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抗战女战士吴秀远

    吴秀远,1920年出生于普宁县陂头乡人。父亲吴百川是位爱国绅士。吴秀远年幼时跟随父母到安南 越南 谋生、求学。她先在薄寮新华小学念书。后来,一家迁居堤岸,她又在华侨小学继续求学。她不但成绩优异,而且擅长绘画、刺绣。14岁那年,绘绣的“丹凤朝阳图”被送到西贡宫廷里展览。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前夕,吴秀远一家返回故乡。父亲做中医,母亲耕田,而她随后考进离家不远的兴文中学念书。兴文中学是由地下党员马士纯、邱秉经和进步人士许宜陶、黄声等人所主持的学校。以学习风气好和爱国主义思想浓厚而闻名。
  
     吴秀远在进步教师的培育下,成为一个“跳班生”和抗日救亡运动的积极分子。她参加课外读书会和校外的扫盲工作,参加学校剧团和歌咏团,积极开展各种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她主演过“雷雨”、“回春之曲”、“放下你的鞭子”、“没有祖国的孩子”等剧目。有一次,她和黄声老师合演“没有祖国的孩子”一剧,演到激动时,情不自禁地撕下身上的衣裳为战士包扎伤口,逼真的表演使观众感动得流下热泪,演出结束时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当时中共普宁县工委宣传部长马士纯这样评价她:“无论演哪一个角色,都演出了水平,就是电影演员也不过如此。”1938年3月,吴秀远参加了普宁青年抗敌同志会。随后,邱秉经和进步人士许宜陶、黄声等人到揭阳县(现揭西县 石牛埔创办“西山公学” 9月改称“南侨中学”),吴秀远一心想要跟着他们到南侨去。但是祖母和母亲开始都不同意。这时她的哥哥吴志远 曾参加十九路军上海抗战 却对她大力支持,他说服了祖母和母亲,并表示愿意负担妹妹学习和生活的全部费用。第二天吴秀远不等天亮就挑起行李铺盖奔向南侨中学。
  
     吴秀远来到南侨中学,立即投入紧张的学习和救亡运动。她是女学生组织《妇女呼声社》的领导人之一,壁报的编辑;并继续发挥宣传、演剧和群众工作的才能,她的足迹踏遍了学校周围的大小村庄。1938年,在抗日救亡中锻炼成长的吴秀远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6月,日军入侵潮汕腹地。同月7日,南侨中学校长黄声选送吴秀远、欧阳温玉、许韵松等学生参加“汕头南洋华侨战地服务团 下简称战地服务团 ,随军参加对日军的战斗。21日天刚亮,日军飞机和炮舰疯狂轰炸汕头市,其陆军从澄海县外砂登陆后直扑潮安庵埠,妄图切断汕头军民的退路,在这危急关头,战地服务团在上午8时和潮汕警备司令部一起撤退,安全到达宏安乡。 
 
     在他们到达潮安县宏安乡后,战地服务团随警备司令部一起转移。
  
     司令部在宏安停留3天后又往潮安后撤。6月25日,她们又开始了极其艰苦的转移。在兵荒马乱、敌机盘旋滥炸的险境中,她们徒步到潮安,又迂回丰顺县的潘田,再折回潮安县的田东。她们每天要走120多华里崎岖险阻的山路,夜间露宿在深山野地里。
  
     战地服务团归队后,吴秀远编在第一战工队,随军转战于潮安县的田东、揭阳县的五房山、登岗等地,沿途宣传发动群众,打击敌人。她曾被派遣到接近前线的潮安县庵埠、华美等地,装扮成农村妇女侦探敌情。8月19日下午3时左右,日机轰炸潮安县黄沙田。吴秀远在疏散到村外一座石桥中间时,不幸中弹负重伤,战友们立即把她送到驻军医院,秀远的伤口在大量地流血,灼痛难忍,翌日凌晨,守护在她身边的战友杜兰见她脸色苍白,生命垂危,便不得不问她:“秀远姐,你还有什么话要告诉你爸妈?”弥留的吴秀远打起精神回答:“你以为我会死吗 ……不,不会的,日本鬼子还没有消灭,仇还没有报,我还要上前线……”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她为中华民族的解放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

作者: 
吴忠文
来源: 
汕头日报(2006年08月27日)
浏览次数: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