理道德,把城乡间于节义、功德、科第突出成就者,将其‘嘉德懿行’,书贴坊上旌表,称为‘表闾’,故牌坊也具纪念作用。到明时改用石砌,加叠层楼,饰以花纹,二柱一门或四柱三门,唯嘉靖时建多柱多门长牌坊”。
    潮州城历史上是粤东的政治中心,州、路、府治所在,达官明吏多集于此。入宋以后,人材辈出,人文荟萃,因此明清二代,在潮州城建立众多牌坊。
    据有关史籍记载,历史上潮城曾有牌坊91座,其中太平路39座,其他街巷44座,余在金山、韩山、湘子桥。此外,于乡镇间尚有57座,因此人们喻为“牌坊城”;而集中于太平路(大街)的牌坊,多为横跨路面的四柱三门,规模较大,鳞次栉比,风格独特,气势非凡,故被誉为“牌坊街”。
    潮城的牌坊,除“宫保尚书坊”和“六贤坊”为木结构,“世旌节孝坊”和倒塌后重建的“秋台坊”为砖砌外,余均为石结构。这些牌坊,“二柱一门或四柱三门,以石雕凿成歇山顶、柱、梁及各小件,架上三叠牌楼,匾额两旁,有的加配石刻镂雕之‘双龙戏珠’或‘龙凤卷草’之类装饰,柱边加设石狮或石鼓插柱础,潮人俗称为亭”。
    由于历史上自然与人为因素,至1949年10月潮城解放时共存牌坊39座,其中太平路19座,义安路3座,其他街巷13座,金山、韩山4座(引自存档《潮州古牌坊一九五○年实录》,现博物馆保存的牌坊照片中,太平路为17座,缺“头亭”的“两浙都运坊”和已倒塌的“百岁乡宾坊”;义安路2座,缺“恩深粤海坊”,印证上述数字是准确的)。
    潮城尚存的牌坊因年久失修,出现松动和伤损,加之内容又属“为封建士大夫歌功颂德”,因此一次偶发的突然事故,导致整个牌坊群的毁灭。据介绍,1950年12月17日下午,位于下水门街口(俗称下市头)的“百岁乡宾坊”突然倒塌,压死了路过的邮政工人许焕坤,于是19日潮安县城关镇首届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召集各界人士讨论,通过拆除全城牌坊,并成立“拆卸废亭委员会”,报经潮安县人民政府批准实施。至1951年4月,全城除“岳伯”、“省郎”、“忠节”3坊外,共拆了牌坊36座,而“岳伯”、“省郎”2坊也难逃“文革”的厄运,只存下位于北马路二柱一门的“忠节坊”。
    关于拆坊原因,据城关镇人民政府上报县政府的城民字第520号文,理由有三:一是“有阻碍交通”;二是“年久失修,废坠堪虞;三是“在防空时期,更有拆除必要”。实际上除上述原因外,尚有影响商家经营和“封建内容”等内在因素,因此尽管有开明人士刘逸少提出保存少数有价值的牌坊或搬迁,但都没有被采纳。而且尽管决议要求对有文物价值的构件集中保护,但时至今日,幸存者寥寥无几。
    1986年12月潮州列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后,随着专门机构名城办的建立和人们对历史文化认识的提高,修复牌坊街开始提上议事日程,但由于主客观条件尚不具备,因此未能实施。进入21世纪以后,在“旅游旺市”的策动下,古城墙、东门楼、广济桥等一批重点项目相继动工,修复牌坊街已成为名城建设的重要项目再次浮出水面。在市委、市政府的重视下和海内外乡亲的热心支持下,从2004年开始进行规划设计,同年9月正式奠基;历2年的施工,至2007年底基本完成牌坊的安装、验收、并继续进行两侧骑楼的修复和铺设石板路面。
    此次修复的古牌坊共22座,其中太平路20座(不包括近期准备增加的位于南端入口的“三阳门”和“十相留声坊”),东门街2座。在修复工程中,采取“原址、原貌”和“原形制、原结构、原材料、原工艺”的原则,但由于22座中只有15座存照片,而且历半个世纪环境的变动和考虑布局的合理,因此“原址、原貌”只能是原则上的多数。
    据此次牌坊的主要设计者邱创平工程师介绍:修复的22座牌坊中,明代从1517年至1637年建的18座,清代从1736年至1785年建的4座,前后历268年。牌坊的内容有状元坊、榜眼坊、尚书坊、柱史坊、大总制坊、四进士坊、七俊坊以及八十八岁中进士的木天人瑞坊、父子兄弟俱中进士的科甲济美坊、金榜联芳坊等。牌坊的结构有12柱、8柱、4柱,可抗8级地震,达到“大震不坏,小震不倒”。同时在广泛征集原牌坊构件的基础上,共利用原构件42块,其中主要有“七俊”、“赐锦重光”、“木天人瑞”3个坊的匾额以及圣旨牌、青石通雕,浮雕等构件。
    潮城牌坊的修复,实现了半个世纪潮州市民的梦想,体现了大治之年的新气象;同时恢复了名城潮州的一处重要传统街区,打造全国独一无二的文化景观。这对于保护和建设历史文化名城,发展旅游事业将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作者: 
东 人
来源: 
潮州日报(2008.3.5 )
浏览次数: 
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