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的天空-抗日战争汕头空战见闻实录初稿

    
 按:本文根据我二舅谢泽镐的口述整理而写成,我二舅是广顺利钱庄家族的二少,生于1928年,从小就精灵好动,而且家里有条件读书,所以能够较多、较好的讲述当年的一些情况。
 
 汕头市外马路转小公园路口转弯处的人行道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凹坑,时隔39年之后,我(谢泽镐,前广顺利钱庄二少)回汕头还专门走去看看,那是1937年日本人在汕头丢下的第一个飞机炸弹的弹坑。
 
 1976年时,这个弹坑还在,近旁的墙壁上还有星星点点的弹片小孔,不过,现在汕头市可能已经没人知道这一回事了。
 
 当年这个炸弹丢下来,炸死了一个行人,这个人全身都被炸碎,肠肚飞到了近旁电线杆的顶上挂着,还好,等我知道了走过去看的时候,附近的存心善堂已经将死人收敛完了,只是还有很多血迹。
 
 其实在日本正式入侵中国之前,由于汕头离台湾很近,以及日本在太平洋及临近海域的活动已经很频繁,日本军舰经常会开到汕头港里面,我们和一些同学到海边的石炮台游泳场游泳,经常看到日本军舰开进来停泊,如果晚上去游,他们有时会用探照灯照射我们。
 
 在汕头的海里游泳很特别,汕头的海其实是一个港湾,在汕头海湾游泳必须看潮汐表行事,涨潮时是港外大海流进来的水,水是很干净的,但也不能太早去,因为一般泳场的沙滩都比较平缓,太早去水面离海岸太远不方便。
 
 退潮时是港口深处的水往外流,汕头海湾是韩江、练江和榕江三条内陆河流的入海口,退潮时这些水都往外流,水体比较脏,所以一般在高潮前一个半到两个小时下水最好,等开始转退潮时就快该上岸了。
 
 潮水每天都是两涨两退,这是跟月亮的,平分起来,单次的涨潮或退潮约五个多小时,一天两涨、两退的总时间约23小时,所以每天潮水的涨退时间是不同的,只要到海里游泳就需要潮汐表,假如今天第一次潮峰是上午八点,那明天的第一次就在约七点左右。
 
 潮汐表是一张用相片纸做的小卡片,跟现在信用卡的尺寸差不多,一般照相馆有做好的等人买,今天你想去游泳,但潮位是在晚上,那就只能晚上去游。
 
 日本人的军舰不仅进出海港和在海港停泊,有时还会从船上吊放水上飞机到海里起飞,那时的水上飞机都是双翼机,呼噜呼噜的在海面上起飞,飞回来落在海里再用船上的吊车吊回船上,这些飞机除了执行任务之外,可能飞到汕头市区对面的风景区上空做飞行训练,我们去礐石风景区的时候,经常看到日本战机在空中逗留。
 
 汕头城市不大,但在抗日战争之前很久就有飞机场,位置在一中和三中后面不远,那时我还很小,不记得最早的事情,听说汕头很早已经有飞往上海、香港和广州的邮政航班,而且好像还是固定的每周一班,不过不知道是什么机型。
 
 随着日本侵华战争的进展,汕头市有时还能看到日本其它战斗机的飞行,这些不是水上飞机,因为这些飞机是有三个轮子的,可能是从行驶在汕头港外的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汕头港的港口外有妈屿岛阻隔,只能容三几千吨的船只进港,航母来的话也只能是在港外停留,一般人没法见到,这些飞机来的时候通常是三机编队,在汕头上空分散飞行一段时间再集合飞走。
 
 这些飞机也是双翼的小飞机,因为汕头既没有高射炮和高射机枪的攻击,也没有飞机迎战,所以他们飞来了都没有什么顾忌,通常飞得很低,市民都很怕这些战争机器,但除了听到防空警报时赶紧躲避之外,有钱人家最多也不过是在房顶上用竹子设制多层的防炸格栅。
 
 旧时汕头市区的房子多数是三层左右的楼房,房子的最上一层一般都是是天台,天台的四周围是近一米高的栏杆,由于开始时日本的飞机很小,炸弹也很小,有钱人家就在天台上用毛竹扎成格栅,很多层的,小炸弹掉下来,要么被竹子形成的方格夹住,要么就是炸掉一些竹子,这样就保护了房子本身。
 
 后来,这些飞机真的投下了炸弹,这就是前面所说的1937年第一次轰炸的故事。
 
 开始在汕头天空飞行的日本飞机主要还是做侦察飞行,飞机的后座都带有摄影机,后座乘员不停的操作摄影机拍摄,飞机轰炸也很搞笑,炸弹看起来只有热水瓶那么大,大约四五磅吧,飞行员用手拿着炸弹往下投,当时的汕头不象主战线,这里没有日本人真正的敌手,放点小炸弹下来吓唬吓唬人就行了,并不需要真正的轰炸机轰炸。
 
 这些飞机分散飞行执行完任务之后,吹军号集合,然后一起集合飞走。
 
 我那时岁数小,胆子特别大,别人听到空袭警报往下跑,我听到警报却往楼顶跑,站在楼顶看飞机特别过瘾,所以知道的特别多。
 
 从日本人的第一次轰炸开始,航空的话题就开始与市民息息相关了,后来汕头市政府还在红砖楼组织过航空展览,介绍飞机、介绍空战、介绍轰炸、介绍防空等等,我那时是最积极的参观者之一。
 
 随着战争局势的不断加剧,我爷爷(谢宝峻,广顺利钱庄的创始人)决定全家随时到香港避难,那段时间我们迁到香港好几次,那时家里非常有钱,要走就整个大家庭一起走,一般都是坐英国的或者招商局的轮船走,这是些大约三千吨的客货轮,其中招商局有一条船叫海阳号。
 
 每次去香港爷爷坐的都是头等舱,两个人的舱室,舱位比较靠近船头,我们坐靠后一点的三等舱,三等舱比较多人,不过全部都是家人,那时家里人口很多,占了好几个舱位。
 
 三等舱都很不错,舱里中间是一个大桌子,船上供应很多食物,包括正餐和水果,随便吃,我们都特别高兴。
 
 从汕头到香港都是第一天晚上开船,第二天早上就到了,第一次到香港时我特别兴奋,早上早早就起来了,站在甲板上等着轮船驶入香港。
 
 第一次看到香港是什么印象?其实那时候香港并不是多么不得了,那时我的心里想到的就是:哎呀,这里也有一个汕头!
 
 因为香港也是在海边,而且也有很多房子,后来人们常说汕头是小香港,但其实在三十年代,汕头可能也并不比香港差多少。
 
 到香港后,我们住在西洋菜街,那是一些连体别墅,房子很大,是爷爷早就叫人租好的,那时候广顺利在香港有很大的生意,在香港生活完全没问题。
 
 西洋菜街对面是九龙的启德机场,这次在香港看飞机可看了个够,这里都是英国人的飞机,主要也是双翼的战斗机,每天不停的起落飞行,还有水上飞机也在飞,而且其它飞机有时也会飞来。
 
 我每天都在看着飞机飞行,仔仔细细的看个不够,驾驶飞机在蓝天飞行成了我的梦想!
 
 后来,到香港后,战争局势暂时还没恶化,过段时间全家又搬回汕头,汕头是广顺利钱庄的大本营,上海的钱庄、山东的商行、香港的工厂和钱庄、泰国的工厂和钱庄、还有抗战中期云南的钱庄中转站,都要靠汕头总部协调,结果,随着战争消息的变化,在那段时间里,全家在汕头和香港间搬迁了好几次。
 
 不过,真正到日本人入侵汕头的时候,我们全家还是没有走成,最后只是到澄海外沙乡的乡下老家暂避了一段时间,日本人夺取汕头时好像没有发生较大的战斗。
 
 日本人占领汕头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初期在航空方面却也没有太大新鲜的事情发生,这段时间我自己动手做了一架木头的模型飞机,大约有一尺来长,现在想起来这架飞机外形的主要特征还是象民航机,不过机身上下象轰炸机似的带有炮塔,机身下部带有弹仓,弹仓门可以打开,里面装上许多小炸弹,炸弹可以一颗一颗的投下来,这就是我的飞机!
 
 到了44年、45年情况开始非常不同了,因为那时候太平洋战争开始了,汕头由原来远离内陆主战线战区变成了非常靠近太平洋战区,最壮观的航空战事开始了!
 
 第一次盟军对汕头轰炸的飞机是从汕头北部的桑浦山飞过来,那是一些B17,从建瓯机场起飞的,晚上飞到汕头轰炸港口。
 
 还有一次,一架B24飞到汕头轰炸,我看见日本人起飞了四、五架零式战斗机迎战,零式战斗机轮番的从B24的尾后企图咬尾攻击,而B24则用全部炮塔的火力拼命自卫,B24是双垂尾飞机,机身上下和尾部都有旋转炮塔,它的炮声响极了,只见一会功夫就有三架零式被击中坠落,最后剩下的零式飞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最精彩的是一次P51对零式的空中大战,P51飞来袭击汕头机场,可能是从航母上起飞的,大概十几架,日本人的零式赶紧起飞,也是十几架,天空上总共有三十来架飞机,全部在汕头市区上空进行特技格斗,上升、下降、急转、筋斗……,双方都竭尽全力的缠斗,无比精彩,无比壮观,双方都有飞机被击中而猛烈爆炸,拖着长长的火舌坠地,真是美丽的屠杀。
 
 日本人早期的飞机和后来的零式都是涂着红色机头,还有那个膏药徽,我躲在阳台看着这场大空战,我隔壁楼顶也有一个人躲着看空战,这是日本三菱公司驻汕头机构的头头,他不是一般的看,当有飞机俯冲下来很近的时候,他就向飞机开枪,当飞机飞过之后他看清楚打错时,就大叫“八噶、八噶”,他总是分不清那些飞机,真是好笑。
 
 战争后期,有一次我们在石炮台游泳,正游泳时,从汕头港深处飞出来两架B25,B25比B24小一些,他们要轰炸石炮台附近停着的一艘日本三斗式双桅货轮,三斗式既是有船头驾驶仓、中部货仓及后部尾仓的那种船,大家非常害怕,一边看着一边赶紧跑,第一架B25先行俯冲攻击,结果一次攻击炸弹就命中目标,第二架B25紧随着继续做俯冲攻击,结果因为跟随太紧非常不幸,一下就被第一次攻击猛烈的冲击波掀了上去,然后歪歪斜斜的一头扎到海里了。
 
 三斗式货轮上装的可能是钞票,听说都是些假美钞,是日本人搞出来扰乱东南亚美元市场用的,可能盟军有这个情报,一下就把船炸沉了,钞票满天满海的飘着。
 
 不过美军失事飞机的飞行员就惨了,飞机掉海里了,人却没法跑掉,他们有两个人给日本人抓了个正着,抓了以后第二天就弄到大街上游街,折磨得血糊连连的,游街之后又公开将两人都给杀了,很多大胆的人都去看了,我没敢去看,飞机残骸也被拖到小公园公示,B25有些部件是木质的,飞机外表面的蒙皮是布质的。
 
 美国人经常来轰炸日本人,有一次是秋晴的夜晚来的,轰炸机群飞临汕头的夜空时清楚极了,三架一组,三架一组,这些飞机飞到远处轰炸日本人海边的基地,大约是在后来汕头市侨中的位置,炸弹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天空,非常非常壮观。
 
 我一个同学的爸爸是伪政府官员,他们家有很好的电子管收音机,而且可以公开收听任何一方的电台广播,他第二天早上就告诉我美军轰炸和轰炸目标的事,还有很多关于各种飞机的详细报道。
 
 后来日本人在汕头设了神风敢死队的基地,神风敢死队的人很特别,一般日本军人级别越高,佩刀就越高级,而且越长,神风敢死队那些人的佩刀不仅很长,而且,刀鞘的吊带也很长,走路时任由刀鞘拖在地上,磕达磕达的乱响,这些人都住在汕头当时的中原酒店,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样子,大概没事时除了玩就是喝酒,神风敢死队正是美军轰炸的目标。
 
 美军反复轰炸了中原酒店,不过效果一直不太好,倒是附近几条街道的住家大受影响,我们班的同学有两个就是那时被炸死的,一男一女,女的死后样子很惨,头部被一颗长钉扎着,双脚被严重扭曲,我们用基督教的仪式为他们送别,送别仪式上我们唱了《主啊,来掌我舵》,这是英国歌。
 
 美军轰炸很厉害,以前永安公司附近有个卖牛肉丸的住在五层楼的底层,炸弹穿透五层楼将他们一家两口从房间里掀到马路上死掉,还看见过有两个人在楼顶睡觉,也被炸弹掀到马路上死掉,房子则被完全毁掉。
 
 二战开始的时候,作战飞机还是速度很慢的双翼螺旋桨飞机,到战争快要结束时,美国最好的轰炸机已经是高空高速高载弹量的B29,号称超级空中堡垒,在日本投掷了两颗原子弹的就是这种飞机,还好B29没来轰炸过汕头,不过,在抗战胜利的那天,B29曾经大编队飞过汕头,三架一组,飞在很高很高的高空,银白色的机身,非常漂亮,象是在示威游行。
 
 日本宣布投降以后,日本兵一下就没有了往日的威风,由于汕头是个港口城市,很多日本兵都来到这里等着坐船回国,他们没有事做,只能在街头逗留,那时中国人已经不用害怕他们了,抗战胜利大家都非常高兴,我们常常在操场打球,日本兵只有在边上看的份,曾经有一个年级很小的日本兵走到我们几个人近旁,他用中文在地上写着:你们好幸福!
 
 这个日本兵其实是台湾人,小小年纪就要出来给日本人当兵打仗,而且还是打中国人,现在败落了,他当然非常感慨,他会中文,但不会说当地的话,所以他用写字的方式表达,因为汕头港离台湾近,很多在汕头等待撤离的日本兵都是台湾人,他们在汕头等着坐船回台湾。
 
 日本人投降以后,在汕头旧机场还遗留了一些残烂飞机,甚至听说三中的操场上都停放有破飞机,一直到五十年代中期,在旧机场还能捡到一些小块的铝皮回来做东西,飞机铝皮上多有一些圆孔,适当设计增加一些圆孔和加装木柄之后,用来做烤鱿鱼的烤托挺好的。
 
 后记:本文是根据这一次收集所听到的内容写出来的,但明显这次收集还很不全,因为以前还听零碎的听到一些其它内容,比如说过看见航空母机等东西,有待逐步再收集和完善。

作者: 
丁丁哥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u/4ac53808010009p5
浏览次数: 
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