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文化:包装与超越

    全新包装的潮剧在一定程度上的成功带给我们一个启示:长期以来,“谦细”的文化心理决定潮汕人不善于自我包装自我宣传,这使得潮汕文化中很多有价值的、对古老文化保存完整的东西远远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潮汕文化的包装和超越,应该是一个值得重视值得探讨的问题。
 
     说起“文化”这个词,很多人会觉得很抽象,潮汕人喜欢把读书识字的人称为“有文化”,更使“文化”这个词多了几分象牙塔的感觉。其实,文化是很实在的东西,我们这里没有必要从概念上去界定它,我们只要知道,我们平常讲的潮汕话,我们听的潮剧潮艺,我们和我们的先人居住的民居,我们农村时年八节的“营锣鼓”和 “施孤”之类的民风民俗,以及潮汕人“种田如绣花”等体现出来的“精细”的文化特点等等,就都是“文化”,也就是我们要谈的“潮汕文化”。
 
     古韵翻新声:潮剧潮艺包装成功的启示
 
     近年来,古老的潮艺在经历了多年的沉寂徘徊之后,借助全新的包装重新吸引了大众的注意力,焕发了新的生机和发展契机,也带给人新的启示。
 
     潮汕大锣鼓今年上了央视的元宵晚会,就是一个包装“出新”的好例。潮汕大锣鼓与众不同,武套气势磅礴,文套清新轻快,富有地方特色,这是公认的。但长期以来,潮汕大锣鼓基本上只能局限于本地广场演出。能够上央视元宵晚会这样全国瞩目的场合演出,无疑是一种超越,而实现这种超越,则离不开一番新的包装。
 
     潮汕大锣鼓在央视元宵晚会的表演,是结合了电视晚会演出的特点,大胆舍弃“原汁原味论”,在充分体现潮汕大锣鼓风貌的前提下,从编曲到演员选择,从服饰到动作,从站位到声响,都进行了全新的配置,突破以往形式呆板,表演者表情不够丰富的弱点,突出鼓点的节奏,所以时间虽短,却能展示独特的魅力,从而获得空前的成功。潮汕大锣鼓上了元宵晚会之后,其知名度迅速提高,今年就有河南等地专程来邀请前去演出,说明其影响力已经开始超越了本土。这其中不无启示意义。正如参与电视改编的汕头电视台电视节目中心副主任陆松华所说的:潮汕大锣鼓这样的民间艺术,要想到顶尖级的艺术殿堂去亮相,肯定要有所创新。片面强调“原汁原味”,很容易地就会陷入孤芳自赏的境地。 潮剧的包装则似乎走得更早。从2002年的《葫芦庙》开始,直到近期的《东吴郡主》,都了请外地有名的导演进行包装。尽管某些问题至今还一直有争论,但现在看来,这些包装无疑是取得一定的成功。广东潮剧院一团副团长李祥光就认为,请名导演包装,带来了新的视觉冲击,使得潮剧能够为更多的青年观众所接受。
 
     李祥光认为,潮剧的观众本来就有不同的层次。农村的观众,一般会喜欢那种比较传统的潮剧。而城市的观众欣赏水平比较高,审美情趣也不同。要适应这些人的需要,就要对潮剧进行适当的改革、包装,引入现代的声光电等技术手段,强化舞美设计的视觉冲击力,节奏也要加快,这样才能吸引都市人,特别是中青年观众的兴趣。
 近年几出反响较好的潮剧,比如《葫芦庙》、《东吴郡主》、《西施归越》等,其包装都是引入很多话剧的因素。为什么要引入话剧的因素?李祥光认为,是因为戏曲的程式化表演与现代舞台的导演手法有距离。话剧的表演更“真”。比如说,开门这样的动作,在戏曲里一般只是演员的一个动作表现出来,而在话剧里则会有真实的门和开门的动作。引入话剧因素,可以“真假结合”,打破戏曲程式化表演的传统,这样更适合现代人的审美习惯。“时代不同,节奏就不同,不存在一成不变的东西。艺术必须贴近生活,才能有生命力。”李祥光这样总结道。
 
     当然,李祥光也坚持认为,戏曲的特点就是以歌舞演故事,当剧情需要进行情绪渲染的时候,它就必须有比较长的唱腔来刻画人物的心理,表达人物的强烈感情,这是必要的。所以无论怎样包装,都必须遵循戏曲的特点,才能成其为“戏”。
 
     河洛有遗风:潮汕民居的整体价值远远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潮汕文化的一个很大特色,就是比较完整地保存了很多古代的文化。独特的潮汕话暂且不谈,潮汕民居和潮汕音乐可以说是两个典型。据考证,潮阳的笛套音乐,就是唐宋宫廷音乐的遗存,而潮汕民居,则是“汉唐世家河洛古韵”。
 
     林凯龙,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教师,《潮汕老屋》作者,他就特别强调了潮汕民居对中国古老建筑艺术保存的完整,他用“汉唐世家河洛古韵”来概括潮汕民居的特征。林凯龙比较了唐朝王维著名的辋川别业和潮汕民居,发现它们在结构上很相似,从而证明潮汕民居保存的确实是唐宋的东西。“潮汕像个聚宝盆,吸纳和保存了很多古老的文化和多元的文化。”林凯龙说。
 
     “潮汕民居最大的特色,就是‘潮汕厝,皇宫起’。”林凯龙说。潮汕民居是一种典型的中轴对称、向心围合的结构,这在古代是皇宫才有的;潮汕民居的屋顶,用上了黄色,这在古代也是只有皇家才能用的;潮汕民居往往把大门开在正中,这也很罕见,北京的四合院,大门一般都是偏开。但潮汕民居也有另一个特点,那就是含蓄。它虽然整体规模比较大,但一般都不高,山墙也不高。建筑风格一般都中规中矩,少有奇异之笔。潮汕民居的形成和潮汕的文化、潮汕的民风有密切的关系。潮汕地区长期保持着比较强大的宗法传统,往往聚族而居,所以规模都比较大。而江浙一带经过资本主义萌芽的洗礼,强调个体,建筑也表现为小巧化。
 
     但潮汕民居的价值至今远远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即使是作为地方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也是做得很不够,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和学术研究更是少见。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形呢?林凯龙提出一个很令人深思的见解,他认为,这和潮汕人的文化心理有关系。一般数来,潮汕人比较含蓄,比较内敛,凡事讲究“谦细”,不喜欢张扬,所以,对于自我宣传方面很少引起重视。加上僻处一隅,使得潮汕人对自身文化的价值好像也缺乏一种自信,固守有余,而开拓不足。
 
     在林凯龙看来,到目前为止我们对潮汕木雕、石雕介绍的比较多,这当然很有必要。但这些东西很多都只是民居的一部分。其实,应该说,还是整个潮汕民居作为整体更有价值。林凯龙认为,从当今世界潮流的审美观点来看,更强调一种结构性的、整体性的美感,简洁的、体现不似之似的造型更受青睐,潮汕民居和这种潮流更为吻合。那些外表古朴,石灰沙材料裸露,看起来富有肌理、色彩富于油画感的潮汕古民居,将越来越为世人所重视。
 
     居高声自远:学者的影响力不容忽视
 
     在我们的采访中,黄赞发先生和林凯龙先生不约而同地提出要重视学者的影响力。他们举的例子是纳西古乐。其实,古老的潮乐保存了许多唐宋宫廷音乐的成分,这一点和纳西古乐相似,也毫不逊色。但纳西古乐有一位宣科先生不遗余力地进行研究和宣传,取得很大的效果,所以名气很大。我们觉得这一点确实值得重视。潮汕文化虽然有饶宗颐先生大力提倡“潮学”,在总的来说尚未形成规模效应,特别是相比较于在国内外已经成为跨学科研究“显学”的“徽州学”而言,“潮学”在国内外学术界这一层次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影响还不是很大。而这一方面的作用其实不容小觑。编写《中国民间美术全集·民居》卷的时候,因为林凯龙的提议和坚持,书中增加了部分潮汕民居的内容。该书出版发行后,潮汕民居开始在新的层面产生影响。不久前,林凯龙在香港中文大学主办的具有世界影响的学术杂志《二十一世纪》上,以封面文章的形式发表了论文《寻找汉唐世家———潮州民居探源》,预示潮汕民居研究开始进入国际学术界的视野。这些高层次的学术探讨,对于促进潮汕文化超越地方文化的界限,扩大潮汕文化的影响力,都将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当然,政府,包括基金的支持也非常重要,而且也有了新的举措。广东省潮剧文化发展基金会将于今年11月份正式成立,毫无疑问,这对于潮剧的繁荣和发展,肯定会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汕头电视台近年推出的《汕头老街》、《潮汕民居》,以及即将推出的《红头船时代》等,对于潮汕文化的宣传和传播也起了积极的促进作用。目下,一些有识之士也开始注意到潮汕文化潜在的巨大价值。我市的文化经纪策划人曾若明就认为,潮汕大地人文历史悠久,文化积淀厚重,潮乐、潮汕大锣鼓及民间传统音乐等艺术形式享誉海内外,深受观众的喜爱。所以,如果经过适当的包装,然后推向全国,让潮汕文化的影响力在全国的范围内产生影响,那肯定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即使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潮汕文化”这个牌子也绝对值得看好。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汕头广播电视报(2006年8月26日 )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