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想汕头湾

    在汕20年来,我居住和工作的地点一直都是与海湾为邻,就是在今天的海滨路上。近湾得景,阅尽海湾的无限风光:朗天丽日,波澜不惊,浮光跃金的宁静温柔的海湾;狂风暴雨,巨浪腾跃,浩浩荡荡的激越奔放的海湾;大雾蒙蒙,烟波渺渺,浩瀚苍茫的神秘多姿的海湾……我经常漫步于海湾边上,看潮涨潮落,轮来船往,看夜捕的渔舟归航泊岸,把活蹦乱跳的海鲜提上岸来,被晨练的人们一买而空……我的办公室遥对着石山,临窗眺望,就是一幅大自然的山水长巷,向左向右或向上向下调整视角,画卷可以无限地延伸和扩大。峰犹如巨龙卧波,妈屿、鹿屿分立于港门,形成天然屏障。汲三江之灵气,纳大洋之精华,通四海商路,辐射粤东大地。好一个天然港湾! 
 
    站在海湾的岸边上,你会惊叹大自然之神奇,你会感激大自然的恩赐,你会神思飞扬,情不自禁地追溯海湾的历史,寄望于海湾的未来。 
 
    当人类文明的脚步从河谷迈向海洋的时候,谁拥有良好的港湾,谁就可能拥抱世界,走向世界,接触世界工业文明。1861年汕头开埠记载着中国贫弱挨打的屈辱历史,同时印证了19世纪中叶汕头港湾的地位和价值———一个具有国际商业意义的通商口岸。开埠后汕头有过历史性的辉煌。1862年第一艘英国汽轮船驶进汕头湾,尔后多国商船相继到来。汕头埠从此有了洋人设立的如太古、怡和等洋行以及仓储、航运机构,有了洋人兴办的教会、医院、学校,从而开启了“百载商埠,楼船万国”的时代。有资料记载,1933年进出汕头港的轮船有4478艘次,总吨位达到675万吨,吞吐量仅次于上海、广州,居全国第三位。开埠以后,英、美、法、德、日、俄、荷、比等国先后相继在汕设立领事馆,汕头仍有旧址可征。想当年,汕头已可称之为国际港口城市了。汕头城市因港而立,因港而兴,汕头之逐渐形成粤东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因为有了汕头湾。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海湾是大自然的恩赐,汕头是海湾的恩赐! 
 
    海湾的沧桑沉浮见证汕头的兴衰。从战事频仍、民不聊生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到新中国成立一段时间的闭关锁国,汕头海湾经历了长时期的沉寂。历史进入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春雷激荡,沉寂的海湾开始焕发生机。人们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港湾对于沿海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关注海湾,重视海湾,寄望海湾,向海湾要生产力。但当我们张开双臂热情拥抱海湾,着手规划建设海湾的时候,却发现自20世纪50年代后期陆续对海湾进行的大规模的围垦,破坏了海湾的自然环境,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共占去水域面积8万多亩,损失约43%的纳潮量,严重减弱了落潮的冲刷能力,加速了老港区的淤积。好在大自然对汕头十分眷顾,赋予汕头绵长的海岸线,丰富的港口资源。汕头人民把港口建设作为性命工程,东移开辟新的深水港区。汕头海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改革开放前,汕头港中级泊位仅有3个,吞吐能力为250万吨;而今,全市拥有500吨级以上泊位73个,其中,3000至5000吨泊位29个,万吨级8个,万吨轮可直航进港,年吞吐能力达到2600万吨。海湾的辉煌是既往任何历史时期都无法比拟的。与此同时,汕头人民把海湾作为城市景观来建设,海滨路、南滨路隔海遥遥相望,旖旎风光陶醉了多少游客;海湾大桥、石大桥形成南北交通循环,了却了多少代汕头人的夙愿。海湾成为汕头的城市标志,成为海内外游子魂牵梦萦的港湾! 
 
    汕头海湾是迷人的。然而,面对历史和现实的海湾,难免有点沧海桑田之感。从1861年汕头开埠至今只不过145年,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也不到30年,海湾的自然环境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海湾在变小、变窄。海湾边上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马路,三四十年前还是海。看着一座座装卸码头不断向海湾深处延伸,我们惊叹现代生产力改造自然的力量。海湾无言。人们不无理由担忧,再过50年,100年,海湾将会是什么样子,会否成为一道海沟。坚持和落实科学发展观,用好大自然赐予的资源,保持人与自然的和谐,留住这迷人的海湾,这是大自然的期许,也是海内外汕头人的期许!

标签: 
作者: 
潘英豪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6.03.24)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