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与潮汕方言的忌讳

    姓氏与潮汕方言忌讳有很多,主要有谐音或同音不同字而引起民间的忌讳,这些忌讳主要是针对一些对于婚姻问题或拜盟或生意合作伙伴或有关重要事项等等各种喜事而言,双方总要寻找比较合适的姓氏。在封建社会里,潮汕民间将此列为头等大事,是风俗的彩头。例如:①姓“史”的人,好多姓氏都不敢与其接近或共办之事,因“史”与“死”是谐音,所以凡是动物姓氏的“马、牛、蚁、龙、鹿、熊、骆、鲍、鸥、羊(杨)”都不喜欢与其合作,因是“史(死)”字当头。②姓“陈”的人也对好多姓氏称呼的忌讳,因“陈”与“同”是同音不同字义,但相称听起来很不吉利,如与“许(同苦),王(同刑)、范(同犯)、汪(同冤)、朱(同诛)、黄(同黄)、罗(同牢)、史(同死)”。③严、阎姓与姓施的也更忌讳,因“严阎”与“验”谐音,“施”与“屍”同音,听起来就有“验屍”的不祥语。④姓“沈”与姓“孙”的也有忌讳,因“沈”与“婶审”同音,因而婶孙更不能成夫妻,也有“审孙”不吉祥的口音。⑤还有林与王和林与史及林与范的忌讳,因“林”与“临”同音、“王”与“刑”同音、“史”与“死”谐音,“范”与“犯”同音,听合起来为“临刑”和“临死”、“临犯”的不祥之忌。⑥诸姓对“许姓”也有不喜欢,因许(苦)字当头,人们对许(苦)姓也是很忌讳的。姓氏与潮汕方言忌讳例子还有很多,不胜枚举。
  
     曾有潮剧在演古装戏时,在公堂情节上,导演就加插一小段笑科的台词。婆媳因口结不和打架而闹上公堂,县官要她俩报上姓名: 
 
     甲:启禀大老爷,老妇郑氏禾家。乙:启禀太爷,民妇许氏媳妇。
  
     县太爷听后大打惊堂木唱道:“住口!住口!再住口!!你是揑(读“郑”死禾家;你是苦死媳妇,恁等还敢闹上公堂,吩咐左右,把她俩各打二十重板!!” 
 
     甲:大老爷且慢,我是她的婆婆,郑氏。
  
     乙:启禀太爷,我是她的媳妇,许氏。 
 
     县官听后才息怒,这也是姓氏与潮汕方言忌讳在潮剧趣科的表现。解放后,由于社会进步,民间不信邪,“忌讳”的事例也自然而然地逐渐消逝了。

作者: 
许朝贵
来源: 
汕头日报(2006年08月27日)
浏览次数: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