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小公园怀旧

    在砰砰啪啪的巨大声响中,又一面破旧的老墙轰然倒下了,随之扬起的滚滚烟尘向四周弥漫开去,从正在拆迁的工地旁走过的人纷纷掩鼻而过。
   
    那天,路过小公园时,目睹好多老房子都拆了,而早已人去楼空的“百货大楼”却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一阵无法言状的伤感便悄悄袭上心头......
   
    “百货大楼”过去叫“南生公司”,是老汕头的标志性建筑及小公园的象征之一。童年时代我就记得小公园是当时汕头的市中心,文革期间毁掉的小公园亭那个时候尚未重建,放射状且又相互交叉的“四永一升平”围绕着小公园这个中心,把老式的骑楼和建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密密麻麻的老房子分隔成一片一片。
    与“百货大楼”同一片的安平路,有许多颇具特色的骑楼,据说以前东南亚一些国家也有类似的建筑,电影《红牡丹》中的一组镜头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安平路是以前汕头商业最发达的路段,骑楼下的商店一家挨着一家,如“益民药材铺”、“爱群商场”等,它们几乎都是国营或集体的,生意普遍都非常好,特别是到了年底,来自潮汕各地的群众纷纷来到这里采购年货。卖百货的,卖服装的,卖布料的,卖鞋袜的,卖药品的......每一家商店常常是人头攒动,一派购销两旺的繁荣景象。
   
    我母亲的同寅姐妹巧珍姨当时在距离“百货大楼”不远的安平路“锦绣商场”当售货员。她们的商场专门卖布料,生意一直非常好,一些紧俏的面料一般都要“走后门”才能买得到。过去的布匹是限量配给的,每人是“丈三六”,一般人家往往是春节前才拿着“布票”去排队买布,然后再请裁缝师傅做“过年衫”。因为有巧珍姨帮忙,我们家买布的时候不仅不用排队,而且通常可以买到免布票的“布头布尾”。
 
    离过年大概还有一两个月时,母亲和巧珍姨便开始为我们几兄弟的“过年衫”做准备了。有一年正月初一,当我们几兄弟每人都穿着一套除夕那天才赶出来的深蓝色“钉芯尼”腊装上街时,邻居们无不投来羡慕的目光。
 
    我母亲是一个勤劳而俭朴的人,为了把我们打扮得更好看,她不但拼命干活,而且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她自己的衣服总是补了又补,而孩子的衣服总是一套一套的,特别是“过年衫”,无论如何都要做得很好看。
 
    过年前,母亲发了工资和奖金,就让我跟她到小公园去。我们先是去“百货大楼”,尔后再去丰棉商场,接着又去其他一些现在记不起来的商店。那时节跟着大人去买东西是一件很开心的事,虽然来回都要走很长的路,但一点都不觉得累。
   
    “百货大楼”有好几层,我们就从一楼开始一层一层地逛。我记得过去“百货大楼”四楼是卖玩具和文具类的,所以,我通常是缠着母亲带我去看看,当然是“只看不买”,因为我知道大人没有更多的钱。我们每次去,无非是买牙膏、买鞋、买脸盆或者买其他日用品,玩具之类的“奢侈品”与我们无缘。
   
    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百货大楼”旁边的“江山照相室”拍过一张相。当时,我们班一位姓彭的同学准备随其父亲到海南儋县的部队。因为我和彭还有姓姚的另一个男同学三人关系很好,依依不舍之时,我们就想到要拍一张相片留念。有趣的是,由于听说“三人合影不吉利”,我们就硬拉着我二弟来“凑数”。
   
    那天,我们都穿白衬衫,戴着红领巾,面对镜头每个人几乎都面无表情,有点傻傻的。
    至今我依然珍藏着这张四人的合影。如今“江山”拆掉了,而一段往事却保存了下来。
 
    老汕头大概还会记得永和街,它就在“百货大楼”旁边。这条街很长,穿越永平路、德兴路、商平路、海平路,直达西堤路。宽窄不一的永和街,两边几乎都是一些旧建筑,一个“门楼”里面就住着好多户人家。我曾经到当时认识的人家里去,现在还有点印象。他们家住二楼,楼梯是木的,由于年久失修,踩在上面竟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因为采光不足,“门楼”里面昏暗昏暗,有点像电影《十字街头》中旧上海的某些镜头。大客厅是共用的,卫生间也是共用的,好几户人家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共同生活了几十年。
   
    走在永和街,随处可以见到老人们坐在“门楼”前悠闲地晒太阳,中年妇女在洗衣服、晾被褥,而小孩子们不是在互相追逐就是在玩“烟壳”。过去,“烟壳”、“雪条支”、“榄核”等没用的东西几乎都可以被孩子们拿来当玩具。这些被现代人视为垃圾的杂物,伴随我们这一代人度过了贫穷却又快乐充实的童年。
   
    我至今依然记得,在“百货大楼”斜对面的国平路口,有一家规模不小的“国营丰棉商场”,它主要也是卖日用品和布匹服装。我母亲的一位朋友就在这个商场卖服装,因了这层“内部关系”,在物资紧缺的当年我们家也沾了不少便宜。当然,也并非什么东西都买得起,毕竟当时我父母亲两人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还不足60元。这对于一个6口之家来说,负担确实不轻。
   
    我很怀念过去的小公园,怀念与小公园有关的一切。虽然那个年代绝大多数人都很穷,社会上物资供应又很紧张,可是,那个年代当街抢劫的很少,有钱人在眼前晃来晃去的也很少。人与人之间包括邻里之间,在一个和谐的环境中风雨同舟,彼此关照。那段岁月确实很穷,但是,它留给我的,更多的是快乐和温暖。
 

作者: 
汕头边城
来源: 
关注汕头网
浏览次数: 
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