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阳南阳抗日护乡队

    南阳地处潮阳普宁交界之小北山南麓,濒练水之滨,民居错落,村庄相连。小北山山深林密,山势险峻,历来为兵家要地。村庄外围则—马平川,良田沃野,沟渠纵横,乃鱼米之乡。1944年,日军一部流窜至谷饶、铜盂、贵屿等地驻扎,时而窜至南阳。日寇所到之处烧、杀、抢、掠的血腥暴行,点燃人们心中的怒火而奋起自卫抗争。遂由南阳上、下乡公所发起,联合当地仕绅,成立南阳抗日护乡委员会。募集青壮年40人,合公所兵共70多人,是年11月4日正式成立了南阳抗日护乡队,推举黄埔军校第18期毕业生郭秀琳为大队长。队部设于追崇祠,后队员增至11O多人,队部迁往瑞庆里。  
 
    抗日护乡队属民间组织,不领国家供给,由乡政自筹资金置办枪支弹药。任务是抗击日寇侵扰,维护南阳社会治安,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实行军民联防,发现敌情即敲锣打鼓报警,护乡队立即做好准备,迎击敌人,民众则关门闭户或外出逃避,以减少损失。1945年日寇已是强弩之末,作垂死挣扎,频频窜扰南阳。南阳抗日护乡队在广大民众的支持配合下,以劣势武器与装备精良的日寇进行周旋对抗。2月26日拂晓,日寇3路人马从谷铙、贵屿、铜盂3个方向奔袭南阳。缘山麓而上,占据三尖峰。我驻守于瑞庆里楼上之护乡队员发觉后即开枪射击。双方展开枪战,当场击毙日军军官1名,士兵1名。首战告捷,我护乡队立即转移。日军不察虚实,不敢轻举妄动,在民间大肆骚扰劫掠一番后于傍晚时分撤离。2月28日早,日寇一部直扑南阳瑞庆里我护乡队队部,进行报复。队部及居民住宅遭受严重破坏。是夜护乡队驻扎于山边一小村,闻讯后迅速赶赴三尖峰,占据制高点,开枪向日寇射击。日寇怆惶撤离。3月10日上午,两股日军分别从普属龙门和贵屿窜拢南阳。我护乡队早已埋伏于三尖峰山上,伺机打击敌人。当日军进入我射程之内时,我护乡队即以密集火力向日军猛烈射击。龙门方向日军受阻,困守于流诞狮小山丘上,不敢动弹。贵屿方向日军则占据镇安楼,负隅顽抗。顿时枪声不断,杀声连天。日军惊惶失措,龟缩鼠伏,被围困一天,于晚间8时许狼狈逃窜。此一战打伤日军数名,大长我方士气,灭了敌人威风,南阳人民扬眉吐气。  
 
    几次失败,日寇并不甘心,纠集了潮 阳 普(宁 揭 阳 3股人马,气势汹汹,再次大举进犯南阳。3月17日凌晨,日寇抄小道至我抗日护乡队驻地浮山村后面,企图进行包剿。3时许,我护乡队察觉,迅速绕山路转移至东寮后面之牛头山,暂时隐蔽起来。日军扑空,于天亮后开进南阳,大肆进行洗劫,疯狂报复。南阳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日寇为了使贵屿往谷饶的唯—陆路交通运输线畅通无阻,以利其军事行动。多次驱逼外乡民工拆毁南阳新安里及瑞庆里民房,将杉木架设横跨北港上面之白田桥桥梁。但每次都是当天架好,夜里就被南阳人民拆毁。日寇的阴谋始终没有得逞。  
 
    抗战期间,南阳抗日护乡队与八区西胪抗日自卫队密切配合,互相呼应,狠狠打击敌人。西胪抗日自卫队有几次因战斗失利而撤退转移到南阳境内,南阳抗日护乡队及相关群众都给予热情接待,妥善安排食宿,建立了深厚友谊。  
 
    南阳人民的抗日斗争,一直坚持到最后胜利。抗日护乡队与日军经历大小战斗几十次,我方有17名抗日护乡队员为国捐躯,69名无辜群众惨遭日军杀害,被拆毁民房下山虎7座,平房2间,烧毁楼房1幢。其它财产损失无法计算。  
 
    抗日胜利后,以潮阳县长陶发奋署名,刻有“卫国光宗”四个大字的木质匾额,高高悬挂于南阳祖祠“郭氏家庙”前厅顶端,金光闪闪,成为南阳人民英勇抗日卫国的历史见证。
 

作者: 
郭迪生、彭承显
来源: 
《汕头日报》(2006.07.09)
浏览次数: 
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