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阳古战场今昔

    潮阳置县于东晋隆安元年(391年),至今有1600多年的历史,这里地处南海之滨,有“粤东门户”之称,境内多处古战场及其悲壮故事仍为人们津津乐道,自明以后,历代官员都视此为潮州“咽喉”。 
 
    据《潮阳县志》记载:“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临海筑城,迁守御千户所于此,驻水师,因地势若海上门户,故更名海门。”据史料记载,明隆庆三年(1569年),以曾一本为首的海盗武装数千人,侵扰潮州各地,与当地民众发生激战闯至海门,又与海门乡民在海滩激斗,是年6月26日,潮州总兵郭成、参将王诏率官兵前来助战,“俘曾一本及其妻,海盗被斩700余人,死于水火者数以万计”。这是历史上粤东军民抗击海盗的重大战役,轰动潮州和闽南各地。历代文人名士对海门古战场多有吟咏,清代诗人韩凤翔有诗曰:“水城气势接山城,扫净鲸鲵浪不生。遥指莲花峰外路,闲云掩映海门营。”  
 
    若说海门为海上门户,关埠则是榕江之“关隘”。关埠地处榕江中游,江面水深港阔,自明代以后,这里的商船可直通揭阳、潮州、潮阳、达濠等港口,是榕江、练江平原交通要道,也是兵家必争之地的古战场。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潮州双刀会首领黄悟空占领关埠,是年十一月初,潮州知府吴均领兵勇前来围剿,在关埠与黄悟空的双刀会展开激战,林大眉等60余名双刀会员被俘,11月24日,黄悟空率众撤出关埠,围攻揭阳城,兵备道李璋率领知府吴均、潮阳知县寿祺等驰兵镇压,黄悟空及其部将徐善、黄大头、黄佛保被捕杀。为了镇守练、榕这个两江平原的门户,清廷在关埠设营房3间,火炮4尊,驻扎军队,又在关埠后井乡设营房20间,炮6尊,柴船一艘,在榕江巡逻。民国初年,广东军阀洪兆麟的谢文炳师在关埠设留守处,1925年10月,为策应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方惟精率农民自卫军攻打关埠,与谢师留守部队展开激战。 
 
    潮阳小北山是南宋末年最惨烈的古战场。据史料记载,宋景炎二年(1277年),元兵进攻潮阳,都统陈懿投降元兵,宋祥元元年(1278年)九月,谢翱、陈龙奉文天祥之命,来到潮阳后溪,组建行府分司,十月,文天祥亲率大军,入潮讨伐陈懿,陈逃走,文天祥转攻蚝坪乡(今和平镇),斩杀降元知府刘兴,正在此时,兵部侍郎邹侃、宣教郎刘子俊亲率数千兵民从江西前来潮阳,与文天祥会师,合力围剿陈懿余党,陈懿以私家战船百艘引元将张弘范到潮阳追击文天祥,双方于谷饶至蚝坪的小北山坡展开激战,宋军寡难敌众,死伤无数。文天祥率残部转向海陆丰,是年十二月二十日,在海丰五坡岭被张弘范抓获。小北山北侧的西胪镇,滨临榕江下游出海口,滨海有一“白屿”的小岛,是明末清初郑成功部将邱辉屯兵处,据史料记载,清康熙五年(1666年)郑成功部将邱辉(潮阳马窖人)活动于沿海各地,九月与江胜合师攻占厦门,康熙六年正月,邱辉率义军到潮阳,在西胪凤山乡与清军激战,后被编成潮剧《凤山战鼓》,在潮汕及闽南、东南亚各地广泛流传。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当年多灾多难的古战场,如今已换了新天,海门镇是广东三大渔港之一,当年的古战场莲花峰一带被建成AAA级旅游区。关埠镇、西胪镇是闻名遐迩的“建筑之乡”,谷饶镇也成为中国针织内衣名镇。

作者: 
郭亨渠
来源: 
《汕头日报》(2006.04.16)
浏览次数: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