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传递海外亲人拳拳之心

    侨批,是海外华侨通过民间渠道寄回国内的汇款,其中绝大部分附有家书。这种特殊的华侨民间汇款是从19世纪中期开始的。递送侨批的投递员被叫做“批脚”。今天我们就来讲讲侨批和批脚的故事。 
 
     雨伞、竹篮和斗笠是“批脚”的标准装备。这位打着雨伞的老人就是一位老批脚。他叫潘得勤,今年已经83岁了,居住在汕头。潘得勤是“批脚世家”,祖辈三代都是分批员。无论晴天雨天,分批员都会带着这种特殊的长柄雨伞,据说能避邪,还能当打狗棒,长柄雨伞因此成了送批人的标志。他们往往天亮就出发,晚上八九点才到家,而且完全靠步行。潘得勤就是带着这样的雨伞,挨家挨户地将批信、批款送到侨眷手中,然后再将侨眷写好的回批一件件收起,寄回给寄批人作为信款收到的凭证。
 
     听祖辈们说,民国初年送侨批要挑担子,因为那时的批款是沉甸甸的银元。在解放前的货币贬值时期,潘得勤每天要挑着两布袋差不多15多公斤的纸币奔走近50公里路,最多时得送100多封侨批。当时每天的报酬是两斤米或1元国币,外加几毛钱的摆渡和吃饭喝水钱。 
 
 
     因为送侨批是个辛苦活,所以潮汕地区的女批脚凤毛麟角。庄雪卿就是目前还健在的一位女批脚。今年88岁的她从事分批工作30多年,见证了侨批业的兴废变迁。本来庄雪卿做木工的丈夫是“兼职”分批,每次工钱2元来帮补家用。后来批局规定分批员必须专职,庄雪卿就试着去分批。因为认识字,又对附近的乡村很熟悉,她总是把侨批分得又好又快。 
 
     侨批是海内外亲人感情的纽带,有时,一封侨批就关系到亲人的去向生死,当年批局纪律非常严明,“查无此人”也不允许轻易退批;分批人如果侵吞批款更是必须开除。庄雪卿分批从没出过错。她记得,有一次她碰上了一封寄到佛公寨的侨批,但是却找不到收批人。她问遍寨里每家每户,大家都说寨里没有这个收批人。那这封寄款10元的侨批到底是谁家的?庄雪卿从发自泰国的寄批人入手。寄批人的名字中有个生僻字,就是这个字。庄雪卿把打听到的所有泰国侨眷又问了一遍,还是没人知道。最后她让泰国侨眷将家里的旧批拿出来找一找。终于,在一户侨眷的白铁盒内找到了一张已被蛀虫啃得很破烂的侨批,上面的寄批人正是这个人。原来,这个寄批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因家境贫困被卖给人家当女佣,随后去了海外。而她的母亲又去世多年,所以村里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家里的小辈又不识字,以至于拿着亲人的侨批对面不相识。
 
     无论是庄雪卿还是潘德勤老人,回想当年入村入户分批的情景,都觉得很温暖。侨眷看到分批人,便如同见了亲人一样,因为分批人送来的是海外亲人的拳拳之心。
 
     由于侨批的特点是汇款和信件相结合,侨批也就成为那个时代华侨在海外生活状况的珍贵纪录。从1861年第一封侨批从泰国被带回国内后,东南亚一带及世界各地的侨批便络绎不绝,潮汕、梅州、琼海、福建、上海等地都建有批局。直到1973年,中国国务院下达侨汇业应归口银行“管理”,侨批业才正式结束,前后经历了约110年的历史。
 
     近几年,侨批的历史价值开始被广大学者和收藏家重视,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就是侨批研究的积极推动者。2004年,中国首家侨批文物馆在广东汕头成立。那经过多年的整理收集,今年9月,广东省档案局已经正式将潮汕侨批上报给中国国家档案局,来申报“世界记忆遗产”立项。
 
    “世界记忆遗产”简介:
 
     199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了抢救和保护正逐渐老化、损毁及消失的人类记录,发起了“世界记忆工程”,成为《世界遗产名录》的一个延伸项目。“世界记忆工程”关注的是文献遗产,包括手稿、图书馆和档案馆保存的任何介质的珍贵文件以及口述历史的记录等等。目前中国已经有五个文献进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分别是清代内阁秘本档中有关十七世纪在华西洋传教士活动的档案、中国传统音乐录音档案,以及东巴古籍文献、清代科举大金榜,以及“样式雷”建筑图档。 
  
  
 
 

标签: 
作者: 
魏宇
来源: 
央视国际( 2007.11.16 )
浏览次数: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