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图争霸潮州的草头王车任重

    车任重是明末清初落草归善的红头贼。劫掠潮循二州,民众深恶痛绝。顺治三年(1646年)十一月,清巡抚佟养甲,提督李成栋挥军进入潮州,因兵力不足,乏力平定当时潮循各县地方势力,故派黄梦麟为潮州知府并宣谕清廷威德,到处收编盗匪山贼,图谋安定时局。 
 
    车任重于此时谋得潮州总兵高位后,假装诚心实意为清效劳,实是野心勃勃扩大自己的地盘。顺治四年(1647年)出兵征抄南明海兵许元烈、钟振凤、刘有、吴元、许丹山等逃亡在揭阳的明朝宗室的监国政权。这个政权非常脆弱,虽然派人联合揭阳九军,并促动其首领刘公显率领九军攻潮州府城以援解揭阳城危急。但海上兵力微弱,车任重一方面大兵压境,一方面密召乡兵诱降吴元作内应,果然取得成效,吴元在重兵威迫之下开揭阳县城门放车带领的清兵入城。车任重立刻擒杀朱由榛、许元烈、钟振凤等,海兵乘船逃走,余众溃散,这个短命政权只踞城三日就被车任重抄平。车任重梦想统领全境,一心铲除潮循所有的地方“抗拒”集团势力。故在征抄海兵所拥的短命政权后,以清朝命官自居,决心铲除实力较强、时已归顺清王朝而镇守丰顺三河一带的吴六奇,孤军深入地势险阻的丰顺地境征抄。可吴六奇是个富有军事才能,通晓韬略的将才,利用易守难攻的险阻地势,布排奇阵,以逸待劳。结果车任重长驱直入,中了吴的设伏,损兵折将,几乎全军覆没。车任重这个不懂兵法,只会打家劫舍的盗贼首领草头王只身逃跑,险遭送命。 
 
    潮州是明、清王朝更替争夺最后地域之地,政局动荡,各派势力时而降清,时而复明,城头旗帜多变。顺治五年(明永历七年·1648),广东巡抚佟养甲,提督李成栋宣布全广东附明,这时车任重没有反叛,自然成了南明的潮州镇总兵,而佟、李委派得力可靠的李光垣任惠潮巡道,凌犀渠为潮州知府,桂岳为海阳知县。任命下达后,拥兵骄恣的总兵车任重认为这是佟、李安排亲信对自己的监视,心中怒愤不满,这已埋下祸根。李、凌、桂三人到任后确实也要“整顿兵弁危害民众的社会治安”。车任重原统辖的盗贼———现潮州镇士兵,虽然“去邪归正有年余”,但未真正规练王化,贼性未改,蛮横扰民。海阳知县桂岳为严正纲纪、拘留鞭笞扰民士兵,并押报潮州府凌犀渠,潮惠道李光垣处治,凌、李对不法士兵斥责一方后,再解送还车任重。车任重大怒,认为李、凌、桂三人仗倚是广东提督权势,“不看僧面,须看佛面”,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鞭笞斥责其下属就是鞭笞斥责车本人,这是刮了他的脸皮。决心寻找机会除掉这三个眼中钉。潮地另一股地方势力的头目赖其肖攻击平和,李、凌、桂三人慌了马脚,害怕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这时,车任重认为消除心头之痛的时机到了。他立刻率领士兵到达潮州城外,假意以商量战事合力攻打赖其肖为理由,请李光垣、凌犀渠、桂岳前来。李、凌、桂三人听后大为高兴,前往商议。车任重暗中伏兵在帐外,李、凌、桂三人一到,伏兵立刻杀出,顷刻间三人死在血泊中。 
 
    车任重杀了惠潮巡道、潮州知府、海阳知县后,认为潮州地区军、政大权基本掌握在自己手心中,更加骄恣霸道。十月,车任重这个武职总兵竟然私自任命海阳教渝傅相到普宁署县事。另外还安排自己的手足,妄图控制潮州各地政治军事。 
 
    南明广东巡抚佟养甲,提督李成栋得知车任重无视南明朝廷,斩杀南明的三位潮州命官,私自任命地方官员,而且对潮州民众横苛肆虐穷凶极恶,百姓怨恨叫苦连天,决意铲除车任重,密令郝尚久处理此事。元旦之日,郝尚久轻装缓带,带几名随从入潮州城拜贺。声声尊称车任重为老前辈,表现得态度谦恭,而且陈述福建省求救之切,祈为策应,此役各事都已准备好,立刻将要起程,特意前来告辞。车任重虽身穿总兵服,头脑仍是草头王的脑子,他不能辨明福建与潮州毗邻,时为郑成功占领,这时郑与李成栋都是南明的部将,两地也是盟军,福建何须救援?车对郝这次“援闽”,全无觉察。 
 
    郝尚久回到军营,进行周密的策划:一方面安排高级官员、勇士在寓所的“第一接待站”盛情款待,将随从迎进厢房,解除车任重左右武装;一方面在帐里暗藏精兵利器,并事先约定,炮声一响,军队立刻杀出,整个军营部队严阵以待。车任重在郝尚久要“出发”,出城送别而中计被擒丧命的。潮州军政大权随之转到郝尚久的手里。

作者: 
黄瑾瑜
来源: 
汕头日报(2006.7.2)
浏览次数: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