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商与中国其他商人群体和犹太商人的比较分析

    一、宏观成就的对比——政府对商业文化环境的引导和塑造
 
  
 
     在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发展中,政府的引导作用是十分重要的,日本是个典型的例子。日本作为一个狭小岛国,战败后经济一溃千里,资源极端贫乏,人口基数庞大,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面临的挑战十分严峻,相比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可谓是有过之无不及。日本经济之所以有今天的发展和成就,与日本政府密切关注并积极顺应世界发展形势和技术革新浪潮,大力引导并鼓励民间经济发展并建立良好的政企协作关系密不可分;江浙地区的政府在地区经济发展过程中,也发挥了强有力的服务和引导作用,政府甚至有时亲自为企业出面协调,政府在地方经济的发展中功不可没。从某种程度上讲,政府应在如何把握历史发展机遇、优化产业结构、规范和整顿经济秩序等方面发挥极其重大的主导作用。
 
     从这个意义上讲,潮汕地区对国家把汕头确定为首批经济特区中的历史机遇就没有真正把握住,发展到今天,汕头已根本无法与同批的其他经济特区同日而语,相提并论。可以说,汕头建立经济特区之后的十年间,是潮汕在新中国后直接面对的最重要、意义最重大的“战略机遇期”。站在历史的角度审视潮汕目前的状况,建立经济特区所带来的“战略机遇”,潮汕就没有真正抓住,长达十多年的大好时光几近被浪费:产业结构不尽合理,部分产业畸形发展;实业基础薄弱,基础建设投入不够;商业交易规则和信用缺失,市场经济秩序混乱;社会治安逐步恶化,社会风气严重污染;政府形象严重受损,地区经济一蹶不振;等等,都说明地方政府和有关公共管理机构以及民间社会没有发挥应有在作用,在有些方面,甚至还存在放任和失职的情况。从另一个角度讲,目前潮汕面临的状况和挑战,也是可以转化为有利的机遇,这也是一个地方政府和公共管理机构以及民间社会塑造责任主体意识的关键时期。
 
  
 
  
 
 二、企业家精神的对比——商业价值观的对比
 
  
 
     潮商的特点是“敏于行,而拙于思”,尽管人类已进入一个需要知识、需要智慧、需要思想的财智时代,但潮商这种特点并未发生多大改观,潮汕老板们只喜欢追听演讲,喜欢面对面地沟通、交流。但对发表在媒体上的文章,尤其是相关的理论书刊文章,他们则很少认真地分析和研究,甚至有些瞧不起读书,他们最看中就是实际操作。但在浙江就不同,今天浙商中的精英们90%以上出生于“草根”,但他们与潮汕商人不同的是,他们从未放弃从书本上获取经营智慧和思想的努力。这种追求必将使他们在财智时代如鱼在水、如鸟在林。在中国商帮的博弈中,浙商之所以越来越让人敬重,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浙商固有的注重文化的传统和习俗。而犹太商人的学习能力是其他任何商帮所不及的,一方面是犹太民族是一个知识丰富的民族,他们的文盲率是最低的。他们有一句谚语:深井中的水是抽不完的,浅井却一定见低。犹太商人认为一个商人要拥有各方面的丰富知识,这是商人的基本素质,是在生意场上能赚钱的根本保证。正因为他们的丰富知识,所以视野就十分广阔,能使他们形成正确的判断。
 
     另外一个就是浙商具有开放精神,他们抱团但不封闭因而更具公信力,内部的凝聚力、向心力以及认同感、归属感,也就是一般所说的抱团能力,可以说是任何能称之为商帮的团体的共性特征。在潮汕商帮中他们的抱团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但它更多的是基于血缘、宗族和同乡的关系而建立,排他性极强,外人很难有插足的机会,十分封闭。而浙商的抱团虽然最早也是基于血缘与地缘关系,但却并不封闭,而且能与时俱进,及时更新换代,最后演变成具有公信力的商会组织。
 
  
 
 三、企业制度文化的对比
 
  
 
     浙商能获巨大成功的一项重要成果是人际网络和销售网络,这种网络就像人体的细胞或毛细血管,遍布市场的每一个角落。在中国,甚至在海外,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浙江人,而只要有浙江人的地方就会形成类似军队“班排连营团师军”的完整建制,。而在潮汕商帮中,你很难看到类似浙商那样完整、发达的市场建制。
 
     浙商也有家族企业,但他们在家族企业中也十分注意用外人,这就是前面所说的,他们抱团,但不排外,这一点在潮汕企业中就难以做到。而犹商就更不用说,基本上都是用外人来帮他们赚钱,世界上的一些著名的犹太财团,除了老板,其他的都不是犹太人。
 
     浙商在流向全中国的时候,与其总部的联系就像心脏和毛细血管的微循环系统一样,来自市场末梢神经的大量信息,及时、准确地传递到总部,总部经过分析、处理,又迅速地反馈回来,从而形成一种遥相呼应之势。如果说潮汕的“前店后厂”是一种单向流动的系统——通过香港、台湾的中转拿到国外定单,组装完毕,三分之二出口,三分之一内销;那么浙商就类似于章鱼,有心脏,有四肢,有微循环系统,它是有自我更新、自我进化能力的生命机体。
 
   
 四、小结
 
  
 
     如今,潮商相对于逐步兴起的浙商和长远优秀的犹太商,在商业价值观上已经落后于市场的发展形势,所以本课题小组最后提出的结论就是潮商要学会向犹商看齐,树立契约为首、义气为辅的经营道德观;向浙商看齐,时刻保持学习心态、创业心态和开放心态。
 

作者: 
李智平
来源: 
关注汕头
浏览次数: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