畲族发源于潮州凤凰山

    《畲族简史》是《中国少数民族简史丛书》中的一种,1958年由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中央民族学院、北京大学、厦门大学、中央音乐学院、福建省文化局等单位参加调查组,历经三年时间,终于完成该书的编写工作。1979年10月,该书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由于福建宁德地区(辖罗源、福安、连江、寿宁、周宁、福鼎、霞浦、屏南、柘荣、古田等十一县)在1979年人口普查时有畲胞十九万七千余人,是全国畲族人口最多的地区,浙江当时也有十三万九千人,主要分布在温州、丽水、金华三地区的十多个县内,其中有景宁畲族自治县是全国仅有的畲族县。江西当时有四千六百多人,主要分布在上饶的贵溪和铅山县,赣州的兴国县。当时广东的畲胞人数列全国第四,只有二千五百多人,除凤南山区和凤凰山一带的畲族聚居村之外,在海丰、大埔、增城、惠阳、博罗五县也有畲胞。安徽屯溪(徽州)的宁国县也有一千多名畲胞。潮州修志馆的蔡绍彬先生曾访问过以上这些地方的畲胞,他们都说其祖先来自潮州凤凰山,其妇女先前还打着类似凤凰髻(凤凰山主峰)的发型以示纪念。民国年间修的浙江景宁敕木山蓝氏家族《世谱·原祖广东盘瓠祠序》中有“子孙之散,处南京、福建、浙江等地者,不能不知其数,家谱不修,安知千支百脉之所自出哉?兹广东潮州府凤凰山重建盘瓠氏总祠,议修家谱。我姓凡为一脉者(都要响应)不致网罗失散。”
    由于福建的畲胞占全国多数,所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民族委员会和国务院民族事务委员会就把《畲族简史》一书的编写交给福建方面,故这本书的权威性方面是无可指摘的。在此书的《绪论》中有“畲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至迟在公元七世纪(唐代初年)时,畲族就已劳动、生息、繁衍在闽、粤、赣三省的交界地区(当时未从潮州分出漳州和汀州,故应为潮州。)公元八世纪,唐王朝在福建汀、漳一带设(府)治,强化了封建王朝对畲族地区的统治。畲族是一个朴实勤劳的民族,历史上曾被迫迁徙;明代以后部分迁移到闽中、闽东、闽北、浙南、赣东北、皖南等地。”由此可知,全国畲族同胞都是明代以后从潮州迁徙去的。
    据《潮州志·大事记》所载,唐代陈元光在战胜潮州畲族武装之后,曾将俘虏押至浙江定阳江畔放逐(为今景宁一带畲胞之祖先),大部分强迫迁徙。故《畲族简史》中称他“双手沾满畲族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并认为畲族自此从潮州外迁。但笔者认为当时只是部分迁移而大都留在潮州。因为各省畲胞的历史,多是明代以后从凤凰山迁出”,加之陈元光之后五百年间,陈吊王、许夫人又在潮州一带抗元,如《大埔县志·人物》有“许夫人,潮州畲妇也,景炎元年(1276),宋帝趋潮州,张世杰招义军、夫人倡率诸峒畲户应役(勤王抗元)。二年六月,世杰自将淮兵讨(泉州)蒲寿庚,夫人率所部往会,兵势稍振。后帝(宋端宗)泊浅湾(今柘林),夫人复率兵援之至百丈埔,遇元兵与战死焉!土人义而祀之,帝■封(潮州妇)世代为孺人,盖由夫人之故也。”大埔县今尚存有带“畲”字乡名三十七处,可知历史上是畲族聚居之地。
    作为唐代初期粤东闽南历史文化的主要开拓者陈元光,是唐高宗时的名将、政治家和诗人,他十五岁到潮州至五十六岁逝世,比韩愈刺潮早一百四十八年,比韩愈治潮的八个月时间还长得多。他身经百战,在汉畲纷争中促进了民族团结,安定社会秩序、发展经济,传播中原文化,其历史功绩永世不能磨灭的。从他的《请建(漳)州县表》可知“况兹镇(潮州绥安县即今漳浦平和、云霄、诏安、东山五县)地极七闽,境连百粤,(畲民)左衽居椎髻之半,可耕乃火田之余,所事者搜狩为生。”可见当时畲胞务农主要是“刀耕火种”,即砍树烧草作为肥料,然后再垦荒造,今云霄县城东北的漳江边有“火田”乡名,为陈元光建漳州时的首治。
    饶宗熙教授在《何以要建立“潮州学”》一文中指出:“潮州土著的畲族,从唐代以来,即著称于史册,陈元光开辟漳州,荜路蓝缕、以启山林,即与畲民结不解缘。华南畲民分布,据专家调查,皖、浙、赣、粤、闽五省,畲族保存了不少的祖图和族谱,无不记载着他们的始祖盘瓠的传说和盘王的祖坟均在饶平的凤凰山,换句话说:“凤凰山是该族祖先的策源地。”由于当时畲族的耕作技术比较落后,生产力较中原汉族为低,加上潮州畲族先民长期居住于靠近荒山野林和野兽出没之地,故偏重于狩猎经济。从当时潮州畲胞能和唐军进行持久的抗争,并多次围困唐军和刀砍陈元光的历史事实来看,当时畲胞已经使用了铁器。而从凤凰山东面的饶平浮滨和联饶墓葬遗址出土的大批石制兵器和青铜器,可证明早在商代的潮州先民(应该是畲族)已有较高的文化层面。另据《云霄县志·古迹》可知:在陈元光建火田州治之前,当地畲胞(志称蛮民)已建有五通神庙和西林塔等古建筑。而“五通神”后来也为潮州人继承崇拜,在城区义安路府仓内先前便有五通神庙,而道教是没有五通神的。

作者: 
陈耿之
来源: 
潮州日报(2007.12.12)
浏览次数: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