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海先贤修堤防灾拾零

    澄海地处韩江下游出海口,韩江东溪、西溪和北溪三大支流入境后分成莲阳河、南溪、义丰溪、外砂河、新津河等支流,呈扇形斜贯全县,境内河流交错,历来防汛任务繁重。据清嘉庆《澄海县志》载:“民命关天,诚匪细矣,未雨绸缪,莅斯土尚其宜加之意。”翻开数百年的治韩历史,不难发现,历代除了官府组织修筑江堤防汛抗灾外,各地的缙绅贤达也积极倡导民众修堤筑坝,防御灾害的发生,留下不少佳话。 
 
     陈廷光捐出俸银筑堤 
 
     地处澄海西北部的隆都镇三面环江(即东溪、南溪、北溪),地势中央低四周高,地貌有如一口大鼎,历代常常“河堤冲决”,“溺死人畜”。于是激发了有识之士决意治韩的热情,这当中不能不提及陈廷光。 
 
     陈廷光(1672至1757年),字笃序,号晦洲,饶平县隆眼城都前溪陈乡 今澄海隆都镇前美村 人。康熙癸酉年(1693年)中举,先后授内阁中书、直隶赞皇县令,兼理获鹿、阜平两县印务,为官30余载,政绩颇多,深受民众拥戴。雍正五年 1727年 辞职归乡。 
 
     前美地处“鼎脐”,涝患频年不断。廷光辞官前的三年间,潮汕地区连遭大雨,韩江决堤,洪水泛滥,民不聊生。廷光回乡后,耳闻目睹这一切,执意为乡亲排忧解难,遂于在乡里西北角选择高处兴建一座方形大寨———永宁寨,避开洪水困扰。 
 
     永宁寨,寓意是“永保安宁”。然而,和族人一起搬进永宁寨的陈廷光很快发现,大寨虽能拒洪水于寨外,但却成孤岛。据清乾隆《潮州府志·人物·陈廷光》记载:“隆都土堤自虎扑潭至南溪口,又自樟山前至白水湖接海邑界,连年冲决为田庐害。”于是,“廷光创用蜃灰筑堤四千余丈,计费六千六百九十有奇,悉解囊相资,保障水患以除”。另据隆都镇水利部门负责人称,陈廷光捐出俸银6000多两,用贝灰夯筑“龙骨”挡水堤,全长11.5公里。二百多年来,韩江出现多次洪峰,上述堤段安然无恙,未有溃决记录。当时潮惠道楼俨为此赠匾“急公慕义”,褒奖陈廷光的义举。 
 
     王天性没收赃款修堤 
 
     外砂和新溪二镇昔时合称外砂,地处韩江下游出海口,三面环江,一面濒海,江海二堤防线较长,其中外砂镇拥有江堤长达22公里。由于堤防建设起点偏低,加上经常受海水顶托,堤坝崩塌时有发生,当地民众深受其害。明隆庆五年(1571年),潮州名贤王天性为此倡修外砂河堤(今外砂桥闸上下堤段),情况才有了明显改善。 
 
     王天性 1526至1609年 ,字则衷,号槐轩,澄海县蓬州都金砂乡 今龙湖区外砂镇林厝村 人。嘉靖三十一年 1552年 中壬子科第四名举人,先后任安徽盱眙县教谕、江西丰城知县、上高县正堂、南昌府通判,隆庆二年 1568年 去官回乡。天性为官清廉,回乡时除书籍外,身无长物,后半生经济拮据。天性有一子,通过科举出仕福建,卸任时满载着金银荣归故里。天性顿生疑窦,便加以逼问,儿子抵赖不过最终承认钱财都是搜刮而来。天性痛心疾首,令人将其捆绑,准备连同赃款一起沉入海中。乡中父老闻讯苦苦劝说,天性方才作罢。考虑到外砂堤围多年失修,常闹水灾,便把这些银子全数用于筑堤,并令其子参加挑土抬石,以示惩罚。缙绅先生深感天性训子修堤之德,遂在外砂文祠西侧为天性建一生祠,名为怀德祠。民众集资修堤防灾自此在外砂蔚然成风。进入清代,民众不止一次集资在沈洲至五香溪段的堤外砌筑矶头丁坝,防止洪水正面冲击堤坝;外砂境内的打石铺每年也都自发运送石块加固矶头丁坝。 
 
     据《怀德祠碑记》载:王天性修堤时堤身均夯贝灰为龙骨,外坡灰篱护堤,十分坚固。进入民国时期,因时局动荡不安,堤防年久失修,但未出现大问题,皆因为原来堤围坚实。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韩江治河处关于《韩江下游水道查勘报告书》:“外砂河西堤……堤身不甚高,但很坚固,堤顶平均高出最高水位0.40米。全段外坡多筑灰篱,内坡一比二……” 
 
     谢文运集资筑堤建关 
 
     蓬中、下埔、凤窖、龙头、凤美等五乡靠近新津河,地势偏低,经常受到洪水和咸水的侵扰。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蓬中村贡生谢文运发动五乡民众,集资修筑大堤共二段,即“柑园堤”和“龙骨堤”,两堤段总长约五华里。同时在今华新村西北面处建造“下埔关”,防止新津河涨潮咸水倒灌入外砂直溪,为害田园。工程建成后,专门树立石碑,订立五乡《守关公约》,供民众共同遵守开关约定。 
 
     五乡《守关公约》全文是:“五乡严禁:守关咸淡出入误公禀官究治;关枋失落罚守关赔还;守关得财私开船只赔还;船只自己盗开出入;私借关枋并守关擅自许借;关内贮关枋不许堆草。以上违者罚戏一台,知情报众赏银二百文。”据当地老辈介绍,上述二堤段和关涵一直使用到建国后,1975年因建设需要才拆除。五乡《守关公约》碑记现收藏于澄海博物馆。

作者: 
金利明
来源: 
汕头日报(2007.6.24)
浏览次数: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