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潮人著作述略

    
    早在2000年前的东汉时期,潮州(当时称揭阳)就有本地人吴砀举孝廉,任安成县令,后升任长沙郡守;隋代的程杉以学术中举,任弘农郡守。可见潮人以文进仕,由来已久。韩愈莅潮之前,唐初名将陈元光(65—711年)在平定潮州、开发漳州时期就已著述颇丰,遗存诗作50首,见于《吉光集》、《龙湖集》,《玉钤记》等著作中。他的部将许天正、丁儒均善诗画,常相互唱和,《全唐诗》中就收录了他们的诗作。稍后的赵德是唐大历十三年(778)进士,精通经史,善于著文,编有6卷集《昌黎文录》,是我国最早编辑成书的韩愈文选。同时期的高僧大颠和尚(陈宝通)编写佛经1500多卷。其所著《般若波罗密多心经释义》一卷,尚存于日本明治年间辑刊的《续藏经》中,流传至今。可见唐代潮人的著作出版已初具规模。
    到了宋代,潮州“风物冠南方”,儒学文化发达,私家著述丰富,印书藏书兴盛,世称之为“海滨邹鲁”。随着以陶瓷工业及对外贸易为主的潮州经济的崛起,促进了文化事业的发展,出现了一大批科第仕宦。据周硕勋《潮州府志》记载,仅南宋时期,潮州一地进士竟达172人。他们大多有著述见于方志。如潮州前八贤之一王大宝就著有《周易证义》、《谏垣奏议》、《毛诗国风证义》、《书解》、《王元龟遗文》等。其遗作《韩木赞》、《清水阁记》、《放生池记》等3篇,至今为后人所传诵。
    前八贤中的刘允是北宋海阳县东津(今湘桥区桥东)人,他一生博览群书,曾著文200余篇,后人编辑成《刘厚中文集》。刘允尤喜好韩愈文章,曾于大观初年(1107)搜集京、浙、闽、蜀各地刻本及赵德所编韩文旧本,参考石刻,订正刊行,成为宋代潮州出版的第一部韩愈文集。
    刘允的长子刘昉(世称刘龙图)除治政业绩显著外,业余喜欢收录古贤医论、家传秘诀、小儿方剂之说,广集民间流传的儿科验方秘方,编成40卷《幼幼新书》,于绍兴十二年(1150)付梓发行。全书667篇共100多万字,是我国第一部儿科医学巨著。它集北宋以前儿科医学之大成,是一部造福后人的重要医学文献。该书在宋代、明代曾有多种版本问世(日本人收藏了宋代刻本、明人影抄本等5种版本)。国内现存有明人墨书真本和万历重刊本。中医古籍出版社和人民卫生出版社根据上述版本曾分别于1981年和1987年予以再版,足见该书的价值。鉴于宋代潮州刻印出版业的发达,相信也会带动配套的图书发行业的兴旺。
    至明代,潮州已有专业发行书籍的商店,当时称为书肆。据记载,状元林大钦12岁时,曾随父亲林毅斋到潮州府城,在书肆中看到苏洵《嘉祐集》。他爱不释手,“停玩移时”,恳求父亲购回家中,日夜研读。接着他又熟读苏轼、苏辙的文章,深得“三苏”笔法,以至“操笔为文,屈注奔腾,神气宛肖”。嘉靖十一年(1532)春,林大钦上京赴考,获殿试资格。当时嘉靖皇帝偏爱苏文,而林大钦的《廷试策》气势磅礴,绝似苏文笔韵,深受皇帝器重。当年林大钦刚满20岁,便成为粤东科举史上唯一的文状元!
    明代时,潮州还梓印有国内最早的戏剧刻本:刊行于明世宗嘉靖四十五年(1566)的《重刻五色潮泉插科增入诗词北曲勾栏荔镜记》,现藏于日本天理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1956年著名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到日本演出时,日本学者赠给他天理大学的《荔镜记》影印本,但他也不知是什么剧种。当其途经广州停留时,广东潮剧团正在省城演出《荔镜记》。梅兰芳看了才知道是潮剧演出本,比京剧的出现还早了200多年!1964年奥地利维也纳国家图书馆又整理出明神宗万历九年(1581)由“潮州东月李氏编集”的《新刻增补全像乡谈荔枝记》剧本,可见古代潮州书刊刻印和发行的国际影响之大。
    明代是潮州出人才、出作品的高峰期。据记载,仅收入《广东通志》的潮人遗墨就有124种,其中各种诗文集69部,大多是明代人创作的。而清代潮州文化又有了进一步发展,文人学士著述也很丰富,在《潮州志》中存有目录的,就达170多部。说明了图书刻印和发行日益发达,且集书所占的比例趋多。如郑昌时自撰自刻《韩江闻见录》10卷;潮州教授冯奉初收集了翁万达、林大钦、陈一松、林熙春等20多位明代潮贤的诗文编成《潮州耆旧集》37卷。
    “潮为要郡,代有名贤”(清乾隆潮州知府周硕勋语)。自古以来,潮州的知识分子创作了大批著作,留下了丰厚的文化财富,翰墨飘香,经久不衰。据《潮汕文献目录》一书中“潮人著作”部分,共收录自唐代至1991年底海内外潮人著译书目3500多种。纵观历代潮州著作出版发行发达的史实,将会激励我们继承和发扬优秀的文化传统,肩负起建设潮州、振兴潮州的历史重任。
 

标签: 
作者: 
张家庆
来源: 
潮州日报(2007.7.4 )
浏览次数: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