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代达濠紫豪阁与德教的发展与建构——近代潮汕侨乡与东南亚地区文化互动的个案研究

    引  言
 
    德教是一种发源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潮汕侨乡,流播于东南亚地区,特别是广泛流布于今日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的新兴的世界性华人宗教。[1]由于种种原因,对于1949年之前的本土德教的研究,至今仍是令人遗憾的学术空白。中山大学林悟殊教授就曾指出:“从一九三九到一九四九年这十年,各阁的活动情况,吾人所知不多,尚有待深入发掘资料。”[2] 
 
    本文拟以20世纪40年代的潮阳县达濠埠(今属汕头市濠江区)的德教会紫豪阁为研究中心,通过重构其历史,比较紫豪阁与1939年杨瑞德“首创德教”的潮阳和平 “紫香阁”,以及今日海外德教组织三者的异同,讨论达濠紫豪阁对于德教的发展与建构,对德教由本土走向东南亚华人社会所起的历史作用。 
     一  紫豪阁的创立
 
    达濠,位于汕头港南岸的一个岛屿,是潮阳县城往来汕头市区的必经之地。达濠岛中南部的达濠、青篮、赤港三乡,组成了达濠埠(又名“达埠”、“踏头埠”),是自从清代康乾年间即发展成型的潮汕沿海商埠。[3]本文所提及的“达濠”,除特别说明外,概指达濠埠。 
     (一)德教回忆录中的紫豪创阁
 
    与1949年之前创立于潮汕本土的其他德教会一样,有关紫豪阁的历史记载,即使是在德教回忆录之中也相当简略。
 
    德教元老马贵德、李怀德等在其撰写于50年代的《德教根源》一文中,对于紫豪阁以及达濠岛上的另一家德教会紫垣阁,仅一笔带过: “达濠紫豪阁、葛洲紫垣阁,均由诸善信同宣德音,濠有崇德善堂,葛亦创明德善社,兴办善举,救济事业。”[4]
 
    紫豪阁阁长吴醉樵之子吴幼樵,在90年代末回忆道:    
     “紫豪阁创于甲申年(一九四四年)闰四月十一日,当时紫阳创阁刚二月,李怀德、马贵德、萧德史等德长遵师示,临濠宣扬德教,训化民人皈从正觉。”[5] 吴氏随后又补叙说:
 
    “创阁之前,师尊先于汕头紫和阁降鸾,有‘紫气东临达人宇’之示谕。其时,众还未明师之意旨。谁料来濠创阁,正好阁址择定于吴达君(天主教徒)住所楼上。真不可思议也。
 
    癸未岁(一九四三年)春。济佛、大峰祖师降鸾濠岛,乩示素有海滨邹鲁之称的达濠将有劫难来临,师尊为渡众生脱苦海,教化村民积德行善,恤孤济贫以‘求赦民难’。
 
    达濠创坛。师示:由蔡心田、林世昌二德生(蔡林二生均是一介商贾)执乩,并分别赐法号德济、德峰,也录收十八德生,皆系从德善堂之善士。
 
    达濠创坛初设鸾台于十八石洞。后因觉十八石洞地处东南青云山谷,距离市区约五里之遥,因开乩之期相隔太长。蒙师准,每逢三六九日于中心区滨海楼开坛教诲,讲道德,指迷津。求消灾治病者,络绎不绝。 直至明德楼佛坛(即从德善堂社址)修葺完竣,紫豪阁也从原蕉桐(吴达君住所楼上)迁至明德楼与从德善堂法坛合一。十八石洞朔望开鸾则依旧不辍。”[6]
 
    吴幼樵的上述回忆,坚持以德教组织作为叙述的主体,在记叙次序上并不按照事态演进的时间顺序。因而同样无法为我们提供一个明晰的历史轮廓。 (二)口碑与鸾墨中的紫豪创阁
 
    根据达濠等地耆老的口述史料,和传世的当年鸾墨,我们尝试着拟构达濠岛设立鸾坛乃至德教会建立合流的早期历史。 
     1  济佛香火莅临达濠
 
    在口述史料中,济公活佛香火的莅临达濠,是从本埠商人的个人行为开始的。
 
    “沦陷期间,达濠人蔡妈封生了重病,久治不愈,有人提议到邻近的潮阳海门镇请济佛香火前来救治。妈封之兄蔡妈赐小时候曾在当地的日本客栈做“小公司”(即学徒),会日语。日军来了以后,蔡妈赐担任日本神河洋行达濠分号‘家长’(即经理),赚了大钱,就斥资去海门请济佛。
 
    济佛香火和四五位海门乩生莅临达濠后,在蔡家开乩,治病救人颇有灵验。此后达濠人惮于迎送香火的麻烦与花费,请示济佛获准之后,就在本地人中训练出了两位乩手:一为开设杂粮干果行,人称‘保大老’的蔡新田,一为家里开有布铺的林世昌(人称“世昌舍”)。录文则由开设药材铺保和堂的中医师,能文善书,有‘澳埭状元’美誉的林守乾(人称‘守乾秀’、‘保和先生’)充当。经费方面达濠的商家人起来负责,鸾台也改设于青云岩十八石洞大峰祖师厅,因此济佛常和祖师一起降乩。”[7]
 
    至于济公活佛香火的来源,据达濠[8]与海门耆老[9]的口碑,来自海门练安善堂。 
     2  从德善堂的创办
 
    引入济佛香火之后,首先发生的,是上述口碑中回忆的,达濠商界在青云岩十八石洞安置了济佛香火,使济佛成为了埠众公共的信仰对象。其次在本地商界之中训练了自己的乩手。由此开始了达濠由鸾台发展为善堂的历程。
 
    当年达濠的乩文集《救生渡》中,跋语曰:
 
    “溯自济颠祖师来濠创设鸾台,于兹已一年有半,初仅设法座於十八石洞,每逢月之朔望,焚香扶鸾恳求祖师与大峰祖师降坛训示。嗣后同人等因觉石洞路遥,开乩之期相距太远,乃求分设乩坛于滨海楼,幸蒙恩准,并定三六九为期,开坛判事,自是顶礼者益众。迨即僦明德楼修葺完竣,乃迁现址,悬法缘,设莲座,昕夕焚香诵经,梵呗之声频闻,而石洞朔望扶鸾之期,则依旧焉。”
 
    按《救生渡》序作于1944年岁次甲申闰四月初一日,所收最后的鸾墨则扶于1944年岁次甲申六月廿三日。因此,蔡妈赐最早请济佛香火来达濠的时间,大概是在1942年岁次壬午的年末。 滨海楼“三六九为期”鸾台
 
    十八石洞开乩之后,由于达濠埠众,特别是众商家的需求,达濠信众又于滨海楼李家脯铺[10]楼上设立了“三六九为期”的鸾台。《救生渡》所收录的第一篇鸾墨,就是癸未年(1943)三月初三日扶于滨海楼。显然,该鸾台设立的时间在此之前。 济佛、祖师倡建善堂
 
    癸未年(1943)三月初三日,滨海楼扶鸾活动中,济佛降鸾指出: “查达濠乃海滨之所,素有邹鲁之风。惜乎一般人民,未明因果报应,尚有多少蛮干。以致上天震怒,降此十魔大劫,收回凶恶,归幽处罚。颠见之流泪,叹一声:南无阿弥陀佛!故来南方,飞鸾指示,训化人心,皈从正觉,俾免沉沦苦海,加重劫数。诸生须知一国有贤,可益一国,一乡有善,可益群众,勉之。”
 
    当晚八时半,大峰祖师也降鸾于该坛:
 
    “菩提路上往西归,九族同升白云梯,满目哀鸿心不忍,可怜饿殍半途摧。
 
    尸骸丢在旷野间,风雨暴露魂难安,原是生前有过失,今遭浩劫怨何人。
 
    老僧与道济大师前来普渡,救苦救难,挽回天心,归从正觉,诸生务加努力,定有可观。”[11]
 
    这次扶鸾形成的乩文,在《紫豪阁简介》中,在达濠慈善界耆老李明典老先生的记忆中,被认为是大劫来临之前,“教化村民积德行善”、甚至是“济佛和祖师倡建从德善堂”的神谕,“饥荒年时,济佛、大峰祖师说大劫来,你们要做好事,组织善堂,达濠商家十个有九个参加。没几月,饥荒就来了,一月死三千多人,善堂主持了修万人墓。” [12] 从德善堂的建立
 
    鸾墨中所讲的“十魔大劫”,从其本文来看,实际上已经降临达濠了。
 
    “1943年,潮汕春旱四十多天,粮食失收,加之日寇掠夺,封船锁港,搜刮民财,致物价飞涨,米贵中珠,酿成空前惨烈的大饥荒,濠岛十室九空,尸横遍地,饿死几近一半。根据记载,青林莘香里竟有妹以姐尸虫充饥。达濠皇帝帽石山下的万人墓就是墓葬当时死者的地方。 兹抄录万人墓碑记,可见当年惨状之一斑:
 
    累累之冢,乃癸未受难同胞瘗骨之所。时日寇南侵,濠岛沦陷,锁港封船,交通梗阻;又逢严旱,田园失收,米珠薪桂,民无以生。饿殍遍地,收埋日以百计,窀穸未能分管,统埋巨穴。无辜濠民,罹此浩劫,生悲死恨,哀思绵绵••••俾后人之凭吊,世代之毋忘。
 
    嗟吾濠民,生兹乱世,战祸所被,饿馑流隶。逝者露赀,存者陨涕。薄木难求,轻棺莫市,乃营巨穴。瘗骨山阿,遗骸弗辨,徒唤奈何。荒郊寂寂,翠岫峨缘。万载千龄,哀坎坷。” [13]   在饥荒、神谕的背景下,原达濠自治会主席,沦陷时走避香港,1943年回到达濠的摊场(即赌场)商人吴柏如,在达濠埠上众商家的支持下,发起组织了从德善堂。
 
    从德善堂为了解决堂址问题,向达濠埠上开“顺记”米铺的吴步云借用了他在油园街的房产“明德楼”。原滨海楼“三六九为期”的鸾台也转移到了“明德楼”。[14] 
     3  紫豪阁的创办
 
    在1943年的大饥荒过后,达濠德教会“紫豪阁”也悄然成立了。 从和平到达濠
 
    按德教主流派别紫系的内部文献的一般说法[15],1939年潮阳和平英西港乡善子杨瑞德等创设紫香阁,“奠定德教复兴之根苗,此潮汕德教原始之第一阁也”。
 
    随后,德教会由和平发展到了潮阳县城棉城。“庚辰(一九四〇年)春月,贵德因事赴和平,获参紫香之缘,即奉师命,回归棉城,创紫清阁于南薰乡之家舍,……此为潮汕德教之第二阁也。”
    二年后,在马贵德等的努力下,德教第三阁紫和阁在汕头市区成立,“壬午(一九四二年)陈君德荧、陈君立德,与贵德暨诸善信,设鸾于汕市潮安街,奉师命颁名紫和阁,由协天阁关平主裁,亲主阁务,并于是年五月廿二日,诸佛仙尊降鸾,颁赐《德教心典》经文,至今颁发海内外,万民虔诵,化民醒世,日益光大,此为潮汕德教之第三阁也。” 继之,紫和阁派德友赴澄海县城,倡建了潮汕德教第四阁紫澄阁。“甲申(一九四四年)孟春十八良辰,(李)怀德因慕玄探奇,赴棉而参紫阳阁之鸾,师以时缘已至,德教将兴,命创紫阳阁于潮安龙溪区(今潮安县城庵埠镇)……此为潮汕德教之第五阁也。”
 
    随后,“经清阳二掌(即马贵德、李怀德)策助下,再创紫雄阁于汕头之镇华里……此为潮汕德教之第六阁也。”  [16]
 
    此数阁成立之后,从传世鸾墨中见出,以清阳二掌为首的德生,时常往返龙溪、汕市,与棉城、和平等地之间,应缘执柳。因而结缘濠岛。 紫豪创阁
 
    1944年初,德教人士马贵德、萧学曙、李怀德等人,因结识达濠岛葛洲乡巨商张祥耀(安南侨领,汕头“张园”主人),故在来回执柳途中时常驻足濠岛,因而结识了张祥耀的好友,达濠地方文人吴天斧(字醉樵,入教后改名德天)。
 
    甲申年(1944年)闰四月十一日,在马、萧、李等人的策划下,达濠成立了以吴醉樵为阁长的紫豪阁,阁址借用了吴醉樵的侄子吴宏达在陆厝池巷寓所“蕉桐”的二楼。这在当时,被认为是符合了此前棉城紫和阁师尊飞鸾的示谕“紫气东临达人宇”。所以,紫豪阁的创立,依据的还是德教“扬鸾阐教”的传教规则。
 
    创阁之后,参加者寥寥,活动也只限于乩掌马萧李等人居停达濠时举行的扶鸾,而一般埠众,谓紫豪阁为“扶杨柳仙”,不知有德教之名。[17] 
     4  从德善堂与紫豪阁的合并
 
    按李明典先生的回忆,紫豪阁租借陆厝池巷“蕉桐”不久,房东吴宏达因家境破落必须出卖房产,紫豪阁一时面临着无处措置的困境。当时,紫豪阁长吴德天(醉樵)已经接替吴柏如担任了从德善堂的第二任理事长。因此,决定将紫豪阁与从德善堂进行合并。[18] 合并的时间
 
    合并的时间,德教人士的书面或口头回忆都语焉不详。我们可以赖以推断的,是《救生渡》中,甲申年(1944)五月初九日从德善堂的鸾台上,降鸾的不是主坛的济佛和祖师,而是德教中主坛的柳仙,和李仙(李白)。[19]当年六月廿三日未刻,大峰祖师、柳仙、杨仙、济佛四位更是联袂在从德善堂降鸾[20],而这次鸾会的乩文,也是以从德善堂名义印行的乩文集《救生渡》的最后的鸾墨。所以,在紫豪创阁大约一月以后,紫豪阁就与从德善堂合二为一了。
 
    合并的意义与影响
 
    二者合并之后,紫豪阁取得了活动的阁址,除了明德楼从德善堂的堂址外,由于十八石洞的祖师厅也是从德善堂朔望扶鸾的场所,所以也成为了紫豪阁的又一阁址。近年“德教寻源史源委员会”编印的《寻源记》中,紫豪阁的两张照片全部摄于十八石洞。
 
    合并后,原从德善堂的坛生信众,也在一时之间兼为紫豪阁的阁生。这也就是吴幼樵回忆录中所谓的“录收十八德生,皆系从德善堂之善士”。不过,按李明典老先生的回忆,十八德生仅仅是指阁生的核心部分,实际上的阁生远不止十八人。
 
    合并之后,紫豪阁不再以马、李、萧等人为乩生,改由从德善堂乩手蔡心田、林世昌执乩扶鸾,林守乾记录乩文。合并后的当年六月初一日,达濠岛上的葛洲乡成立了以张祥耀为阁长的紫垣阁,该阁后来也以紫豪阁乩手、录文作为乩生。[21]
 
    杨柳仙主坛的紫豪阁与崇奉济佛、大峰祖师的从德善堂的合并,更重要的是,使得济佛与祖师也成为了紫豪阁的主坛师尊,从而将这两位神祗引入了德教会的神系之中,此举对由此而降,直至于今的德教内部的信仰体系,以及德教与善堂这两大系统的关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二  紫豪阁与济公活佛
     1  德教神系
 
    1949年前紫香阁暨其他紫阁的神系
 
    据杨瑞德子嗣追忆,1939年最初降鸾于英西港杨宅(即“紫香阁”)的,是柳春芳仙师,即该阁主坛师尊。[22]至于紫香阁法坛上崇奉的诸佛仙尊,在传世的创阁初期紫香阁印行的劝导念佛的《念佛带归果证》上,就开列了柳春芳先师、杨筠松先师、华佗先师、大圣佛祖、药师佛、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阿弥陀佛凡八位名讳。[23]
 
    紫香阁以及达濠岛上紫豪、紫垣二阁之外,1949年之前潮汕本土的其他德教紫阁,所崇奉的神明,以紫阳阁最为齐全,按《竹桥初集》中降鸾仙真辑录,计有:
 
    太上老君、八仙、陈抟老祖、文昌帝君、武昌帝君、财帛星君、福德神、司命神、玄天上帝、协天大帝、何野云祖师、华佗祖师、医圣张仲景暨杨柳祖师。[24]
 
    此外,据《汕头紫雄阁的回忆》,在该阁降鸾的,有关平主裁、济颠佛尊、白云、吴梦吾、杨柳仙师等。[25]
 
    至于紫豪、紫垣二阁的师尊,则为济佛、祖师、李紫乙真人。 海外德教会的神系
 
    按一般说法,今日海外德教会崇奉的神明,“会集了儒教、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及民间信仰中的各路神灵。除了五教教主以外,还有玉皇大天尊关圣帝君,及柳春芳、 杨筠松、张玄同、吴梦吾四位掌教师尊,还有道济佛尊、八仙之一的吕纯阳祖师等。” [26]
 
    而据詹天眼的列举,主持德教各坛师尊,有常见的26位“与普天神圣仙佛。而无极圣母,玄穹上帝,玄旻上帝,亦时临训导”。[27] 
     2  德教寻源活动中的济佛与紫豪阁
 
    德教寻源活动中的济佛
 
    在德教为数甚夥的“德德社诸佛仙尊”中,济颠佛尊(又称南屏古佛,马来西亚德生多称为道济天尊)与德教寻源的缘分最为殊胜。 90年代中期之后,海外德教组织展开了“饮水而思德源,愿复兴德教于祖籍,寻根而成大望” [28]的“中原寻根”活动。
 
    寻源活动早期,泰国紫真阁鸾会上,济佛的鸾墨发出了寻源的指令并指定了委员:
 
    “一九九六年春,道济天尊奉协天圣命于泰京紫真阁颁谕:德教由北传南,今回南、回北,重扬华夏,特命组织寻源史源委员会,担纲其事。” [29]
 
    同年6月9日、6月16日,紫真阁扶鸾中济佛乩文又自报家门:“道济守(受?)协天圣命为德教寻源主理其事”,命“紫真阁聚团访华礼佛”,指出“此次访华是为寻源,德端而道开,德德社复兴教典”。[30]
 
    6月26日,紫真阁组织访华礼佛团于6月26日出发,前往浙江杭州净慈禅寺庆祝济公活佛成道七八七周年,并举行特别鸾会,济公为“七八七”作了预言云:“今兹七八七之庆,含深长义。七者一九九七年也,八者八月也,又七者初七日也,七八七即是一九九七年丑岁八月初七日,德教正式重扬华夏,勉生记之。”
 
    此后,在泰国紫真阁、香港紫和阁、马来西亚紫瑞阁的鸾会上,济佛又一再降乩指示寻源事宜,如泰国紫真阁于1997年年七月十日至台湾访问,“回程时,经过香港,在紫和阁参拜师尊及开鸾。当天道济天尊谕示:‘紫真、紫和、紫瑞应组织德教寻源访问团,回国访问,并指定农历八月初五在紫和阁会鸾,初六至汕头访问紫桓阁,初七至潮阳英西港访问紫香阁,有机会亦在紫香阁开鸾,紫香阁是潮州第一德教会。’” [31]
 
    要之,在寻源诸“缘子”、德生的观念中,济佛是代表协天阁关平主裁的德教寻源主理师尊。
    而德教寻源的活动,又多表现为礼拜济佛或为济佛鼎建佛殿、济阁的形式。除上揭1996年紫真阁访华礼佛团的专程至杭州纪念济佛得道外,1999年6月底,第二届中原寻源委员会以寻源礼佛团的名义在浙江普陀山慧济禅寺扶鸾,又在杭州净慈禅寺庆祝济公活佛成道790年特别飞鸾。7月1日,该委员会在丰顺县虎头山扶鸾,济佛谕示筹建济公殿。7月3日,第二届中原寻源委员会在深圳成立济佛主坛的济源阁。
 
    2001年2月,寻源礼佛团除了参加丰顺虎头山济公殿新建落成揭幕礼外,也前往潮州市黄田山参加道济殿大典。4月26日,泰国紫真阁与马来西亚济阳阁盟鸾于上海济愿阁,举行中国上海济愿阁奉金安炉暨德德社诸佛仙真圣像升殿特鸾。[32]
 
    在宣称“奉天命而成事”的德教寻源活动中,济佛的特殊地位,与其系德教不同派系(主要是紫系与济系)的共同信仰有关。 寻源与内部派系
 
    今日海外德教(特别是新马地区),除了主流派别紫系外,还包括了分别崇奉济佛、吕祖的济系与赞化系,以及由善堂善社归化而来的振系。[33]
 
    由紫系主办的德教寻源活动,也吸纳济系等其他系统的德教会参加。下表是前三届德教寻源委员会中,各派系的人员分配:
 
    机构名称 产生的时地 名额分配
 
    紫系 济系 振系 赞化系 第一届中原寻根委员会(德教寻源史源委员会、寻源八子) 1996/05/31 泰国紫南阁 6 2   第二届中原寻源委员会(十三缘子) 1998/2/27 马来西亚 紫瑞阁 13    第三届中原寻根委员会(十八缘子) 2000/05/28 马来西亚 紫瑞阁 16 1 1
 
    由上表[34],德教寻源实际上也是德教内部希望实现“德门一家亲”的德教统一的一种努力。
 
    对于一直未能整合进寻源活动中的赞化系,在寻源活动尚未正式开始的5月5日,紫真阁周日鸾会就指示阁生前往汕头寻参澄海铭阳善社与汕头紫雄阁旧址,为德教寻根。[35]铭阳善社是1930年代吕祖飞鸾的德教赞化系的圣地。[36]紫真阁的此次鸾墨,展示了紫系以寻源为机缘,团结赞化系的诚意。
    而寻源中济佛的地位殊胜,则表现了紫济两系的相互认同。寻源活动拉开序幕的1996年5月31日,泰国紫南阁的鸾会上除了指定第一届中原寻根委员会外,紫真阁乩手所扶的济佛鸾墨还包括了一首名为《德教的家庭》的歌词,云:“诸德子相亲又相爱,发大愿,人人为的是同门德教大家庭,我们是德教大家庭。” [37]岁次戊寅(1998)八月廿八日,道济禅师降《泰马德德社寻源序》于泰国德教会紫真阁的乩文,也声言:“泰马德德社各紫济阁坛德生,一片心意,缅怀德源,聚团而寻源溯,是为推进万里之圣典。”
 
    德教紫系、济系与济佛信仰
 
    如上所述,在1949年前的德教各阁中,紫豪、紫垣、紫雄三阁,是济佛时常降鸾的德教会。而1945年前后德教紫系的南传,也与信奉济佛的三阁密切相关。
 
    甲申年(1944)秋,“师示清阳二掌(即紫清阁马贵德、紫阳阁李怀德)同来紫垣阁扶鸾。……柳笔突然分裂为二,众人咸皆愕然。柳师示:此应阁之不祥,也清阳二掌别离分道之兆。…… 乩分之后,清掌马贵德,即来香港集潮汕之德友与郑苑民等前贤成立紫苑阁、紫香阁,组织香港德教总会,奠定香港德教发展的基础。
 
    马怀德前贤,往泰国并晤合香泰德友,回归星洲后,即筹创星洲紫新阁。一九五四年春于马六甲创设紫昌隔、峪株紫英阁,为星马写下德教的新旅程,也应乩分二路之朕兆。” [38]
 
    泰国第一个德教紫阁则与紫雄阁有关。“二次战争结束,交通恢复,泰国华侨林子德悟,归梓省亲,因参汕头紫雄之鸾,受录德门,丁亥(一九四七年)归暹后,奉谕创紫辰阁于泰京。” [39]
    在崇奉济公活佛的新马德教济系, “道济李修缘师尊”(即济佛)的地位,在玉皇、五教主、关平主裁之后,德德社芸芸众神佛之前。[39]有的济阁鸾墨直指“上界协天宫德德社,推李修缘师为总师。” [41]
 
    追溯济系的来源,依然与紫系中奉济佛的紫雄阁有关。济系中最早出现的马来西亚霹雳怡保济德阁,成立于1952年:    “一九五二年壬辰岁初,马士英、文英才游槟,巧遇潮汕旧雨周修文,促膝谈心,言及扶乩之事,而获得德典经文。由于好奇,思以一试,回怡之后,乃集诸同好……照修文之所告……应缘开始习乩。”遂邀得济佛降鸾云:“余今忝主中马,为诸生前途计,为本社创立计,为天德宣扬计,为复兴古道德计,不得不亲临降乩……”。“是年四月初四日,道济天尊颁令成立德德社济德阁(今称霹雳济德阁)。” [42] 文中提到的周修文,据其创立的槟城紫云阁的内部史料,“即昔日汕头德教会紫雄阁德生” [43]。
 
    德教寻源与紫豪阁的济佛信仰
 
    由于紫垣、紫豪、紫雄三阁对于德教南传的重要性,德教寻源活动中,三阁备受关注。
 
    1996年5月5日,紫真阁周日鸾会指示寻参澄海铭阳善社与汕头紫雄阁旧址,为德教寻根。[44]紫雄阁成为了德教寻源中,所关注的第一个本土紫阁。
 
    1997年9月7日,德教八子中原寻根委员会遵照上揭紫和阁济佛鸾谕,从香港出发,到达潮汕,访问紫豪、紫垣等二阁。翌日在潮阳和平英西港紫香阁重立安炉与扶鸾。德教组织的首次正式寻源活动,对象是潮汕德教首阁紫香阁和达濠岛上的两个紫阁。
 
    紫香阁对于德教寻源的重要性自不待言。紫雄、紫豪、紫垣三阁受到海外德教组织瞩目的原由,归根结蒂与紫豪阁的济佛信仰有关。 紫垣阁创建晚于紫豪阁,其乩手通常是紫豪的阁生,因而其在济佛信仰方面受到紫豪阁的影响自不待言。
 
    而汕市紫雄阁,其阁长如上所述是达濠人氏。除人脉关系外,当年紫雄阁德生,香港紫和阁副阁长吕一潭在回忆紫雄阁时,对当年紫豪阁守坛童子曾降乩为紫雄阁诸德生解厄的灵异津津乐道。[45]
    由此因缘,寻源骨干吕一潭在单独回到潮汕故乡寻源时,首先寻找的,就是当年紫豪阁、从德善堂坛生,紫雄阁长陈德端的挚友李明典先生(字乐之、乐书),并且从李先生手中取得了乩文集〈竹桥初集〉抄本和岁次丙戌(1946)济佛现身达濠青云岩十八石洞迎佛台对面西山之巅,并降乩于祖师厅的自画像照片,后来寻源委员会把该相片作为济佛标准像,制作成护身卡片形状,散发至各地德生手上。在1998年3月30日,潮州紫玄阁揭幕安炉特鸾的鸾会上,济佛的鸾墨中还专门褒扬“李老吾徒”曰:
 
    “李老修缘今来逢,生五十年修其中,乐善一向丹心记,书藏壁墙留济公。
 
    一传德教乩不止,心存志气怀紫雄,一生功修成正果,德理精研为遵崇。” [46]
 
    鸾墨中专门强调了李先生与济佛信仰,以及与紫豪阁与紫雄阁的关系。 
     三  紫豪阁与善堂    
     1  海外华人社会中的四种新兴宗教组织
 
    在海外华人社会,特别是在潮汕人聚集的泰国,1930年代到1960年代间,发展出了四种发源于潮汕侨乡的新兴宗教组织:德教、善堂、蓬莱逍阁、明坛[47]。
 
    此四者均以扶鸾与行善作为主要活动形式,但却有各自相对独立的组织体系和主要崇拜对象。与此同时,四者之间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特别是在德教与善堂之间。
 
    以泰国为例,德教会与善堂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界限。 1950年代初期,泰国紫辰、紫玄二阁先后成立后,又联合组成玄辰总阁,后来又改称“玄辰善堂”,“正式向政府注册,获准备案,是德教以善堂的方式来取得公开的法定地位。” [48]
 
    而后来新成立的德教会,“亦有一些是在原有的慈善机构上,多挂一个德教牌子。如三山慈善院称紫山阁、南邦善堂称紫南阁,美塞光明善堂称紫光阁,清莱明德善堂称紫清阁”。[49]
 
    另据统计,“泰国紫阁的名称用法……以德教会紫阁为名的不多,只有13个,其他有善堂、互助社、慈善机构、佛教社、佛学社等名称,不仅名称不同,其内部的宗教形态也有些出入。以‘善堂’为名的紫阁多达22个”。[50]
 
    除了名称、活动方式的类同,善堂崇奉的大峰祖师,也是德教会的师尊之一。 
     2  德教草创期各阁与善堂的关系
 
    紫香阁与善堂
 
    紫香阁所在的潮阳和平,是崇奉大峰祖师的潮汕善堂主流派别的发源地,境内有被尊为“古堂”的报德善堂,还有大峰祖师墓冢。虽然20世纪40年代是潮汕善堂活动的高峰期,但据杨瑞德子嗣的回忆,当年的紫香阁除了阁友(包括杨本人)以个人名义向善堂捐题外,并不在机构层面上与报德善堂发生关系。另外,由于当地的慈善救济事业已经概由报德善堂负责,紫香阁也不在这方面有所举措。信仰对象方面,紫香阁坛上,并没有大峰祖师的香火。 紫豪阁与善堂
 
    在这方面,与从德善堂二位一体的紫豪阁,倒是与善堂有着不解之缘。
 
    紫豪阁的主坛师尊济佛来自海门练安善堂。济佛香火早期安置的地点青云岩十八石洞祖师厅,原为清代到沦陷前达濠上德古堂的堂址。[51]因此才有了祖师和济佛的一同降鸾。
 
    从德善堂的建立,按信徒的理解,济佛与大峰祖师同为倡建者。 乙酉年(1945)六月十三日,紫阳阁扶乩。柳师降鸾,咏诗指出时机将急转,劝人应慷慨解囊,组织善社,以作匡时之助。[52]此后,先后组织了善社主行救济的德教紫阁,据德教人士回忆,有澄海紫澄阁明德善社[53]、达濠岛葛洲乡紫垣阁的明德善社,以及紫豪阁的从德善堂。 寻源中有关紫垣阁的调查记指出:
 
    “甲申年继紫垣之创,又组织明德善社。达濠紫豪阁也组织从德善社。与葛洲、东湖、澳头三乡连成一系以施医、赠药、施棺、助葬、恤贫救苦为己任,一都之地已是德化。” [54]
 
    紫垣创阁是当年六月初一,而从德善堂的建立,如上所考,却是1943年大饥荒时期,所以这段调查记显然在时间上颠倒了顺序。
 
    更值得指出的是,在从德善堂•紫豪阁开始救济三年后,紫阳阁发出了组织善社的鸾谕,并得到了紫垣、紫澄二阁的响应。这表明,德教会组织善堂善社,施行救济,从而与善堂结缘的传统,看来应该是发轫于紫豪阁。 四  紫豪阁与基督教 1  今日德教与基督教
 
    “德教主张五教同宗,诸善归一德。认为道教的根本教义是‘崇德’,佛教的根本教义是‘慈悲’,儒教的核心是‘忠恕’,基督教的基本精神是‘博爱’,伊斯兰教的宗旨是‘慈恕’。……德教认为,举凡世界上正信之宗教,皆以利人济物、修心济世为旨趣,因此,应当求同存异,融洽各教,统归一德,达致‘德教一家亲’和大同世界的理想境界。” [55]
 
    在这种教旨的作用下,在今日德教神系中,耶稣和其他四教教主的地位一律平等,仅下玄旻高上帝玉皇大天尊一等。 
     2  紫香阁与基督教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所谓的“潮汕德教原始之第一阁”的紫香阁,据口述史料,却与基督教没什么干系。从紫香阁《念佛带归果证》崇奉的神系,还有杨瑞德后人回忆中杨瑞德、杨汝侯、杨荣楚等紫香阁乩手身着道袍的装束,表现出的只不过是与佛道二教之间的渊源关系。 
     3  紫豪阁与基督教
 
    在草创期的潮汕诸紫阁中,我们能了解到与基督教发生过关系的,就是本文讨论的紫豪阁。
    紫豪创阁之前,紫和阁鸾墨中“紫气东临达人宇”,被理解为德教即将传播至棉城东面的达濠,“达人宇”又被德生们坐实为紫豪阁址设于天主教徒吴宏达(德教回忆录、乩文集中称为“吴达”、“吴达君”、“吴君达”)的屋宇。所以吴幼樵感慨说:“谁料来濠创阁,正好阁址择定于吴达君(天主教徒)住所楼上,真不可思议也。”
 
    创阁七日后的甲申年(1944)闰四月十八日,“紫豪阁扶乩。柳师降鸾,与屋主天主教徒吴达说德教宗旨”曰:
 
    “须知德教无派别,天主教亦以德化人,务就大体着想,不可以小体自划也。德教之宗旨,在实行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
 
    谓大学者……
 
    大体云者,世界一家,万物一体……
 
    万教一宗,莫不以德化人於善而已,宜深究其义,而毋自划也。” [56]
 
    这篇后来被冠名为“与耶教士说德教宗旨”的鸾墨,也就是我们目前所知道的,德教最早也是1949年以前唯一与基督教(虽然是个别教徒)发生关系的文字记录。乩文以儒学理念为立足点,初步阐述了“德教无派别”的泛化教旨;同时指出“天主教亦以德化人”,凸现了基督教与德教之间的契合点。从而体现了早期德教会整合基督教,吸纳基督教徒的主观愿望。鸾文集《竹桥初集》的编者按语,就声称此次参鸾之后,“素参天主教”的吴宏达“遂信服参礼”了。[57] 结语:德教历史上的紫豪阁
    林悟殊教授把1949年以前潮汕本土的德教史称为德教的草创时代。[58]草创时代的德教,据说有二十几个紫阁。这二十几个紫阁中,首创德教组织的紫香阁,《德教心典》问世的紫和阁,率先公祭道祖太上老君,“为德教创下崇仰圣德之先声”的紫清阁,乩分扬教的紫垣阁,在德教史上都不容忽视。本文所集中讨论的紫豪阁,也是一个对于德教的发展与建构贡献良多的早期德教组织。
 
    渊源于私家鸾坛的从德善堂,因缘际会而与紫豪阁并体之后,紫豪阁在活动方式上首先和其他紫阁,特别是紫香阁有了质的区别。推动早期德教会由紫香阁鸾坛向今日海外德教会慈善事业与扶鸾活动并重的新兴宗教的方向发展,促进了德教会与善堂之间的互动。在这方面,紫豪阁具有转折性的历史意义。
 
    合并后的紫豪阁,既崇奉杨柳仙师,也尊崇济佛、祖师。受其影响的有人脉相关的紫垣、紫雄二阁。由此三阁分派出了南洋紫、济二派。在德教寻源的历史场景下,济佛作为二派共祖的师尊,得到了特别的推崇,被视为有助于推进德教统一的重要的文化资源;在此同时,包括 紫豪在内的三阁也成为了寻源的重要对象。
 
    从潮阳和平英西港走出来的德教组织,原本只是以佛、道、儒等本土宗教作为建构自身的理论资源。在达濠,德教第一次与基督教正面接触,思考并阐述了如何对待基督教的问题。此举对于日后从潮汕本土走向世界,进入多种宗教并存的东南亚社会,对于发展成为今日的五教圆融的理论格局,实在是又一个转捩点。而五十年余后的今天,当海外德教在寻源寻根中回传潮汕本土时,我们看到的,已经是演化后的新兴世界宗教的形态。
 
    由此,以德教紫豪阁为中心,我们感受到的,是近现代潮汕侨乡社会与东南亚华人社会之间的文化互动。 
     注释: 
     [1] 华方田:《流传于东南亚华人中的新兴宗教——德教的历史与现状》,载《世界宗教文化》2002年第2期页57至59。 
     [2] 林悟殊:《泰国潮人德教信仰考察》,载《星暹日报》2002年6月25日、29日,7月2日、6日。 
     [3] 《达濠埠:文化古镇撩开面纱》,载《汕头都市报》2004年5月16日。 
     [4] 马贵德、李怀德:《德教根源》,载李光照编:《德教起源》(泰国,德教会紫真阁,1997)页61。 
     [5] 吴幼樵:《紫豪阁简介》,载刘禹文、吕一潭主编:《寻源记(1)》(1998年,德教寻源史源委员会出版)页15。 
     [6] 吴幼樵:《紫豪阁简介》,载刘禹文、吕一潭主编:《寻源记(1)》(1998年,德教寻源史源委员会出版)页15至16。 
     [7] 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李明典,现年85岁,达濠从德善堂坛生,紫豪阁录文,调查时间:2005年5月4日。 
     [8] 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李明典,现年85岁,达濠从德善堂坛生,紫豪阁录文,调查时间:2005年6月7日。 
     [9] 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林桂炎,现年80岁,海门报德堂(原练安善堂)负责人,调查时间:2005年7月25日。 
     [10] 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李明典,现年85岁,达濠从德善堂坛生,紫豪阁录文,调查时间:2005年6月7日。 
     [11]《救生渡》(达濠,从善善堂、从德善堂,1944).页2。 
     [12] 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李明典,现年85岁,达濠从德善堂坛生,紫豪阁录文,调查时间:2005年5月8日。 
     [13] 陈坤达:《日寇侵略达濠的一段史实》,载《濠网•家园话语》,网络资源:http://stdahao.nease.net/home/013.htm 
     [14] 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李明典,现年85岁,达濠从德善堂坛生,紫豪阁录文,调查时间:2005年6月7日。 
     [15] 据笔者田野调查,这种说法有着很大的文化建构的成分,容另文讨论。 
     [16] 马贵德、李怀德:《德教根源》,载李光照编:《德教起源》(泰国,德教会紫真阁,1997)页59至61。 
     [17] 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李明典,现年85岁,达濠从德善堂坛生,紫豪阁录文,调查时间:2005年6月7日。 
     [18 ] 查材料——调查对象:李明典,现年85岁,达濠从德善堂坛生,紫豪阁录文,调查时间:2005年6月7日。 
     [19]《救生渡》(达濠,从善善堂、从德善堂,1944).页10。 
     [20] 《救生渡》(达濠,从善善堂、从德善堂,1944).页12至13。 
     [21] 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李明典,现年85岁,达濠从德善堂坛生,紫豪阁录文,调查时间:2005年6月7日。 
     [22] 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杨树荣,现年75岁,杨瑞德二子,调查时间:2005年7月25日。 
     [23] 实物材料:潮阳和平紫香阁念佛社《念佛带归果证》(1940年代汕头市同平路友会印务局承印)。 
     [24]《竹桥初集》,载《潮汕鸾文集粹》(马来西亚高级拿督、紫瑞阁阁长刘玉波印赠,1998)页1至78。 
     [25] 吕一潭:〈汕头紫雄阁的回忆〉,载刘禹文、吕一潭主编:《寻源记(1)》(1998年,德教寻源史源委员会出版)页23。 
     [26] 华方田:《流传于东南亚华人中的新兴宗教——德教的历史与现状》,载《世界宗教文化》2002年第2期页57至59。 
     [27] 詹天眼:《德教心典释义(附:太上清静经)》(香港,九龙德教紫和阁宣教部近年出版,具体时间不详)页8。 
     [28]《紫影传真(寻源特辑)》(曼谷,紫真阁,2001)页3。 
     [29] 刘玉波:《前言》,载刘禹文、吕一潭主编:《寻源记(1)》(1998年,德教寻源史源委员会出版)页3。 
     [30]《紫影传真》(曼谷,紫真阁,1996)页14、19。 
     [31] 谢育德:《德教寻源潮汕访问团简记》,载刘禹文、吕一潭主编:《寻源记(1)》(1998年,德教寻源史源委员会出版)页29。 
     [32] 郑志明《泰国德教会的发展》。 
     [33] 陈志明著,苏庆华译:《马新德教会之发展及其分布研究》(马来西亚,代理员文摘公司,1991)页35—49。 
     [34] 郑志明:《泰国德教会的发展》。 
     [35] 郑志明:《泰国德教会的发展》 
     [36] 李光照:《如是我闻“铭阳”》,载黄鹤:《德教文集(泰国德教会紫真阁慈善机构成立,忠如堂办公厅、德教文院落成揭幕纪念特刊)》(曼谷:泰国德教会紫真阁,1995)页86。 
     [37] 《德教大家庭》,载李光照:《德教起源》(曼谷:泰国德教会紫真阁,1997)页115。 
     [38] 吕一潭:《潮汕德教仅存的紫垣阁》,载《寻源记(1)》(1998年,德教寻源史源委员会出版)页12、13。 
     [39] 《德教根源》,载《德教起源》页62。 
     [40] 《星洲灵隐寺金禧特刊——庆祝道济佛祖圣诞暨成立五十周年赠医施药二十周年纪念》(新加坡,星洲灵隐寺,2001)。 
     [41] 郭清高:《霹雳济德阁简史》,载《德教起源》页215。 
     [42] 郭清高:《霹雳济德阁简史》,载《德教起源》页214。 
     [43]《槟城德教会紫云阁史略》,载南洋德教总会:《南洋德教总会特刊》(新加坡,南洋德教总会,1959)页85。 
     [44] 郑志明《泰国德教会的发展》。 
     [45] 吕一潭:《汕头紫雄阁的回忆》,刘禹文、吕一潭主编:《寻源记(1)》(1998年,德教寻源史源委员会出版)页23。 
     [46] 《紫影传真(寻源特辑)》(曼谷,紫真阁,2001)页38。 
     [47]  Bernard Formoso: The Rise of a Chinese Cult in Thailand : He Yeyun and the Pong Lai Temples,新加坡华裔馆出版的《华裔馆通讯》 
     [48] 郑志明《泰国德教会的发展》。 
     [49] 林悟殊:《泰国潮人德教信仰考察》,载《星暹日报》2002年6月25日、29日,7月2日、6日。 
     [50] 郑志明《泰国德教会的发展》。 
     [51] 调查材料——调查对象:李明典,现年85岁,达濠从德善堂坛生,紫豪阁录文,调查时间:2005年5月8日。 
     [52] 《竹桥初集》页62至63。 
     [53] 马贵德、李怀德:《德教根源》页61。 
     [54] 吕一潭:《潮汕德教仅存的紫垣阁》,载《寻源记(1)》(1998年,德教寻源史源委员会出版)页12。 
     [55] 华方田:《流传于东南亚华人中的新兴宗教——德教的历史与现状》,载《世界宗教文化》2002年第2期页57至59。 
     [56] [57] 《竹桥初集》页15。 
     [58] 林悟殊:《泰国潮人德教信仰考察》,载《星暹日报》2002年6月25日。 
    
    
    
    
    
    
    
    
    
    
    
    
    
    
    
    
 

作者: 
陈景熙
来源: 
第六届潮学国际研讨会论文集(澳门潮州同乡会,2005年11月)
浏览次数: 
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