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卖壮丁

    日本投降,国土重光。复员后,潮州城里出现了一种特殊职业,叫做“卖壮丁”。又名“卖新兵”,自己出卖自己去当新兵。
   日本投降之后,蒋介石“穷兵黩武”打内战,与人民“休养生息”之愿望相违。加上通货膨胀日益加剧,物价从上升到飞跃,民生凋敝,百业不兴。而当此之时,还加上一条派壮丁当新兵的苛政,更是雪上加霜。
   国民党政权需新兵若干,就按地域、人口、分摊名额,最后这事落在保长身上(保甲制度的保长)。保长将全保适龄壮丁召到保长办公地开会,宣布本次“应征入伍”名额,决定采用拈阄方式,拈中阄者就得去当新兵。
   此时最为兴高采烈者,当然是保长。因为不管是谁中阄,他都有钱可捞。中阄者是富家子,保长就大包大揽地说“买一名壮丁去代便可”。既然钱能保命,而富家子又有的是钱,自然唯命是从,皆大欢喜。当然,一名壮丁需多少钱?价码自然由保长来开,定价不二。
   中阄者若是贫家儿,无钱买一个壮丁去代,那又将如何?保长会用“悲天悯人”的口吻,劝说其找亲朋戚友帮助,那怕只找到半个壮丁的钱也好,不足的保长再在保内摊派补齐。如此这般之后,每派一次壮丁,便为保长开一次财源。笔者当年不是适龄壮丁,却是“出钱壮丁”,不必去拈阄,却必须出钱。
   买壮丁要到何处找人?社会上流浪汉、兵油子、无业者有的是,各个保长手里也都各掌握有这一类人。卖壮丁的价码也由保长开,也同样不二价,只是买价与卖价不同价,保长也就利在其中了。何况还有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摊派款。交易既成,人钱两交,一了百了。
   卖壮丁者也有自己的算盘,这些人把卖身钱到黄金首饰店买金戒指,藏在身上搜不到之处,以备回程的路费。什么叫回程的路费?因为此辈人未入营门,已存脚底抹油——溜走之心。
   新兵营里也在忙着,忙训练吗,不,忙设赌。开摊设赌,卖身当兵的壮丁们,身上秘藏的金戒指,到了此时也都自动跑出来一博。此种赌局,不把卖壮丁者的钱榨光不止。
   钱被榨光也不要紧,人入营内,心想回家。那年月,国民党政权兵败如山倒,逃兵到处皆有,谁也不会去管这种事。于是一路回来,可偷则偷,该乞便乞,最后又回到原地,找保长等待下次卖身。
   笔者有一族兄,在复员后四年间卖了三次壮丁,回来后津津乐道,逢人便说,自鸣得意之态至于如此。
   潮州解放了,卖壮丁之事从此消失。保长则有的伏法,有的入狱,有的管制。
 

作者: 
许振声
来源: 
潮州日报(2007.4.18)
浏览次数: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