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浸礼会近代以来在潮汕办学述评

    美国浸礼会国外传教会 (American Baptist Foreign Mission Society缩写为ABFMS,有的资料也译为“浸信会”),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中国潮汕地区传教的基督教主要教会之一。它在传教的过程中,与该地区其它外国教会相同的是,都把办学、办医院、办福利院等作为扩张势力的手段。但是,美国浸礼会在办学上颇具特色且有较大的社会影响。本文试对美国浸礼会国外传教会在潮汕地区的办学概况、办学特点以及产生的社会作用做一述评。
     一 美国浸礼会在潮汕地区办学概况
    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的1858年,腐败的清政府在分别与美国、英国和法国签订的“天津条约”中,都提到增开“潮州”为通商口岸(后来开埠时,潮州口岸设在汕头),并允许外国传教士到内地自由传教。于是,中国如同打开了闸门,外国各种宗教势力纷纷涌入。天主教最早于1650年和1720年分别到达澄海县和惠来县传教,后中断。1850年天主教神父们又开始在潮州传教,1870年传入汕头市区。基督教新教最早则是在1848年传入潮汕地区,先后有4个外国基督教会差会在这个地区传教,即英国长老会国外传教会(Foreign Mission Committee of the Presbyterian Mission [English Presbyterian Mission],缩写成EPM);北美孟诺兄弟会国外传教会( Foreign Mission of the Conference of the Mennonite Brethren of North America. 缩写成MBRC.);基督复临安息日会(Seventh-Day Adventist Mission. 缩写成SDA.)和美国浸礼会国外传教会。
    美国浸礼会国外传教会自1836年传入中国[1],于1860年进入潮汕传教[2]。由潮州逐渐扩大到汕头、揭阳、潮阳、梅县、南澳以及汕尾等地方。除传教外,主要活动是办学,此外也办医院、福利院等社会公益事业。其办学最初是传授圣经的学校,以后则发展成从幼稚园、普通中小学到职业教育各个层面的教育体系。由美国浸礼会主办的具有代表性的学校有: (一)汕头的正光女校、礐石小学、礐石中学(后为私立礐光中学)、礐石明道妇女学校(附设有师范班)、礐石神道学院、岭东高级护士学校等。据记载,早在1858年一位叫耶士摩(William Ashmore)的美国浸礼会传教士来到潮汕视察,深感浸礼会的势力不及英国长老会等,于是报告给美国浸礼会国外传教会,该会即派耶士摩在潮汕主持传教和办学。他住在汕头的妈屿、礐石一带,并将这里作为传教中心。1860年约翰(J. W. Johnson)及其夫人、另有4位华籍传道士等也从香港来到妈屿,在这里成立了第一个浸礼会教会,开始在潮汕地区传教。早期约翰夫人曾在香港建一女子学校,后将学校迁到妈屿、礐石,称为正光女校。1871年时“浸礼会有妇女约百人,能识字读书仅2人”[3]。耶士摩认为应加强对当地新入教的女信徒的培训,于是在1873年,浸礼会找斐女士(A. M. Fielde)来到汕头,办起了一所圣经女学校,称为礐石明道妇女学校。该校生年龄偏大,自40岁至69岁不等。每年教学2 - 3个月,由斐女士带学生到各地去传所学之道。仅到1880年就有20个由该校培养的女传道者散播到潮汕各地区传道,为浸礼会势力的扩张发挥了很大作用。据说该校是“世界头一个为妇女开的圣经学校”[4](P32),同时该校的创办,也开了粤东女学之先河。该校在1909年,加新科目,学制改为三年;1928年又改为六年。期间创办有幼稚师范班及附设两所幼稚园,以及培养护士等。至1930年每年平均学生约70多人,“教会进步,圣道广传,多由妇女之有识而来”[3]。约翰夫人的正光学校也从小规模发展起来,1880年耶林(W. Ashmore Jr.)夫人捐资为这个学校建筑了两座楼房作为校舍,并将课程从小学提高到中学。1876年斐女士又在汕头的礐石建起一所小学,称“礐石小学”。1905年在耶琳夫人等人的谋划下,将礐石小学改为礐石中学,聘美籍人贾斌(R. T. Capen)牧师为校长。1909年明道妇女学校开始有全年的课程,包括初级中学的课程,另外还有三年的高等幼稚园师范课程。1907 年美国浸礼会传教士耶士摩在礐石建神道学院,专教神学。据海关记载:“到1920年底,美国浸礼教会下面有2所神学院,男生21人,女生73人。”[5]另外,在1912 年由韦利济(L. A. Withers) 女士在汕头开办了一所看护学校。 (二)浸礼会在潮州也兴办了学校。据记载,大约在19世纪50年代,美国浸礼会最早到潮州传教的是孙顺、李圆两位中国传道者。[4] (P41)在传教过程中,他们遭劫、下狱,直到1864年才在潮州建立起一个传教点,组织第一个教会,李圆被立为牧师。1892年,饶平县黄冈成为美国浸礼会在潮州传教的中心点,美国林雅各(J. W. Carlin)及其夫人在那里传教。1894年金士督(H. A. Kemp)牧师及其夫人则在潮州府城建立了一个传教中心点。1916年浸礼会创办了真光小学和真光女子小学。20年代初,又在真光小学内附设有2个幼稚班,幼儿约70多人。1926年浸礼会在原有的大同小学基础上扩办为中学,并改名为真光中学。[6] (三)浸礼会在揭阳也建有学校。早在1867年美国浸礼会势力就渗入到揭阳,耶士摩等进入该地区传教。1877年又以揭阳的玉塔为传教中心,由汕头明道妇女学校的斐女士及其培养的女传道者在这里传教。1907年美国浸礼会创办真理小学堂。1912年又以真理的名字创办一所看护学校,以后成为真理高级女子看护学校。1918年又在揭阳河婆创办培光女子学校。同年,真理高等小学堂增设初中班,到1930年改为揭阳县私立真理中学,并附设小学。 (四)潮阳建有潮光小学堂及私立潮光中学。1905 年陆亚当(A. F. Groesbeck)牧师及其夫人在潮阳建立传教点。1910年美国浸礼会在县城龙井创办该县境内第一所教会学堂潮光小学。[7] 继其后,各国各教派势力先后在此地建立教会小学,如真道初级小学、若瑟小学等。“五四”运动后多数教会小学停办,而潮光小学维持下来。1925年浸礼会将潮光小学扩办为私立潮光中学,其经费及人员均由浸礼会潮阳分会管理。 (五)浸礼会在梅县建有广益中学、广益女学校。早在1877年以后,在揭阳的传教士就把其传教活动扩展到客家人聚居的门口岭。1882年穆为霖(W. K. Mckibben)牧师被派遣到门口岭传教数年。1887年甘武(George Campbell)牧师及其夫人也来到客家人聚居区,并在嘉应州(即梅县)建立了中心传教点。不久,在梅县创办了广益中学,由汲平如 (J. H. Giffin)牧师担任校长,并由甘武夫人出面,创办了广益女学校。 (六)南澳的南瀛中学。1942年由美国浸礼会管理的私立礐光中学帮助组建、提供设备及教学人员等。教职员工共11人,大部分由礐光中学派出。[8]南瀛中学从1942年至1945年仅存在3年,停办后大部分教学人员及设备仍由礐光中学收回。 (七)汕尾的树基小学。海陆丰原属揭阳管辖,1909年美国浸礼会开始在海陆丰活动,教会设在田墘,建礼拜堂。20年代初在田墘办树基小学,在该校就读的都是有钱人子弟,每年级招收3个班,80人左右。树基小学在当地颇有些名气。该校在大革命时期停办两年,后又恢复,至抗战初停办。[9]
    自第二次鸦片战争后,10多个西方国家争相在潮汕地区以各自教派传教,并各自独立开办教会学校,且无须在中国立案,所办学校广泛延伸到潮汕城乡的各个角落。大革命时期五卅惨案后,中国反帝斗争蓬勃发展。在1925年下半年,潮汕地区掀起了反基督教办学运动。1925年11月,汕头市成立了“汕头各界非基大同盟”,出版了《反基周刊》。12月25日,共青团汕头地委发表了《反对基督教告被压迫青年群众》公开信[10]。汕头市的礐石中学、揭阳的真理中学等浸礼会教会学校的学生都起来与教会斗争,他们喊出过激的口号:“打倒宗教”[11]、“取消圣经”[10]等。1927年1月7日,真理中学师生举行罢课,要求将学校收回自办,并有“县总工会、妇女协会、商民协会、教育局等28个机关团体联合成立援助真理中学收回自办委员会” [12]。面对高涨的民愤,1926年,汕头市政府宣布:教会学校必须在中国立案,校长必须由中国人担任。迫于形势,部分教会学校停办,部分教会学校被迫办理立案,定为私立,校长也由中国人担任。因此,1927年美国浸礼会议决,按照中国办理私学的原则,将1926年停办的礐石中学、正光女校合并改为礐光中学。在浸礼会名下的许多教会学校纷纷改办私立。另外 1926年以后浸礼会再创办的学校也都冠以私立的名义。
    经几十年办学,“清末至民初,该会(指浸礼会—作者注)共有教师214人,办学160多处,学生5700多人”[10]。至1932年,据粗略统计,美国浸礼会在潮汕地区办学除停办的外,尚拥有“神学院1所,妇女学校1所,中学2所,小学81所,义学8所,幼儿园9所,共102所”[13]。“美国男女教员十二人,本地男女教员七百七十四人。……学生总数有五千三百三十人”[14]。
     二 美国浸礼会在潮汕地区的办学特点和影响 
     (一) 办学特点
 
    1. 重视办学,传教与办学相结合  浸礼会相对天主教会及基督教新教的英国长老会国外传教会等进入潮汕地区迟,但浸礼会十分重视办学,认为办学对于传教有重要灌输和推进作用。尤其十分重视妇女和儿童在接受文化教育同时接受基督教信仰的双管齐下作用,在汕头、潮州、梅州等地开办女校,开办小学及幼稚园。学校课程中宗教训练十分突出,举揭阳真理中学为例:“学生每周有圣经课一节,由美国牧师专任。每星期日,全校学生都要到礼拜堂礼拜。……整个学校教育中也贯注基督教的教义。”[15]由于浸礼会把传教与办学相结合,致使学校中入教者众多,据揭阳真理中学统计,仅1946、1947两年,学校员生受浸入基督教会者,男女共30多人[15]。
    2. 适应社会发展需要,不断扩大办学层次和规模  浸礼会最初办学只是教授圣经。为适应社会形势发展,所办学校的教学内容不断变化,学校也不断扩展。建于1871年的礐石明道妇女学校,最初只是进行培训妇女的基督教知识,一般的学生只接受2-3个月的训练后就去传教。1909年以后学校的教学内容不断变化,开设有全年的课程,包括初级中学的课程,以及三年的高等幼稚园师范课程。所以该校最初20年只有212名毕业生,而后的20年当中毕业生有1500多人。浸礼会所办学校鼎盛时期从幼稚园到职业教育各个层面,其中一些学校建设颇具规模。
    3. 注重教学质量,影响力强  浸礼会办学注重师资的选拔,其最初多是由外籍牧师担任。办学以后,他们重视师资的引进和培养,一些教师来自国外,也有的来自内地教会大学,一些好的学生被选拔培养,再被派到其他由浸礼会办的学校中去任教。其教学内容也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化。由单纯的学经讲经变为以传授外语和知识为主。如设在汕尾的树基小学,民国以后所设置的课程有“英文、国语、算术、自然、地理、古文、美术”等课程[16]。再如揭阳真理中学,1930年始办初中,1931年便实行学分制和选修课,在学科上注重国语、英语和数学,并不断改进教学方法,注重学以致用。浸礼会所办学校,一般经费有保障,能够较多的建新校舍、购置图书、设备等,如揭阳真理中学,30年代“体育器材之齐备,为潮汕各校之冠。图书也增至 10200 多册,理化、生物的仪器、标本等已足供教学演示和学生实验应用。此外,还有打字机、电影放映机、收音机等,均为潮汕学校少见”[15]。以上提到的各地区具有代表性的学校由于办学质量好,在当地受欢迎,并吸引附近县、市学生前来就读。据潮海关10年报告中就20世纪前10年教会学校情况的评论:“在教会学校中,汕头美国浸礼会学院(学校)和神学院(American Baptist Union College and Seminary at Swatow)一直办得不错”[17]。 
     (二) 教会办学对潮汕社会发展的影响
 
    美国浸礼会国外传教会在潮汕地区的办学,是伴随着不平等条约给予他们的特权进行的,当然具有文化强制渗透的色彩,然而客观上对潮汕社会发展和对外开放带来了一定的作用。
     1. 通过办学校,使基督教在潮汕民众中得到快速传布  仅举教会办的成人教育学校看,抗战前汕头市区教会成人学校的学生有1150名,其中就读基督教学校的就有1000名(天主教120名;佛教30名)[18]。加入浸礼会的潮汕民众也远比其它基督教会人数多。根据1932年岭东浸会对其管治下的各教堂的统计,共有70个教堂,3792名信徒。[19]由于浸礼会在汕头的迅速扩展,于是该会把负责华南区传教的基地设在汕头,负责人是彭维(A. H. Page)牧师。
     2. 浸礼会在办学过程中传播了西方文明和价值观,扩大了美国在华影响  办学中进行宗教的传播是浸礼会办学的宗旨,然而在五卅革命运动的冲击下,学校内的宗教传播受到一定的限制。与此同时,在学校中广泛传播西方文明和价值观。如揭阳真理中学,1946年浸礼会派美国姑娘欧阳逊来校专任英语教师。欧阳逊“带来了美国新闻处的电影放映机及教育新闻片多种,于每星期六晚在学校操场放映,宣传西方的思想和科技文化,对师生影响甚大”[20]。由于浸礼会及其外籍传教士们一般来自美国,因此在传播宗教和办学的过程中自然要施加美国的影响,当时潮汕地区民众对美国的了解主要来自浸礼会和它的传教士。
    3. 浸礼会在办学中,客观上传播了科学技术知识,从而为潮汕地区的教育发展、人才培养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以上的叙述中可以反映出,在美国浸礼会名下所办的学校对潮汕地区的教育发展所占有的份量。它在教育体制、教育管理、教学方法和教学内容等方面冲破了中国的传统教育,树立了新的教育观和教学模式,从而为潮汕地区基础教育的发展奠定了一个良好而扎实的基础,同时它所传播的科学文化知识,也培养造就了一大批各个行业的有用人才。
  
     注释: 
     [1]《中华浸会百周年纪念典礼盛况》,《岭东浸信会会刊》第10卷第11-12期合刊,岭东浸信会干事局发行,民国二十五年。 
     [2]《筹建岭东浸会七十周年纪念堂历史》,《岭东浸会七十周年纪念大会特刊》, 岭东浸信会干事局发行,民国二十一年。 
     [3]《礐石明道妇女学院》,《岭东浸礼会七十周年纪念大会特刊》, 岭东浸信会干事局发行,民国二十一年。 
     [4] 吴立乐,等. 浸会在华布道百年略史 1836 - 1936 [M],上海: 上海美华浸会书局,1936。  
     [5]《1912-1921年潮海关十年报告》, 中国海关学会汕头海关小组等编:《潮海关史料汇编》,1988年编,第106页。 
     [6] 潮州市教育局. 潮州市教育志,1990。 
     [7] 潮阳县教育局. 潮阳县教育志,1988. P58。 
     [8] 南澳县教育局. 南澳县教育志,1991. P43。 
     [9] 根据笔者对汕尾早期浸礼会成员杨信老先生的访谈 (2002年9月)。 
     [10] 汕头市教育局. 汕头市教育志 (第5稿油印,解放前部分). P2-3。 
     [11] 王钊. 揭阳私立真理中学溯源[A],汕头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 潮汕教育述往 (汕头文史第九辑)[C]. 1991。 
     [12] 揭阳县县志办公室. 揭阳县大事记,1989. P36;P12-11。 
     [13]《岭东中华基督教浸信会事业调查表》, 汕头市委档案局民国时期档案:C154。 
     [14]《岭东浸会史略》,《岭东浸信会会刊》第10卷第11-12期合刊,岭东浸信会干事局发行,民国二十五年。 
     [15] 王钊. 揭阳私立真理中学溯源[A],汕头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 潮汕教育述往(汕头文史第九辑)[C]. 1991。 
     [16] 根据笔者对汕尾早期浸礼会成员杨信老先生的访谈。(2002年9月)。 
     [17] 汕头地方志编委会等编. 潮海关史料汇编(十五 教育)[M]. 1988。 
     [18] 汕头市教育局. 汕头市教育志,1988。 
     [19]《岭东浸会治下各堂会友比较表》, 汕头市委档案局民国时期档案:C154。
 

作者: 
徐鲁航
来源: 
汕头大学学报(2004年第4期)
浏览次数: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