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山客名稱之由來

    廣東的豐順縣、揭西縣、陸河縣、揭陽縣、惠來縣、海豐縣、陸豐縣、汕尾市、普寧縣、潮安縣等地的客家人,被稱爲“半山客”。福建的詔安縣、南靖縣等地的客家人,被稱爲“學老客(福老客)”。“半山客”是潮汕地區對潮汕客家人的稱呼,“學老客”是漳州地區對漳州客家人的稱呼。而實際上“學老客”其意義性質和“半山客”是相同的,只是閩粵地區的學老民系(粵為潮汕民系,閩為學老)和畬族對客家人的稱呼。
 
     “半山客”有兩種現象,這種所謂“半山客”的形成與上述各縣客家人的生存環境有緊密的聯繫。 
 
     一是他們生長、生活在閩南一隅的南部山區及粵東一隅的北部山區,如饒平縣的客家人西北部與純客縣大埔接壤,保留了大量的客家話。東北與閩學老方言客家方言兼有地區的福建省平和縣、詔安縣相接,受之影響。南部又與潮汕平原爲鄰,其個別語言又受到潮化(福老化)。 
 
     一是潮州“畬族” 自稱為“山哈”,潮州“畬族”對饒平客家人則對稱“半山哈”,“半山哈”現在也稱“半山客”,“半山哈”也好,“半山客”也好,但仍然屬客家民系的一支派。饒平客家也被俗稱爲“半山客”。
 
     目前“半山客”的定義,大都以潮汕人或漳州人的學老民系來定義,很少人注意到“畬族”對“半山客”的定義,如果用“畬族”對“半山客”的定義,則“半山客”的範圍將不僅是上面介紹的幾個和學老民系相臨的縣而已,“半山客”的範圍更遍及漳、潮、汀各州和畬族有關的的客家人,以下介紹潮汕的“半山客”以明其歷史淵源。
 
     潮汕地區約有10000餘平方公里,約爲中國的1/1000,廣東省的1/18,但它是一個具有濃郁鄉土氣息的社會文化區域。潮汕山川秀美,民風獨特,以潮汕平原爲中心的“潮汕民系”(福老民系)和以珠江三角洲爲中心的“廣府民系”,以及興梅山區爲中心的“客家民系”共同組成廣東的三大民系。三大民系文化又構成廣義的嶺南文化(狹義的嶺南文化指廣府文化)。
 
     潮汕地區北、東、西三面環山,潮汕的山區大致可分爲五部分。即鳳凰山區、大北山區(蓮花山脈)、南陽山——大南山區、釋迦崬山區和閩粵邊境山區。此外還有小北山、和桑浦山兩片丘陵。潮汕平原中開,地勢自北、西北向東南傾斜。地貌類型包括山地、丘陵、臺地、平原等、廣義的山地(包括山地和丘陵)約占土地總面積的一半。揭西、普寧、潮安、饒平、南澳等縣山區面積較大,在廣東50個山區縣之列。平原的面積約占土地面積的4O%。由於平原的比例較高,所以人們通常把潮汕也稱爲潮汕平原。此外平原與山地的過渡帶多爲低丘和台地(崗地),屬半山區。台地的特點是頂部齊平.波狀起伏,海拔十至幾十米不等。榕江平原北部和惠來沿海有連片的台地分佈。 
 
     潮汕的山地丘陵是兩廣丘陵的一部分,山區面積約占土地面積的一半。其中海拔500米以上的占總面積約ZO%,主要是海拔500-8OO米的低山。有24座山峰海拔超過1000米,主要分佈在潮汕北部與大埔、豐順、五華等縣接壤的邊境附近。由於平原的海拔很低,與山地的相對高差較大,山地顯得高峻。丘陵分佈於山地的邊緣,也突起于平原之上,因而人們習慣把丘陵也稱爲“山”。以海拔250-500米的高丘爲主,小於250米的低丘分佈較分散。由於受地質構造的影響,潮汕的山文多呈北東和北西走向,並影響河流的流向。
 
     從人文的角度看,平原周圍的山區曾經是畬族的家園,後來他們大部分漢化或外遷,只有鳳凰山區才保留其居住地。“半山”則是一個地理概念,在豐順縣的南部、揭東縣的西北部、揭西縣大部分及陸河縣等,相連百多公里的狹長地帶——山區、半山區。居住著的人群,從語言上講是客家話,但或多或少又摻入潮州話;從風俗習慣看,既源於客家卻又具有潮州人某些特點,旬於客潮兩大系的客屬分支,稱“半山客”。
 
     曾經是潮州原住民的“畬族”,在唐朝陳元光在潮州泉州中間開了漳州以後,他們大部分漢化或外遷,在潮州只有鳳凰山區才保留其居住地。潮州“畬族”自稱為“山哈”,潮州“畬族”對饒平客家人則對稱“半山哈”,“半山哈”現在也稱“半山客”。所以潮汕客家人,即廣東的豐順縣、揭西縣、陸河縣、揭陽縣、惠來縣、海豐縣、陸豐縣、汕尾市、普寧縣、潮安縣等地的客家人,被稱爲“半山哈”或“半山客”。
 
 1、潮汕的“半山客會館” 
 
     客家人多數居住在山區,有“逢山必有客”的說話。由於居住環境差,只有團結互助才能克服困難,群體意識較強,在故客屬華僑較早成立會館,在新馬最早成立方言會館是1801年建立的檳城嘉應會館。後來各地陸續成立客屬會館。 1976年初泰國合艾半山客同鄉會成立。1980年將合艾半山客會館更名爲泰國半山客會館。筆者2002年赴泰國挑選外勞,主事者和筆者閒聊,發現都是“半山客”,一時他鄉遇故知,高興之餘備受禮遇,同行友人嘖嘖稱奇。
 
 2、汕尾海陸豐的“半山客”客家擂茶
 
     汕尾人與其他地區的潮汕人,是有很大不同的!在海陸豐,沿海一帶的潮汕文化與內陸一帶的客家文化,既獨立發展,又互相倚重,既共生共榮,又各有天地!或許是因爲歷史上長期歸屬客家人占大多數的惠州府管轄的緣故,(只有5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才歸汕頭管轄)而且又身處在客家人的包圍圈之中,(汕尾一面臨海,其他在惠州,河源,梅州,揭陽中間,惠、河、梅都是客家地區,另與之接壤的揭陽部分,也大都是半客家地區,如揭西,普寧,只有惠來這麽一個小缺口與潮汕其他地區相連,而本地北部山區,也有陸河等大量的客家人聚集地!)因此,儘管海陸豐有時被併入了潮汕地區,但由於地緣的關係,不少禮儀習俗與潮汕其他地區是大不相同,所以人們又俗稱海陸豐人爲“半山客”。這一切,造成了汕尾人對潮汕並不是怎麽的認同,與潮汕其他地區的關係,也一直是若既若離! 
 
     一段時期以來,汕尾人對於自己是否屬於潮汕地區,也是很迷惑的。因爲如從語言上,風俗和歷史上來講,他們大都可歸作潮汕人。但卻又因長時期遠離潮汕的大本營,所以語言,風俗上又有著很大的不同!所以,對潮汕又缺乏認同感,並不怎麽認同自己是屬“潮汕地區”的一分子。另外,再加上其他各地的潮汕人,對是否把汕尾包括進大潮汕地區,也存在著很大的爭議!可以這麽說,歷來,汕尾與其他潮汕地區的聯繫,並沒有其他各潮汕地區間聯繫那麽密切的,相反它與惠州的聯繫卻反而更要強些! 
 
     汕尾的方言是很雜的,基本上海豐縣、陸豐縣的城區等,大部分地區通行的是變了形的“潮汕話”,也稱“福老話”。而陸河縣,海豐縣與陸豐縣的北部少部分地區,則有不小的部分講的是變了形的“客家話”。還有少量講白話的集中於汕尾港和馬宮港,使用人口多數爲深水漁民。其他還有“占米話”,“畬語”等!其中,“占米話”是一種含有官話成份但深受客家話、閩南福老話影響的混合型方言,有陸豐市西南鎮青塘村、大安鎮坎石潭和海豐縣平東鎮龍吟塘3個方言島,使用人口約9000人。汕尾絕大部分人是屬漢族的,占總人口的99。9%以上。不過,卻也有一個世居此地,而人口極少的少數民族——畬族,他們聚居在海豐縣鵝埠鎮上北管理區紅羅村,“畬語”是聚居住在海豐縣鵝埠鎮紅羅村的畬族居民所操的本民族語言,使用人口約180人。 
 
     汕尾人的語言,無論是潮汕話,還是客家話,彼此都早已深深地受到了對方的影響,而形式發生了大變!例如:相對於潮汕其他的地方,汕尾人講的“潮汕話”因受客家人的影響,相對於其他地區的潮汕人講的“潮汕話”,是偏軟的;而汕尾人講的“客家話”,則因受“潮汕話”的影響,相對於興梅縣的客家話,是偏“硬”的!這裏講的軟硬,是指語氣方面的! 
 
     事實上,汕尾人是都具有一種既有異於潮汕,又與客家不一樣性格的獨特人群!他們的性格,是兼具了潮汕與客家兩種性格的優缺點,並在此基礎上溶合而成的。這種性格既具有潮汕人團結,講義氣,強悍的性格,又具有客家人那種達觀向上,自強不息,勇敢堅韌的品格!他們是這兩種不同民系深深溶合在一起後而形成的。這中間,早已很難分清,哪些是屬潮汕人的性格,哪種是屬客家人的性格了!他們的爲人,處世,對事對人的態度方式,風俗習慣,風土人情等方面,無不深深地體現著獨特於汕尾以外的人的地方,全都帶上了深深的“汕尾”烙印! 
 
     只要是汕尾人,無論他講的是潮汕話,還是客家話,在這方面,都是高度一致的!他們中間,存在著許多共同的東西,就是飲食等風俗習慣,也是日益趨於一致的!在這裏,我想舉一個證據,那就是客家擂茶的風行! 
 
 3、海陸豐的“半山客”嫁娶   
 
     海陸豐介於潮汕及客家地區之間,俗稱“半山客”。由於地緣的關係,不少禮儀習俗與潮汕不大不同。最奇特的是,海陸豐人的婚事辦得像喪事一般。
 
     海陸生女兒出嫁,同寅姐妹都來作伴,唱了三夜哭嫁歌。臨嫁前夕,母親嫂子等女眷也加入哭嫁的行列。上花轎(上車)時,一家人哭哭啼啼,號啕如送喪。而新娘的打扮,卻是一身白衣白裙。手持雨傘,儼若孝婦樣子。
 
     海陸豐人嫁女,要一班兄弟姐妹伴嫁,“摜油舅”、“布袋舅”、“伴姨”之類一大群。“摜油舅”要嫡親弟 弟,沒有親弟,退而求堂弟。中午宴席,“摜油舅”要坐上位。晚上靜悄悄,不鬧洞房。從民衆心理來看,海陸豐人認爲,嫁個走仔死個女,只求她一心相夫教子,不走回頭路。
 
     海陸豐人辦喪事像辦喜慶般的歌唱,吹吹打打放鞭炮。只不過,新娘進門所放的鞭是成串的;送葬上山,一路上所放的鞭炮是拆開的,一粒粒地放。還有唱曲做戲,大家看得美滋滋。全村的人也毫不避忌,男女老少,都來大吃大喝幾天。有人當年是將它當成惡俗來批判的,所以在詩中寫道:“無道理,死了一個人,吃飽通鄉里。” 風俗是一定的歷史文化積澱。海陸豐人把喪事當喜事辦,是基於死後靈魂升天,免去塵世劫難的心態。奔喪熱熱鬧鬧,可減少喪家失去親人的悲痛。從這一點來看,婚喪錯位的現象便可理解了。但這是漢人的觀點,筆者認為海陸豐人辦喪事喜事完全是古代越人的習俗。
 
     而事實上饒平客家人則有更多的古越人語言與文化留存,古越人後來在閩為“畬”,在粵為“俚”,兩者在潮惠融合成“徭僮”。而自許久以來,客家人的先民是誰?其中主要的是有中原說和古越人說二種,並長期形成學者的各說各話現象。雖然現代醫學血液檢查證明閩、客都是古越人血統,但因為從來都沒有古代相關文獻證據的出現,可以證明客家人和“徭僮”之間的關係,2005年筆者解讀古饒平縣城(今三饒鎮)大量古石碑其中的一塊,它是明弘治十六年(西元1503年)十一月初四日潮州府在饒平縣城所立的《本府告示》碑刻,石碑內文相當精采,提供許多客家人意料不到的人文及文史資料,其中最明確的是提及饒平客家人祖先是「性類徭僮」,意思也就是經過漢化的“徭僮”。這塊石碑的發現,完完全全的粉碎了客家人是中原說的說法,它將客家人的先民是“徭僮”赤裸裸的完全現形。2005年以後,客家史顯然將重寫,客家人面對這個事實也勢必重新詮釋歷史與適應未來,我們將密切觀察中國民族學者和客家各界學者的反應。

作者: 
山哈
来源: 
潮汕民俗网
浏览次数: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