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华墨韵——黄赞发诗词选书》的装帧美学意蕴赏析

    在黄赞发先生赠于我的五六本个人论著、诗词集以及主编的书籍中,新近出炉的《诗华墨韵———黄赞发诗词选书》可谓最为“厚重”。这本集诗词、书法和装帧三位一体的书卷将近一寸之厚,的确不能不说其“厚重”了。该书吸引我之处,除了诗词和书法,更因其精美的装帧设计。 一直以来,正因人们爱书读书、惜书藏书,所以才爱打扮书,于是产生了书籍装帧设计这门独立的造型艺术,因此也才有了由康斯坦国际传播机构设计的这本《诗华墨韵———黄赞发诗词选书》。 著名作家冯骥才曾说:“一个书籍装帧家决不只为书包装,他们从事的是一种独立和尊贵的艺术。他们中间的佼佼者,把装帧艺术视为神圣,锲而不舍地追求,永无间断地再创造,并且和任何严肃艺术的本质一样:用美来升华生命。”《诗华墨韵》便是这么一帧具有高度审美含量的设计,其设计本身便自然而然地成为被欣赏的文化主体。 联袂造书的创意美 《诗华墨韵》首先体现了一种联袂造书的创意美。说来也巧,“三体”联袂造书有它的“自然”渊源和条件:书籍本来在中国文字中与书法、书写、书信均相通,不像外国文字区别那么大。从“书”字来看,“聿”就是笔,用笔这个工具去写“书”,而“书”又同时有书写和书法之意。 书籍设计不同于一般的包装,它是书的“形象代表”,不像一般实用品的包装常“卸装”后便扔掉。书作为一个整体,书稿内容是最重要的文化主体,一般称之为第一文化主体,而书籍设计则成为第二文化主体。但《诗华墨韵》别具一格,就文学体裁和艺术形式而言,“诗华”文体是诗词文学,属于第一文化主体,而“墨韵”则是书法艺术,属于第二文化主体,以此类推,书籍设计就自然成为第三主体,从而体现出联袂造书般的创意美艺术特色。 视觉流程的流线美 一部好的书籍不但该给读者一份静止的阅读感受,更应像一出可供欣赏、品味、流动的戏。《诗华墨韵》的装帧设计除了突出书籍本身的诗词鉴赏和书法艺术的欣赏价值,还运用了装帧设计的艺术语言,为读者构筑了丰富的审美空间,通过读者眼观、手触、味觉和心会,在领略书籍“诗华墨韵”的同时,得到流动畅快的装帧艺术享受。 《诗华墨韵》装帧设计的艺术意蕴不仅表现在平面形式上,还表现在书籍的整体形态上。从根本上讲,它是一种立体的、多侧面、多层次、多因素的艺术造型,书籍与读者间又构成一种动态的审美关系,致使其装帧设计的创意美和形式美,都在这种立体多侧面多层次的动态空间中展开。随着翻阅书籍这个时间过程,这种独特的形式就不知不觉地像影像一样一帧一帧地连续显现在读者面前,从而使得阅读成为一个奇妙的动态的审美过程。 《诗华墨韵》的封面、书脊、封底和环衬,或一页扉页、或一页正文,各自有着相对的独立性和局限性,它们都基于自己的平面而“生存”,就像构筑房屋的构件一样架起了书籍的天和地,而当设计师把它们装订在同一本书时,却在整体表达方式上发生了神奇的效果,一个普通的二维空间一跃而成一个实在的三维空间,而读者在阅读时,通过一页页的翻看,时间的延续又使其成为一个巧妙的四维空间,正所谓“层层进深,互相因借,分隔中有连贯、有贯通,障抑中有窥透”,装帧的别具匠心,竟让人体味出一份中国庭园建筑般的意蕴。 由表及里的整体美 优质的书籍设计不仅要顾及书的封面封皮,还要渗透包含三维空间的、由表及里的整体形态。当你静静拿起《诗华墨韵》,手触目视心读、上下左右前后翻转时,书与人之间便会产生一种奇妙的动感式的交流,明显透出一种强烈的立体感与整体感。 “未摸其书,便闻其气”,双手还没触摸到《诗华墨韵》,双眼刚刚接触封面,一股浓郁的中国传统书卷文化气便扑面而来。设计师巧妙地运用了中国画知白守黑、平中见奇的色彩搭配和构图方式,封面以白色为底色,左下角点缀几笔写意水墨画,寥寥几笔,似画非画,似字非字,尽显书名“墨韵”之主题。书名文字竖排,深红暗色衬托出吴南生先生题写的白色草书书名,并以对联的造型强化中国传统书籍和书法意念。同时,现代书籍越来越趋向表现装帧材料本身的质地美,并通过强化工艺制作效果来充分显示装帧艺术的独特魅力。《诗华墨韵》便选用了上好的材料,运用了新的压纹工艺,书名字迹也采用了凸印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增加字体的立体感和手感效果。 《诗华墨韵》内文版式上的平面视觉,与外在的封面和立体形态的形式意味融合在一起,构成其装帧艺术的整体设计魅力。内页左页为书法,右页为该书法诗词的内容印刷体。左页的书法以各种仿绫仿缎色块衬底装饰,右页的诗词则采用竖排文,每行间细线,整页的文和线均用灰色,看似平淡实则丰腴,给人以素静而淡雅、新颖而简约的美感。无论是包封、硬壳封面还是环衬扉页,均细而不纤,粗而不犷,均很好地衬托出该书的整体文化内涵,使读者享受到一份深广而诗意的审美情趣。一位芬兰的书籍艺术家曾说:“装帧设计是有纪律的狂想。”能否让纪律和狂想成为一对调和的矛盾统一体,可谓是衡量一个书籍装帧设计师是否出色的关键标准,而阅读《诗华墨韵》过程中的每一次停顿、每一丝静止,每一次呼吸,每一缕流动,均让人享受到设计师充溢于胸中的那份“有纪律的狂想”。

作者: 
曾建平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6.03.17)
浏览次数: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