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受益题荷花诗赏析:画笔苍劲老辣、诗意古趣盎然

    林受益(190l—1990年),又名林谦,广东省揭阳人。1923年就读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受教于潘天寿、俞寄凡、诸闻韵等名家,画作笔墨淋漓,古朴苍润,高秀雄浑,格调不凡。毕业后与曾幻一、陈文希、陈宗瑞等在汕头新兴路创办春阳绘画社。曾任《汕头民国日报》广告部美术设计、省立岭东商校、汕头市立女中、潮州金山中学、惠来中学等多所学校美术教员。又先后受聘为揭阳岭东书画社画师、汕头画院画师、广东文史馆馆员、广东美协会员、汕头市工艺美术学会顾问。他博学多才,书画功底深厚,毕生从事美术创作和教育事业,潜心艺海,淡泊名利,有“德艺双馨”之誉。 
 
    林受益画风受任伯年、吴昌硕、刘海粟影响,以花卉特别是寿桃、枇杷出名,古雅刚劲,气韵生动。黄独峰誉其为“海派典型”。他的荷非常大气,风姿清越。如画作《荷花》,这幅画的底部画满浓淡不同的几片大叶盖,最底的大叶盖,似乎不堪重负,弯底下了它的头,另一些大叶盖正生机勃发,仰首抬头,有一白色的荷花在叶子中间伸出来,楚楚可怜地绽开着,掩映在大叶盖之中。其他的荷花多彩多姿。仔细一瞧,只见左下侧气韵淋漓的荷叶中斜出一枝灿烂的荷花,临风摇曳,风姿卓绝。画面右侧上方荷叶偃仰向背,各具姿态,朵朵含苞欲放的菡萏,与浓黑的荷叶相映成趣。这幅画笔意纵横豪宕,挥洒淋漓,善于利用空白,极具厚重感,有独特大写意花卉的放逸画风。荷梗的穿插灵动遒劲,略施淡彩,浑厚清新。叶面施以浓墨勾筋,墨色交融,厚重而能透气,浓烈而又不混沌,充分显示晕染韵味,每一丝粗细的脉络,画得深深浅浅,看得出荷的生气,显得更为舒展。以深红浅黄写荷花蕊,醇厚华滋,神完气足,别具神采。荷叶梗子如同钢筋骨架,支撑着大块泼墨的荷叶,较长的荷梗一笔到底。画中墨线和墨块形成强烈对比,而又互相协调配合。全图疏密虚实相映,匠心独运,达到了主调明确,节奏感强,画面大气的效果。左上方题有一诗,诗曰:
 
    不著红衣爱淡装,高情尤寄水云乡。
 
    枳尘不染原清绝,怎得将他比六郞?
 
    此诗首两句用比兴手法,直接描写荷花。诗人用素衣粉脸女性之美比喻荷花,说这里的荷花不喜欢红衣偏爱素裹,因此寄情于水云乡的白色荷花,在日光照耀下显得风姿绰约,碧绿的莲叶微微颤动着,仿佛能听得见花瓣生长的声音。三、四句诗人抒发感情,赞赏荷的气节。荷花以圣洁高雅的气质,立身野塘,亭亭玉立,甘于淡泊,不为繁华红尘所染,没有丝毫俗气。画家认为自己所画的荷花品格纯真圣洁,格调甚高,不能拿她的美貌与美男子相持并论,“六郞”原指唐武则天宠臣张昌宗,画家一直鄙视这类人物,因此特意提出不能把那些专事献媚的宠臣比喻莲花。荷花之美亦被历代文人推崇备至。人们爱荷,不单爱其风姿绰约,还包含着人生哲理。在诗里作者淋漓尽致地抒发了自己美好的情怀,热情颂扬荷花清高廉洁,寄托对家乡风物的深厚感情。此诗疏野幽淡,苍冷清逸,诗笔苍劲老辣,诗意古趣盎然,充分表达了林受益题画诗之本色。而林受益的题跋整体观之,一任自然,下笔迅疾,有排山倒海之势,具大家气势。

作者: 
黄舜生、陈嘉顺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06.04.23)
浏览次数: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