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修史励后人———《潮人在香港》后记

    盛世修史,激励后人。编写《潮人在香港》是机遇,更是挑战。
  
     这机遇来自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早在2001年“研究中心”理事会就决定组织编写出版《潮人遍神州》系列丛书。《潮人在香港》作为这套丛书的重点书目却迟迟未能落实作者。转眼到了2003年下半年,一天,“研究中心”第三届理事长吴勤生把我找去,对我说:“你已退下报社‘老总’的岗位,有时间可以写《潮人在香港》一书。”吴勤生原是汕头市委常委兼宣传部长,曾长期在新闻、宣传部门任职,是我多年的老领导,对我十分了解;我对他一直也很敬重。对旅港潮人的丰功伟绩我心仪已久;为他们立传、使潮人的优秀品质传承下去,义不容辞。老领导的美意我理解、心领、感谢,但撰写此书我深知其难:“潮人在香港”,内容丰富、内涵深厚,要写得好写出深刻的时代精神和社会意义实非易事。我虽是潮人,但非港人;虽去过香港几次,却都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对香港的社情民情尤其是潮人在香港的历史和现状知之不多;更由于本人的政治素养、社会阅历和学识水平等诸多限制,力不胜任,怕误大事,因而一再推辞,未敢担此重任。2004年春节过后,承蒙“研究中心”厚爱,我成为其中的一员,参与了学术研究和一些日常工作。几个月后,吴勤生理事长“旧话”重提,把撰写《潮人在香港》一书作为任务交给我。这回我不好推辞,只有“赶着鸭子上架”了。 
 
     领了这个任务,我感到压力很大。“研究中心”的领导和同事热情鼓励、诚挚支持,压力变动力。当然,困难仍然不少,首先最大的难题是材料缺乏,无史可据、无案可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更何况我这“笨男” “研究中心”资料库有关香港的书籍、报刊、资料我几乎翻了个遍;汕头市政协和汕头经济特区报社的资料室我也多次浏览,期间也到香港进行过短暂的采访。只要能够搜集到的材料,哪怕是大海捞针、沙里淘金,我都不厌其烦、一点一滴积累起来。向有关的领导、专家和熟悉香港情况的人士请教、了解、采集尽可能多的资料。每当掌握到有用的材料,哪怕是片言只语、一星半点,我都如获至宝。感谢很多新老领导、新老同事和各界朋友热情提供很多可贵的材料、提出很好的意见。“研究中心”的名誉理事长刘峰等领导和在汕顾问还举行座谈会,专题研究、出谋划策。吴勤生理事长和换届后刚上任的第四届理事长李衍平具体指导,帮助搜集素材。这些都使我获益匪浅。
  
     随着材料的积累和消化,对旅港潮人的认识也逐步深化。他们移居香港,融入当地社会,带去了潮汕人适应性强、拼搏进取、敢立潮头、勤奋俭朴的传统美德,与当地人民和来自全国以至世界各地的移民和睦相处,互助互爱、情同手足,既创业立业、发展自身,也推动了香港经济、社会的发展,弘扬了优秀的中华文化。他们与当地港人一道立港、兴港、治港;他们对祖国、对家乡和亲人无限眷恋;“海纳百川、自强不息”的潮人精神在他们身上闪光!在收集材料和写作的过程中我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艰苦奋斗、拼搏创业和乡情亲情的教育,激励着我拿起笔来,追寻他们的旅港轨迹、记录他们的光辉业绩、讴歌他们的精神风貌。
 
     就这样,我一边参与“研究中心”的日常工作,一边搜集积累材料,于2005年初开始写初稿,边写边继续搜集材料、修改补充,断断续续、紧赶慢赶,半年后写出第一稿。吴勤生同志详细阅后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名誉理事长刘峰百忙中认真审阅,指出一些重点落笔和应该删简的地方,还亲自提供补充资料和线索。根据这些意见我再修改补充,个别章节作了调整,先后写出第二稿、第三稿,分送香港、汕头(主要是“研究中心” 的有关领导、专家、学者和熟悉情况的人士,征求意见、集思广益。我想尽量多写一些人物和事迹,准确、充分地展现香港潮人的风采。但由于主客观的诸多局限,稿子虽是一改再改,难免仍有以偏概全、挂一漏万以至谬误之处,有些章节的内容尚嫌单薄。总之,本书还有很多不完善、未尽人意之处,现在出版,仅是把已经收集到的有关资料分门别类、梳理归纳、初步整理出来,希望得到读者、行家的指正和关注,更期望一部完善、系统、真正意义上的《潮人在香港》早日问世,在香港、神州大地以至世界各地引发更多的“潮人效应”,为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作出更大的贡献!
  
     在潮人成批移居香港以来的这100多年间,风云变幻、商海浮沉,有人飞黄腾达,有人折戟沉沙。本书所写的是香港各个历史阶段各行各业总的情况,也有对一些突出人物在某个时期的述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事业有成,顺理成章地成为推进香港经济繁荣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与此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有少数人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或陷入困境,或走人歧途,令作者始料不及,只好尽可能进行必要的文字处理。书中的一些数字和排行榜尽可能寻求最新的统计。尽管如此,由于条件所限,肯定仍有纰漏或谬误之处,恳请鉴谅指正。 
 
     本书写作过程中参考的书籍、刊物主要有:《港澳大百科全书》等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历届理事长刘峰、吴勤生、李衍平审阅全书;香港的蓝真、洪贤友、吴羊璧、林枫林、马楚坚、朱明和汕头的麦友直、陈荆淮、杨生等诸位先生提出了宝贵的修改意见、提供可贵的资料和帮助,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对所有关心、支持、指导本书写作的汕头、香港有关领导、专家、学者和各界热心人士再次表示诚挚的谢意!

作者: 
陈焕溪
来源: 
汕头日报(2006.10.15)
浏览次数: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