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老钱庄的计息方法

    笔者虽然读文科,但是有关金融、货币、银行、钱庄、借贷、流通等等知识,全然不懂。所以,说不清楚上述领域,是否有那本专著或辞书,把当年潮汕地区风行的计息单位丈、尺、寸、分都收罗齐备。
    当时以十天为计息周期。因为物价波动很厉害,十天的事,尚且很难估计,借贷双方谁都不愿意承担更大的风险。所谓一分息,就是一百块本钱,十天后本息为一百零一角元。以此类推,一丈利息,本钱百元,十天本息就是二百元整。那时的银票叫“凭条”。银庄是按照印好的单子,依格填写;一般铺户,则用毛笔书就。开头都是“凭条于”三字,故称。本息金额,一律大写。利率多少,则用古老的鱼铺码在左上角标明,如四尺五寸就写“×尺8寸”。
    后巷作钱庄的舒顺记,似乎对此不太感兴趣,这类生意没有做大。几家想发财的,凑集资金,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生意最大的是分司后巷的益生,从早到晚,天天人头涌动。
    潮州的利息,什么时候达到一丈,我说不清楚。也许,在48年秋冬国民党节节败退之时吧。复员之后用国币和关金,后来是银元卷、金元卷。面额愈来愈大。那一年冬天,大人拿一张“正出炉”的金元卷,要我说出多少钱,说对了就是我的。那些“0”数了一次又一次,才说:“五百万。”数目很大,价值极小。大概相当于五十年代四分钱,可以买两块龙舌饼。假如我这份财产能够保存到今天,收藏家肯定会给一叠可观的钞票。
    那时候,一布袋钞票买不到一布袋“银纸”(冥币)。有的人干脆把金元卷当作“银纸”烧给死人。
    49年过年、游神,爆竹特别响、特别脆。为什么?纸好。什么纸?新钞票。很多像曾经为我所有的五百万,甚至更大的面额,上市两三天就成为废纸。更有甚者,金库刚刚验收,就转卖给做爆竹的。那个地方放爆竹,都有被炸得粉碎的光头。
    后来接触到元代文学,知道那时的高利贷叫做“羊羔儿利”。一年为期,借一还二。它和蒙古游牧生产有紧密联系。今年借一头母羊,母羊会下羊羔,明年就是两头羊。借一还二,岂不是天经地义?可是在汉族地区推行,家破人亡,比比皆是。然而,比起十天一丈,即借一元,一年后要还2的34次翻倍,再加这个天文数字的50%。实在算不了什么。
    中国人确实聪明,汉语的思辩能力、概括能力实在太厉害。非常繁复的事物,往往以最简单最明了的几个字就表达得清清楚楚。丈、尺、寸、分,它们的内涵和外延。
 

标签: 
作者: 
乐 心
来源: 
潮州日报 (2007.4.4)(2007.4.4)
浏览次数: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