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及国画赏析:诗情画意、和谐交融

    邱及(1910—1984年),广东揭阳小坑村(今属揭东县玉湖镇)人,原名英杰,字仲推,号南离子。幼年家贫,12岁才入乡墪读书,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先后在上海昌明艺专、上海美专就读,1933年毕业后返汕,在揭阳县立一中和女子中学任图音教员,同时和进步青年共同创办地下刊物《刁斗》,于1934年被当局捕禁。1936年经保释,赴泰国、柬埔寨等国任教,并在华文报馆担任记者和编辑,积极宣传和发动华侨援助祖国的抗日救亡活动,组织侨胞抑制日货及捐款支援祖国抗战。1949年回国,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司长,北京语言学院副院长、顾问等职,是全国人大第一、二、三届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邱及多才多艺,通晓英语、泰语、世界语,能书善印,尤以国画见长,擅花鸟虫鱼,画风接近海派,笔墨朴厚秀润,常采用诗画结合手法,寓意深远。著有《红尘集》、《仲推画集》、《南离子邱及》等,画作入选《岭东名画集》、《潮汕国画家选集》等书。
 
    在中国画的创作上,邱及追求表达笔、墨、形、色的表现力,笔力墨法继承了中国画写意的优秀传统。所作国画《江上一翡翠》,画幅绘江河一角,右上角芦花数枝,顶风摇曳,。左下角是突兀的巨石,坚硬挺拔,石上一翠鸟,口叨小鱼,傲然而立,引颈观望。翠鸟敷色明丽,立于画面正中,形象生动突出。芦苇挥洒自如,不拘绳墨,气势奔放纵横,一枝、叶纯用中锋写成,花叶随风全都向右倾斜,呈弯曲状态,暗示承受着狂风的吹刮。巨石用枯笔勾出,淡墨横皴,笔力雄强,苍润古朴,充分显示巨石不畏狂风的雄姿。画面左上侧自题诗云:
 
    江上一翡翠,淫残无与类。
 
    鱼儿酷受戕,泽国濒虚废.
 
    孑子肆横行,虐蚊纵孽祟。
 
    一枪除害禽,水陆同欣慰。
 
    题诗描写江面上有一只翡翠鸟,凶残无比,自由自在的鱼儿正惨受其戕害,整个泽国将濒于虚废空置,而致使虐蚊及其幼虫能够在池塘肆虐横行,嚣张作祟,繁殖滋生。一枪消灭害禽,水面和陆地才能恢复平静安乐。此诗写于1979年4月17日,正是“四人帮”集团倒台之后,国家拨乱反正,各项建设逐渐走上正轨的时候,其寓意显而易见。
 
    邱及另一幅花鸟画《梅鹤图》,此画与《江上一翡翠》作于同一日,从画面的左下部画出梅花树干,屈曲向上伸展至上部纸沿,在其上下分别各出数枝盛开红梅,枝不太繁,花不甚密。鹤昂首立于一块嶙峋怪石之上,十分安详。怪石先勾出轮廓,拖笔烘染,明暗分明。以淡墨画枝干,浓墨点苔,枝干舒展爽朗,盘曲生姿。用没骨法画梅花,很有质感,与枝干对照,刚柔互济,分外妩媚,在作品中传递出一种积极向上、生机勃发的意蕴,画上有自题词云:
 
    鹄立寒天,一枝独挺。
 
    任雪冻风摧,玉蕾抒红铁骨硬。
 
    且看冰解春融,随孤芳万花齐竟。
 
    此诗热情礼赞梅花报春的品性,它不争春,却向人们传递春到人间的消息。数九寒天,正是百花凋谢之时,白鹤站在石上直立瞻望,一枝报春之梅独秀,不仅笑傲风霜雪雨,而且玉蕾舒展绽放鲜艳红花,竟然放出几丝雅韵。 等到冰雪解冻,春天来临之时,梅花与百花齐放,万卉竞艳。诗人描写梅花卓立不群,清高不自傲,孤芳不自赏,看似咏梅花不畏严寒,其实是隐喻自己的高尚情操。
 
    这两首诗词以花鸟画介入生活,加深了作品的寓意,诗情画意和谐交融,给人以人心脾的美感享受。

作者: 
黄舜生、陈嘉顺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6.04.17)
浏览次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