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的棉被纱带业

    半生棉絮养温饱,老来回眸说本行。
   为何说这二句话?因为笔者的前半生是这个行业的一员。
   潮州棉被纱带业,在潮州九十八个自然行业中,算是一个中小行业。说它小,是因为全业户只满十,员工不满百。说它中,是因为全业资金逾万圆(银圆),加上经营纱带和棉纱小批发业务。所以,称为中小行业。
   在旧中国,天灾人祸频仍,生产力很低,人民生活很苦。若从温饱两字着眼,老百姓首要的是填饱肚子,保暖御寒只好放在第二位。那时,经济中等人家,儿女婚嫁时购一床棉被,一床垫褥,从此毕生不再添购。赤贫之家,一床棉被盖祖孙三代人,棉絮从白而黄而灰黑,纤维从柔软而老化僵硬,保暖功能越来越差。此种情况,屡见不鲜。可以说,在旧中国,棉被业是一个小行业,就几乎是命定的了。
   生产棉被,自产自销,老百姓称为“被棉铺”,有经营纱带和棉纱小批发的,也沿袭此“雅称”。
   棉花和棉纱,是本业的主料。棉花大体可分为高、中、低三个档次。高档优质棉花,纤维细而长,拉力强,弹性好,手感柔滑。低档质棉花,纤维粗而短,拉力与弹性均差,容易老化,手感滞涩。中档棉花性能介于两者之间。
   棉纱分为粗支纱、中支纱、细支纱三类。用棉花一斤纺一定长度的纱,称为一支纱,长度增十倍,就叫十支纱,纱支数越多,纱条就越小。四支纱,六支纱,十支纱,都属粗支纱。二十支纱(或二十一支纱),三十二支纱,都属中支纱。四十二支纱,六十支纱,八十支纱,一百支纱,都属细支纱。四十二支纱以上有双纺者,称为线纱。细支纱用高档优质棉花纺制,余类推。制作棉被的棉花,以中档棉花为主。
   全业有八户只生产棉被,属自产自销户,拥有流动资金占全业15%,称为小户。
   有二户除生产棉被,批零兼做外,还经营纱带批发业务、棉纱小批发业务。拥有流动资金占全业85%,称为大户。这两户大户所生产的棉被除销于本地外,还销往闽西各县和本省兴梅地区,韩江上游大小不一的各个埠头杂货店,都销售此二户的棉被,因而销路较广。
   棉被业经营纱带,始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这是在“抵制日货”,“振兴国货”的潮流下所产生的事物。过去,日制纱带在市场倾销,抵制日货之后,土织纱带兴起,取而代之。此举不仅为棉被业扩大经营范围,也为国家挽回利权损失。
   经营纱带的方式,是用机纺的十支纱投放给农村妇女织带。田心村是主要产地。该村从十多岁的女孩到白头发的祖母都会织带,农闲多织,农忙停织。此外,上、下仙河村,福塘村、胡厝等村,也会织带。这些村落,都是本业的纱带投放点。农闲多投放棉纱,堆存成品,备货以应付市场旺季。因此,经营者必须有较多的资本方能胜任。
   纱带的销区,以本省山区县和闽西各县为大宗。束草鞋的大、小白带,制方便鞋耳的四号元带,都是山区不可缺的小商品。本业首户振发号在修造潮州西湖虹桥的工程中赔了款,还打了官司,但很快就恢复元气,在本业中始终保持首户地位,是同经营纱带分不开的。
   潮汕沦陷,棉花、棉纱来源中断,不得不“改弦易辙”,收购旧棉被纺纱织带。当时物资奇缺,旧纱带的销路仍然畅旺,此举为国统区奔走于道路的商旅,挑运工,提供了不可缺少的物品。抗战胜利后,才恢复机纺纱织带。
   经营棉纱小批发的方式:从汕头各棉纱行购进棉纱,以拆零的方式(即每件的二分之一或四分之一)销售。粗支纱销与潮安县田头河村纺制红头绳,中支纱销给本城纺织行业的中、小户,使他们便于周转,供者则图个薄利多销,这是双方互利的交易。
   抗战胜利后,恶性通货膨胀笼罩潮州商场,物价腾云驾雾,民生艰困凋弊。棉被业的惯例是定制产品,约期交货。在此情况下,订货越多,亏损越大。笔者为全业出了点子,售出改司马秤为市秤(等于涨价20%),弥补损失。但此招的有效期极短,当物价涨幅大于20%时,此招失效。只好又出第二点子,全业统一步调,定货不定价,按交货日价格结算,使棉被纱带业在生死关头中逃过一劫。
   1965年春,棉被纱带业各户纳入于手工业系统,组成一个棉花生产社。由纺织公司供应原料,百货公司收购产品。至此,本业的经营方式简单、平易,但应变能力也告消失。(是年六月,笔者奉上级调遣,离开本业。)
   1958年大跃进时期,棉花社纳入于地方国营潮州被服厂,成为一个棉花车间,只有生产权,连简单的买卖权也宣告消失。
   1961年6月,被服厂解体,棉花车间归入二轻系统,称为棉被社。在此后二十多年头中,棉被社在体制上遇到一系列的分分合合,至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棉被业在社会上消失。尽管社会上对棉被的需求正与日俱增,只好由外地产的棉被来填补空白。
 

作者: 
许振声
来源: 
潮州日报(2007.4.4)
浏览次数: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