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潮汕文化兼容进取的秉性与建设创新型汕头

    胡锦涛总书记在今年初召开的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指出:“一个国家的文化,同科技创新有着相互促进、相互激荡的密切关系。创新文化孕育创新事业,创新事业激励创新文化。”文化的繁荣是城市繁荣的重要标志。文化对于社会的影响是潜移默化、无所不在的。创新文化对于创新型社会的构建是至关重要的。
  
     中华文化历来包含着激励创新的丰富内涵,历代有识之士都是致力于革新鼎新,推陈出新,“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建设创新型社会,必须大力弘扬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自强自尊,不断增强创新活力。潮汕文化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她是中原文化和外国文化、大陆文化和海洋文化碰撞、交融结合的产物。潮汕文化是开放型的文化,是有高度融合性的文化,是奋发向上、开拓创新的文化,千百年来在韩江、榕水滋养中,沐风栉雨,生生不息,水拍浪高,潮音不绝。诚然,潮人在这个特殊的地理环境中生活,也无可避免地沾染着一些职业缺陷,如昔时潮民“赶潮”打渔,这种“讨海”的原始方式往往伴随着侥幸心理,这就给人们一个错觉,办事要“赶潮”,存在“跟风头”、“投机取巧”的思想。历史上汕头曾经有过两次辉煌:一次是清中期辟为通商口岸后,汕头成为世界闻名的商埠;一次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建立经济特区后,汕头又一次进入全国著名城市的行列。但是,2001年后的一二年,由于种种原因,汕头的经济出现了滑坡。历史包袱、社会矛盾困扰着汕头的发展。近几年,汕头市委、市政府做出的种种努力,使汕头经济社会发展出现了转机,去年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但是,汕头的经济仍处于艰难的爬坡阶段。
  
     如何使汕头的经济走出低谷,实现跨越式发展 出路在于发展和创新,建设创新型汕头。文化是城市经济全面振兴的内在驱动力。 
 
     目前,迫在眉睫地在于挖掘潮汕文化开拓创新内质,营造创新文化氛围,弘扬“海纳百川,自强不息”的汕头精神,构建创新文化。回顾从韩愈治潮一千多年来的历史,特别是从汕头开埠到改革开放一百多年的历史,有如下三点是值得我们应该持久弘扬的。 
 
     一、敢闯难关,敢冒风险。潮汕文化与海结下了不解之缘。揭阳是粤东最早的县名,以揭岭之阳名揭阳,这应该是内陆中原人来时名的地名。但这些中原移民与本地土人结合后,逐渐认识到海与他们的关系是多么的密切,多么的重要,遂有潮阳、海阳、澄海等地名。这个转变,是潮汕先人由大陆文化向海洋文化的转变。汕头临海且人多地少,向海进军是唯一的选择,潮人为了谋生而富有冒险精神,漂洋过海闯世界,虽屡遭海潮、海浪或海盗袭击,有的葬身海洋或客死他乡,但仍不屈不挠。这就造就了“红头船”精神———敢闯难关,敢冒风险,自强不息,开拓创新。“红头船”精神使潮汕人在近代中国海上交通史和近代中国工商业史上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许多潮人足迹遍布东南亚等海外地区,成为当地首富辈出的商帮。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汕头人沐浴着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春风,发扬“红头船”精神,冲破“左”的思想束缚,勇于开拓创新,在一片沙滩荒地上杀出一条血路来,筑起了“金窝”、“银窝”,取得了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双丰收。20多年的实践证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开拓进取、勇于创新,是汕头发展创新的必由之路,只有牢固树立敢闯难关;敢冒风险的创新意识,才能最大限度地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汕头的振兴才有希望,汕头才有美好的未来。 
 
     二、交汇碰撞,博采众长。汕头是一个著名的沿海港口城市,它地处潮汕平原三道主要江河的汇合出海处,北依揭岭,南濒南海,韩江、榕江、练江犹如三条银带,使汕头与潮梅各属及闽赣边县的大片土地紧密相连。汕头东、西、南三面濒海,东距台湾200余海里,西南距香港近200海里,并与南洋群岛相望,且拥有长达300多公里的海岸线和容纳众多船只之良港。这个独特的地域特征,赋予了潮人人文精神中,既有山的凝重,又有水的灵动,让潮人思想在中西文化的交汇点上激荡、碰撞,不断擦出新的火花,形成持久的创新动力。1858年《天津条约》签订后,汕头的大门被帝国主义的枪炮打开了。潮州 后改汕头 被迫辟为通商口岸。帝国主义的侵略,给汕头人民头上又压上了一座大山。但由于外资的注入,资本主义的管理理念和资本运作模式的引进,也给了汕头的发展提供了一次历史机遇,汕头的文化也发生了剧变和空前的繁荣。在那个时期,孙中山三民主义、新文化运动、马列主义思想和资本主义思潮,剧烈地冲击着潮汕千百年来形成的顽固的封建文化。汕头的社会思潮空前活跃,“火焰社”等新文学团体如雨后春笋,报馆、书店、印刷厂林立。据统计,到最盛时汕头埠有10多家报纸同时出版,全潮汕有报刊70余家。各种新思想、新主张、新鲜事,不断出现并披露于报刊。那个时期,也使潮人交汇撞碰、博采众长的创新作风和文化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汕头开埠后,经由汕头的外出经商者逐日增加,外籍商人也纷沓而至。由于外国资本的进入,汕头工商业长足发展。汕头开埠后开办的南生公司的广告词就响亮提出:“经办全球货物,搜罗中华国产”。可见,当时潮人做生意就有面向全球的外向型眼光。澄海县志对早期的汕头曾有这样一段描述“每当春秋风信,东西两港以及溪东、南陇、沙汕头 现汕头市这一地方———作者注 、东陇港之间,扬航捆载而来者不下千万计。犬牙错处,风物滋丰,握算持筹,居奇屯积,为海隅一大都会。”这里记述的是汕头等港口形成初期的繁忙景象,其鼎盛期的繁华程度便可想而知了。这是潮人弘扬交汇碰撞、博采众长的创新作风所然。
  
     三、海纳百川,唯才是用。潮汕文化有着大海那样的胸怀,汲纳着百川舸流,激荡着急流险滩。潮人秉承着海的本性,很早就懂得营造创新环境,汲纳四方贤才,为我所用,变革创新,改变自己的落后面貌。潮汕这个地区早在远古时代已有古人类在活动。秦、汉年间就已置县揭阳,晋置义安郡,隋置潮州。但由于地理位置僻处岭南,远离中州,限于东南海隅,到了唐代,大部分地区仍然处于荒凉落后状态,常被目为“蛮荒瘴疠”之区,以至成为谪宦逐客之地,一如韩愈所云:“潮州底处所,有罪乃窜流。” 
     
     吾潮百姓,地方官员,对于这些有罪被贬、窜流而来的官员,并没有赚弃他们,鄙视他们,而是坚持实事求是态度,从朝廷的思想禁锢中解放出来,把他们当成贤人、能人,欢迎他们,拜他们为师。 
 
     常衮于大历十四年 779年 贬为潮州刺史,到了潮州后,他“兴学教士,潮俗为之丕变”。这足见潮人的谦卑情怀。唐宪宗元和十四年(819年 ,刑部侍郎韩愈因谏迎佛骨,触怒宪宗,遂被贬为潮州刺史。韩愈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为潮人做了大量好事,驱除鳄鱼,为民除害,任用了当地贤士赵德出来主持州学大事,振兴州学,促进潮州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以致韩愈“八月居潮万古名。”人民怀念他,纪念他,江山随之改姓韩。潮州的恶溪改名韩江,笔架山改名韩山,并设“韩文公祠”,永远纪念。以后的历朝历代,都陆续有中央官员、外省籍贤达莅潮,吾潮人民一而贯之地接纳他们。 
 
 潮汕人民就这样以火一般的热情,拥抱四方人才,不断地汲收他们中的丰富营养以涵养和丰富自己,增强创新的活力。 
 
     事实证明,只有胸怀宽阔,海纳百川,唯才是用,才能吸纳四方贤士,为我所用,为振兴潮汕服务。 
 
     诚然,潮汕四季如春和秀丽的风光也赋予潮人清纯、秀美、灵动、纤细的性格特征。潮汕姑娘窈窕秀美,早已海内外闻名;潮汕姿娘会理家,早已成为潮汕的名片和品牌;潮汕姑娘聪明贤慧,心灵手巧,工于手工,已使潮汕工艺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潮人种田如绣花,也使潮汕老农名噪一时。潮汕文化的一刚一柔,已成为汕头文化的互补和创新的推动力。大力弘扬汕头精神,把潮汕文化兼容进取的秉性充分发挥出来,汕头这座百载商埠必将再次喷发出璀灿的光芒,谱写着优美的时代乐章,一座现代化港口城市、区域性中心城市、生态型海滨城市必将屹立于祖国南海之滨

作者: 
陈汉初 陈杨平
来源: 
汕头日报(2006年08月28日)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