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山有个革命石刻标语群

    大南山革命石刻标语群,共57条,处于潮(阳)普(宁)惠(来)之间的大南山上,是第一、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大南山革命根据地留下来的珍贵文物,也成为广东省重点革命文物,1986年省政府发给潮阳一块大理石作为保护单位标志。  
  红军进山  
 
    大南山地跨潮阳、普宁、惠来三市(县),总面积约1500平方公里。1927年“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在中共汕头地委常委杨石魂等指导下,普宁党组织发动了工农反蒋武装暴动。旋又在“八·一”南昌起义军挺进潮汕的推动下,潮普惠三县分别成立了广东省东路工农革命军第五、第六团。1928年春,海陆丰农民运动转入低潮,彭湃率领农民武装,开辟了大南山革命根据地,并成立了潮普惠苏维埃政权。1930年夏秋间,中共东江特委和东江革命委员会、军事委员会等机关从丰顺八乡山转移到此。11月中旬,潮普惠三县党组织合并,建立潮普惠县委,成立大南山特区。到1931年5月,有190个乡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大部分在大南山根据地内。红军武装由原红十一军改编为红二师,红四十九团改编为红一团,活动地区主要在海陆丰根据地;红四十七团改编为红二团,红军进山,在大南山根据地内扎根活动,人数增至300余人;红二团赴潮普揭边开辟小北山根据地。军委在林樟开办了彭杨军校第四分校,培训军事干部并附设赤卫队和儿童团干部训练班;扩建西南医院、开设军械厂、被服厂、粮站和设置电话总机等,加强了后勤建设。中共东江特委在大南山开办了党校,潮普惠县委开设印刷所,印刷出版《东江红旗》等5种报刊,成立了宣传队和赤花剧社,开辟了红场,大南山革命根据地进入了全盛时期。  
  石匠翁千  
 
    翁千,另名登科,潮阳市成田镇后坪村人。1879年出生,全家兄弟四人他为长。因家贫如洗,翁千只进私塾读书三个月,便跟父亲种田、打石。翁千自幼心灵手巧,刻苦用心,不仅能刻出深沟平底的碑字,而且“打巧”精细分明,栩栩如生,青壮年时就成为大南山一带著名的石匠。1926年,成田和沙陇农会崛起,他就和几个年纪较大的儿子,牵头联合全村的穷人,组织了后坪农民协会,并把该村的“三姓祠”作为农会会址。翁千为树立农会权威,还在芙蓉山边一块大石上刻下一张犁,长2.1尺,高1.5尺,犁身略高,似旗上的犁徽。象征红旗与石长存,还在附近的一块石上刻有“农民协会建造”的字样,并在对面山坡的石上也刻上犁徽。翁千刻犁之日,正是他为革命刻石之始。1930年,大南山风展红旗如画,四十七团的红军已驰骋山上山下。在此生死攸关时刻,是年夏,翁千和大南山上级领导联系后,全家三代人同上大南山闹革命。这时,东江苏维埃政府主席东魁亚从丰顺八乡山南来,在潮属大溪坝对面的顶狮埔,主持“惠潮普工农兵第一次代表大会”,讨论如何在红五月夺取三县政权。翁千应命而到,毅然在石上刻下了“惠潮普工农兵第一次代表大会万岁”、“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武装拥护苏联”、“完成西南总暴动”(末2字未刻成)等四幅标语。从刻犁到刻标语,这是翁千为革命刻标语的跨越。同年秋,党中央决定成立闽粤赣边区,从此,潮普惠合为一县,大南山合为一个苏维埃特区。接着在赤竹丘建立红场,上级特派翁千专职在主要道路两旁,将岩石当白纸,镌刻革命标语。这个时期,党中央为纠正“左”倾路线,指明苏维埃要巩固才能发展。翁千便在阅兵台正面刻上了“巩固苏维埃政权”特别显眼的标语;还在盐岭径上刻上了“列宁主义万岁!”的标语。他的儿子笑称:“爸爸高升石司令!”大南山人民以歌谣赞道:“翁千高升石司令,刻苦耐劳心眼明,千山万石任调遣,点石成兵闹革命。”  
 
    翁千在敌人必经之道刻标语打击敌人。敌人对其恨之入骨,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派出暗探打手寻机报复。有一次,翁千在芦鳗坑搭架刻石标语。全文是:“苏维埃欢迎白军士兵拖枪到红军来”,分成两行,从上而下镌刻,当刻好上面7个字时,伪装成农民的敌人近身猛扑。翁千纵身跳下水中,敌人开枪猛打,水面泛起血花。次日,敌人大摇大摆到此收尸领取“花红银”(奖金),不料浮上水面的却是一条芦鳗。如今,那块大石上还留下“苏维埃欢(在右边)”、“兵拖枪(在左边)”,作为历史的见证。  
 
    从1930年至1931年冬,翁千和助手辛勤配合,冒着生命的危险,由盐(岭)汤(坑)径到雷岭径,纵横数十里的路边石,都已成了闪闪的金星———刷上银石朱色的革命石刻标语群。为了革命事业,翁千3个儿子、堂弟、堂侄等5人先后相继为革命献身,翁千擦干眼泪,忍痛为革命镌刻标语。1933年,翁千去世,终年54岁,翁千遗下的铁锤、铁笔保存到1963年春,由媳妇官美香亲手献给文物工作组,现仍保存于潮阳博物馆里。人们以歌谣赞道:“血刻石标震南山,忠烈满门数翁千,赤派到底全家愿,留得丹心在人间。”1963年二三月间,经文物工作组调查发掘,把仅存的石刻标语,逐字刷上银石朱,并逐一拍摄,让它“阴天代红日闪光,黑夜像星星发亮”。经查证核实,总数35石,37幅,461字。这些革命石刻标语,结合当时革命斗争形势,旗帜鲜明,一针见血。除上述以外,还有“实行全国总暴动”、“建立全国苏维埃政权”、“实行土地革命”、“准备夺取全广东政权”等。彭湃在日本留学时,为革命组社名“赤心”,回国创办刊物也名《赤心》,他给大南山人民也留下一颗赤心,翁千运用变体字,刻下赤心传万代千秋。  
  标语长存  
 
    敌人总是对革命石刻标语,怕得要命,恨得要命,千方百计毁坏它,手法诸多:借口修公路,可炸则炸,可盖则盖。雷岭公路边刻有标语的大石,被炸毁砌路坡。大溪坝附近的两块石刻标语在路心,被推土覆盖;对难炸难覆盖的,则用水泥糊掉;或分段包干捣毁,违者罚款或坐牢杀头。  
 
    大南山区的广大革命群众把革命石刻标语当作指路明灯,舍生忘死,掀起了自觉设法保存标语的热潮。如用土泥代水泥糊盖,待敌撤走后再复原文;盖草种藤保标语。解放后,文物工作组根据群众的指引,到汤坑径一块大石边,锄开刺帕藤,“红军绝对不杀白军士兵”10个深沟平底的石刻大字,完好无损地展现人们眼前。这正是:“苏区百姓好聪明,上盖山草下栽藤,转眼石身盖绿被,标语与藤同生根!”以退为进。大溪坝公路边一块大石上只留“红军官兵”四个字,群众协力把下面水泥挖掉,恢复原状,全文是“红军官兵亻夫生活一律平等”。解放后,文物工作组在三位农民的指引下,到达长辈当年埋石处,把其挖出来,恢复了原来面目;敌人为把“红场”变“白场”,多次组织匪兵,妄图炸毁阅兵台前“巩固苏维埃政权”的革命石刻标语,诸多诡计尽落空。经过多次反复斗争,终于使这些革命石刻标语完好地保留下来。

作者: 
郑会侠
来源: 
《汕头日报》(2006.05.21)
浏览次数: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