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文化之:潮汕话的保护

    听众朋友,语言是交流的工具,信息的载体。在我们人类社会中使用的语言种类繁多。在这些语言中,我们的家乡话——潮汕话可以说是其中传播得最广、最远的一种语言。它随着我们潮籍华侨的足迹传播到世界各地,特别是在东南亚,潮汕话还在当地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 “有海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有潮人的地方无疑就有潮汕话的存在和通行。对潮汕人来说,潮汕话是维系乡情乡谊的纽带,具有巨大凝聚力,许多出门在外的潮汕游子,如果两人相遇,只要一句“自己人”,就算不认识,彼此之间的距离也能马上拉近。潮汕话不仅是一种交流的语言,更是潮汕族群鲜明的标记。 
 
   但是,近几年来随着全国推广普通话活动的进一步深入开展,潮汕话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目前,潮汕地区的学校基本只采用普通话教学,而潮州话却被拒之于课堂之外,正在慢慢地被弱化。许多学生拿起课本都能用流利的普通话朗读,而用潮汕话却读得磕磕绊绊甚至有些字都不知道用潮汕话应该怎么念。 
 
   针对这种现象,日前,广东省民俗文化研究会的会员黄剑丰先生在报刊和网络上发表了《潮汕话的保护迫在眉睫》一文,对潮汕话被弱化的处境深感忧虑,该文发表之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特别是在网络上,引起一轮又一轮的讨论。 
 
   黄剑丰先生是普宁人,自小热爱家乡潮汕,其创作的作品大多以潮汕地区为创作背景,一直以来采写过大量与潮汕民俗文化相关的的稿件,对与潮汕文化有关的话题犹为关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邀请黄剑丰先生与我们一起探讨潮汕话的一些相关问题。 
 
   记:黄先生您好,您觉得目前潮汕话正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黄:目前应该说潮州话正处于一个被弱化的位置。因为近几年在潮汕地区推广普通话的工作是比较成功的,基本上任何一个学生无论是小学或者是中学都能流利地(用普通话)朗读课文。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母语肯定是普通话,但是对于我们潮汕人来说潮汕话是我们母语中的母语。像我们潮汕人从出世到长大这个过程中,都要接触到潮汕话,与普通话相比起来,我们自然而然会对潮汕话产生一种亲切感。但是因为沟通的需要,(现在)在中小学的教学中都采用普通话,所以在学生群体中讲普通话已经成为主流,普通话推行得非常普遍,(也)从而造成潮汕话处于一个弱势的位置。而且现在有一些家长为了培养孩子的普通话水平,平时在家里说的就是普通话,(这种现象)在城镇中很多,这样的家庭里,(其)父母本身普通话水平就不错,所以他们有些人就会有意识地培养孩子说普通话。所以我个人认为潮汕话现在是需要被保护的。 
 
   最近《揭阳日报》刊登了一篇名叫《潮汕话毋须保护》的文章。文章甫一登出就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文章作者提出潮汕话的消亡是大势所趋,是社会文明发展的选择,应该让它自生自灭,没必要专门去保护。这与黄剑丰和其他主张保护潮汕话学界友人观点恰恰相反,对于这种观点黄剑丰说出了他的看法。 
 
   黄:他认为潮汕话一定会被普通话取代,所以没必要去保护它,让它自生自灭,这种观点实际是非常消极的。他没有意识到潮汕话对潮汕族群的重要性。当然,潮汕话如果不加以保护,如果没有意识到这种危险性,年轻一代对家乡话的认识越来越淡,可能有一天真会出现没人说潮汕话的情况。一个字拿出来,没人知道怎么读,所以会造成没人想说潮汕话的情况出现。按照他这种观点来说,潮汕话被取代是有可能的。但是作为潮汕人如果意识到这种危害性的话,加强自身的学习和对下一代的教导,我认为对潮汕话还是能起到一种保护作用。 
 
   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潮汕地区与国内其他地区的交流、接触越来越频繁,推广普通话是大势所趋,普通话对消除语言隔阂,加强潮汕地区对外的交流起到非常大的作用。黄先生告诉我们,他一直是一位推广普通话的倡导者,只是现在又多了一重潮汕话保护者的身份而已。 
 
   记:您是什么时候意识到潮汕话需要保护? 
 
   黄:其实我产生潮汕话需要受到保护的念头时间也不久,大概是在一年前开始有这种想法。实际上我原来是一个普通话的推行者,很热衷于讲普通话。因为我在外面生活有十年左右了,在这期间接触的同学、朋友基本是外地人,所以我就非常提倡用普通话来交流。但是我从原来的普通话提倡者到现在的潮汕话保护者中间是有一个历程的。 
 
   后来我来到广州,因为工作需要,去年年底的时候,我负责组织一个潮汕乡亲的聚会活动,聚会过程中需要做一台晚会表演节目,这台晚会的节目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体现我们潮汕风土人情,要有潮汕特色。所以,晚会对主持人也要求用潮汕话来主持。当时有朋友就介绍了广州大学城的几个学生干部,他们在学校也经常做主持,各方面的素质都很高。但是,当他们过来串词的时候,我发现了他们身上都有同样的缺点,就是潮汕话说不好。我把节目的串词给他们后,每个人都是照着字念,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甚至有些字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发音。在排练的时候,他们经常把稿子里的一些字用普通话(发音)来顶替,就造成串词里面不单有潮州话,里面还参杂着普通话。所以我就觉得很奇怪,这些人也就比我小四、五岁,为什么就这四五年的时间里,他们的潮汕话就说得那么不地道呢。其实日常交流他们是一点问题也没有,但为什么一拿起稿子,一看到书面语他们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所以,我就问他们,为什么有一些最基本的字都不会读了,他们说,学校里老师没教过。因为他们从小学到大学毕业都是接受普通话教学,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比较严重的。假如学校里没有采用潮州话教学,学生读课文都是用普通话,慢慢地讲潮汕话的能力就被弱化了。所以(从)这一代人开始,慢慢地就会形成一个潮汕话的断层。潮汕话作为潮汕人的母语,作为来自潮汕地区的地道的潮汕人连家乡话都说不好,这说明我们的潮汕话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所以,基于这样的状况我才提出潮汕话需要保护。
 
   潮汕话,在《辞源》中的解释为:地方语言。唐代王维王右丞集六早入荣阳界中说:“因人见风俗,入地闻方言。”《辞海》对方言的解释是一种语言的地方变体。在语言、词汇、语法上各有其特点,是语言分化的结果。潮汕人的方言,也是现今全国最古远、最特殊的方言之一,有语言“活化石”之称。但是,现在这块“活化石”正在慢慢的销蚀,推广普通话是否必定会出现方言消亡的副作用?黄剑丰先生有自己的看法。 
 
   记:您是一位普通话的推广者,也提倡保护潮汕话,那您觉得保护潮汕话和推广普通话之间能找到一个平衡点吗? 
 
   黄:肯定是可以的,而且是非常简单的。现在已经是全国推广普通话,而且法律也通过普通话是我们中国的母语。所以普通话对于统一、规范全国的语言是有好处的,学会讲普通话也能让我们潮汕地区的经济与外边的经济接轨,促进我们的经济增长。但是推广普通话是不能以方言消失来做代价,推广普通话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方言地区的人都能讲普通话,就是要求两种语言都能讲。所以,推广普通话和保护方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是很简单,就是在学校的教学之中来开设一门潮汕话的学科。学校的教学还是以普通话为主,但是有必要再开一门学科就是叫学生这个字用普通话是这么读,潮汕话又是怎么读。这样学生就既会说普通话又会说潮汕话。保护潮汕话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是目前这件简单的事有关部门还没有开始(做),这一点是有点遗憾。所以希望有关部门能意识到潮汕话现在正处在一个被弱化的位置,然后能够采取措施对我们的家乡的语言进行保护。 
 
   在黄先生看来,保护潮汕话不只是政府的责任,还应该从每个潮汕人自身做起,每个人都要有保护潮汕话的意识。他给我们举了一个海外华侨保护潮汕话的例子。 
 
   黄:前阵子我接触了一个新加坡华侨,他家是几代人在新加坡居住的,然后他本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但是他的潮汕话说的非常准。当时我去机场接他的时候,他一开口就跟我说潮州话,而且说得非常准。如果不知道他的背景的话,你根本就想不到他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他们所处的语言环境是比我们在国内要严峻得多,受到不同文化的冲击,所以他们能够更加执着的保护自己的母语。 
 
   潮汕话是潮汕文化的载体,如果潮汕话真的消失了,对于潮汕文化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黄剑丰先生语重心长地说: 
 
   如果潮汕话消失了那就很严重了。严重到什么程度呢,我举个例吧。像潮剧,潮剧是我们潮汕各种文化的集合,是潮汕文化的一种集中表现,所以潮剧里的人物表现的也是我们潮汕人那种爱恨情仇的艺术反映。潮汕人的爱与恨都是通过舞台表达出来的,现在(潮剧)这种综合艺术在表演过程中,如果没有唱、没有念白,你可以设想这样一台戏是什么样子吗?表演的人都成了哑巴!这台戏根本不能顺利演下去。那么潮汕文化实际就像这台戏一样,当潮汕话这个环节失去了,那唯一的结果就是散场。其实这种局面也是可以想象得到的,你想想如果没有潮汕话,潮汕地区全都讲普通话,那还能叫做“潮汕人”吗? 
 
   好,多谢黄先生今天跟我们分享了这么多关于潮汕话的观点。听众朋友,由于时间关系,关于潮汕话保护的话题我们就聊到这里。在节目的最后,我想引用黄先生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每个人都需要有一条文化的根,站在我们潮汕人的角度,这条文化的根就是植根于家乡的潮汕文化。潮汕方言如果消亡,以潮汕方言为载体的潮汕文化也必然消失,潮汕族群也必然解体——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提倡普及普通话的同时不能弱化甚至要保护潮汕话的重要原因。”
 

作者: 
NULL
来源: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 2007.5.22)2007.5.22)
浏览次数: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