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路上旧风情

    潮州市中山路是一条东西走向的马路,东端连接太平路,西端直达中山公园。(又称西湖公湖)此路在未开辟为马路之前,全路没有统一的路名,各路段以所在庙宇、祠堂、府第、古迹或里巷为地名,总计全路的地名多达十个以上。由此,,也可见其风物之盛。现按路段自东而西对旧风物作一次巡礼。
    从官诰巷口至北门直街口(即北马路,下同),这一段叫做仓巷,因巷中段有二座谷仓而得名。谷仓一曰丰裕仓,一曰义仓(又称新义仓),门额有“郡城义仓”四字。清代设谷仓,其意为积谷防饥,调剂余缺,以丰补歉,藉苏民困。谷仓有官建,也有民建。
    民国时期,仓巷只存一座义仓,丰裕仓已不存在。义仓存谷,高达22380余石,其中劝捐义谷达10420余石,购进谷11900余石。(谷的数字,引自《海阳县志》),抗战时期,谷仓中的存谷先期迁移下乡,至1939年冬,将义仓存谷以救济粮名义,发给本城避难于潮安县各乡的居民,至此,义仓存谷打上一个句号。
    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后期,义仓里还办了一所“义仓小学”,我童年在该校受启蒙教育。仅二年,义仓小学便停办。
    建国后,义仓被作为市粮食局的粮油仓库,算是物尽其用。
    在北门直街口,此地有三个名称:一曰望京楼脚,二曰真武庙前,三曰玉皇宫前。据《海阳县志》载,“玄帝庙,又名真武庙,在北门直街望京楼后”。民国时期,此地只有一座玉皇宫,现作为金山卫生院院址。原来一地三名,却是各有所本。
    在北门直街口过西,叫做卓府埕,路就从埕前而过。卓府,清朝潮州镇总兵卓兴的府第。建于清同治年间,是一座“四马拖车”式的大厦。
    卓兴,揭阳人,来潮州府城,以挑溪水为生。太平军兴,卓兴投身行伍。潮州城里有二句口语,叫做“十三升,做总兵”。说的就是卓兴从兵勇到将官的历程。
    卓府对面,有一大照壁,上塑大麒麟一只,红日一轮。正是这一大照壁,把文星一路与卓府埕隔断。洪兆麟拆马路时,此大照壁仍原封不动,尽管清亡已久,卓府仍有点“虎死不落架”,直至1958年大跃进时,此照壁方行拆去。
    从卓府埕过西,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小巷,叫做饶厝围,日久被讹称为廖厝围,内进向西可通许驸马府。饶厝围过西,有二座祠堂,自东而西,叫做蓝厝祠和李厝祠,但人们只叫李厝祠。当陈济棠统治广东时,李厝祠曾为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李扬敬的军部,后又为第九师邓龙光和第五师李汉魂的师部。蓝厝祠则驻警卫连或特务连,是军、师部的保驾连队。
    从李厝祠过西,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小巷,叫做葡萄巷,内进向东也通许驸马府。
    从葡萄巷口过西,有一座慰忠祠。此地原为城守营旧署,据《海阳县志》载:“同治八年,总兵卓兴详准改建,以祀所部死绥将卒,每岁春秋二仲月诹吉致祭”。
    军阀洪光麟盘踞潮州时,将慰忠祠改建为湘园。因洪兆麟名威字湘臣,这是以字命园。洪离潮之后,湘园又被改为第一幼稚园。建国后,此地作为体育馆,仅搭蓬棚以御风雨,里头有蓝球场,看台用木制,既简又陋。改革开放之后,此地改建为瀛园,作为老干部活动场所。
    慰忠祠过西,北侧叫做猴洞,猴洞对过南侧偏西,叫做木圣庙。祀介子推,此庙全称为木坑圣王庙。
   介子推,春秋时人,从晋公子重耳出亡凡十九年,重耳还国为君,是为晋文公。介子推于斯时退隐逃禄,与母隐于绵山。其后文公求之,不出。文公焚山逼之,以为推至孝,必背母出逃。大火连烧几天,火熄后,只见推背母依一大树,已被烧死。文公哀之,遂伐木以为屐。“足下”一词的典故就出于此事。后世敬推,乃建庙祀之。
    沿着路段,至此已离西湖不远。在南侧,有一待诰巷,一头通打银街,一头通五福里,两头皆通中山路。待诰巷里有一广埕,叫做池仔内,这是中山路最西段南侧的腹心地带。
    每年元宵节日,池仔内就举办荡秋千活动。秋千有二种,一曰单秋千,一曰翻秋千。单秋千用苗竹搭一很高的秋千架,架内垂下两根长竹竿(代替绳索),竹竿中间系着一块踏板,人立板上,两手拉住竹竿,利用脚蹬板的力量在空中前后摆动,越摆越高,越摆越快,直至高度超过秋千架的横架,叫做“打胜圈”。
   每逢秋千打胜圈时,全场掌声雷动,热烈、刺激、惊险。荡单秋千是有赏金的,赏金封于大红包之内,挂于场内高空,由获胜者得。
    翻秋千则另有一种情调。翻秋千有四个座位,人坐其上,转动时座位此起彼落,人也随之俯仰升降,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二种秋千,二种风情,让观众流连忘返。
    在北侧,此地叫做程家庄。程家聚族而居,里面虽有他姓住户,也只能说居住在程家庄。有一次,军阀乱兵四出抢劫,见程家庄之名,以为是“员外”庄园,乃进入搜索,程家主事者避不见面,逃过一劫。事后,乃改名为建宁里。
    洪光麟拆马路,此路叫做中山路。但一些地段的名称仍在沿用称呼。

作者: 
许振声
来源: 
潮州日报(2007.1.17)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