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羽题画诗赏析:笔墨老辣醇厚 赋予物象真情

    陈大羽(1912—2001年),原名汉卿。广东潮阳棉城人。20世纪40年代,齐白石为其取名翱,字大羽,遂以字行。自幼家境贫寒,喜好绘画,22岁那年在亲戚的资助下到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进修,学习吴昌硕大写意画,得到诸乐三的鼓励支持,插班考入中国画科三年级。随后至青岛任中学美术教员。1944年往北京师从齐白石,受到鼓励。1947年冬应刘海粟之邀回母校任教。新中国成立后,在上海美专和无锡华东艺专任教,后任南京艺术学院教授、美术系名誉主任。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著有《陈大羽画集》、《陈大羽书画篆刻作品集》、《陈大羽画选》等。
 
    陈大羽绘画擅长花鸟,尤精公鸡,驰名中外,人称“画鸡大师”。对自己熟悉的物象赋予真情的同时,通过老辣雄健而醇厚的笔墨挥写出盎然生机。齐白石曾曰:“赵(之谦)、吴(昌硕)之后,独见陈君。”代表作有《雄健》、《同傲岁寒图》等。陈大羽的画得力于书法和篆刻的深厚功底,把篆法、印味融入画中,反过来又将画的意境和法度渗透于书法和印章的创作之中,使绘画、书法和篆刻三位一体,成为大写意花鸟艺苑中的一朵奇葩。
 
    陈大羽在1945年所画的《携琴秋山访友图》,近景写坡石、溪水、木桥、松树杂木,古木随风摇曳,或直或斜,多姿多态,挺拔向上;松后隐见屋舍,木桥上一老者拄着杖,身穿长袍,头绾高髻,看上去像是一位文士,一个携琴的书童紧跟其后,过桥访幽居之友。山麓临溪筑屋舍,山顶建草舍,山势起伏,远处群山重叠,山石嶙峋奇崛。构图简洁, 景物聚散合度,虚实相生,笔致隽秀,色调清新,人物虽小而刻画入微,是陈大羽早年不可多得的山水画幅。画家将人物与旷野中的高峰迭起、高远开阔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流露出一种苍凉、萧散的情怀。
 
    右上角题诗一首,曰:
 
 秋林红叶晚萧萧,乘兴携琴过野桥。
 
    人在苍茫寻不见,白云如练束山腰。
 
    题款“乙酉(1945年)春仲,陈大羽写。” 你看,秋天山林,红叶漫山遍野,色彩斑斓,鲜艳夺目,而晚风萧萧,凉气习习,让人心醉。乘兴而行,呼童携琴,走过野桥。山腰飞云变幻多姿,有时如玉带横束山腰。在苍茫云海间,难以寻见穿行其中的人。此诗造境雄阔静谧、闲逸空灵,让人沉浸在秋的意境中,仿佛可以嗅到森林中草木的气味,人在这苍茫的天地间,满山的红叶让你忘了身在何方,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十分超脱,是个自由的人。诗人藉观照山川万物,抒人性之旷远恬适,追求隽永的美学蕴涵。
 
    陈大羽所画《兰松图》,松枝从上面倒挂,气势挺秀,欹倾盘曲,龙腾虬跃。松针疏松,爽朗奔放,杂而不乱,浑厚雄健。在劈面立起的悬崖上,兰花顽强地扎根于石罅,花繁叶茂,散发幽幽的清香,丝丝沁人心脾,令人久久都不能忘记。笔法老辣雄健,墨气淋漓醇厚,点叶布枝,富有变化,雄浑而不狂野,清新又不媚俗,具有生机盎然奋发向上的生命力。右侧题诗一首,曰:
 
    郁郁涧底松,幽幽谷上兰。
 
    松兰交(至)契,寂寞守岁寒。
 
    题款“辛未秋月,大羽画。”接着以小字补写“交下脱至字”。松树兰花在古代诗歌当中有着特定的象征的意义,即象征一种清峻高洁的人格。诗的首两句描写画面景物:你看,生长在山涧边的松树,郁郁苍苍,挺拔高大,虽无人过问,却毕竟是栋梁之材;生长在绝壁上的兰花,幽幽绿绿,虽身处荒野,却花香怡人,在缕缕的清香中,营造出一派宁静儒雅,不尽如人意的生活因此变得清新悦目。诗的后两句托物寄兴,赋兰松以人格,表明心志:你看,松兰所处环境相同,经雨洗雷砺,凌霜傲雪,甘守寂寞,不愧是经过严峻的考验的至契密友,共同品味世态苍凉。此诗除能形象诠释画面外,还能根据画面立意而予以适当的生发,力求以语言艺术,尽可能地扩展画作之境界与内涵。

作者: 
黄舜生、陈嘉顺
来源: 
《汕头日报》(2006.03.20)
浏览次数: 
6